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他似神明降临

第060章你知道的

他似神明降临 嚼碎月光 2112 2020-05-22 09:04:22

  酒吧。

  舞厅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烟味,酒瓶碰在玻璃台上的声音不时响起。

  镭射彩灯转的人眼花缭乱。

  韩竞拨开人群,一眼就看到人群视线聚焦点的苏衍。

  他一屁股坐在他边上,毫不客气端起酒杯喝光:“衍弟弟,事情办的完美无暇,那老东西以后话不能讲,女人也不能上了。”

  就算能好像也没有机会了!

  苏衍一脚踢他身上,傲娇道:“喊我哥。”

  两指间夹着快要燃灭的烟,星星点点的烟沫往下掉,韩竞屈首拿烟灰缸过来,嗲声嗲气:“好勒,衍哥哥。”

  这小祖宗不知道什么爱好,明明比他小好几岁,天天非要装老成。

  苏衍掀了掀眼皮,皱着秀眉,有种美人生气的前兆。

  韩竞一怂:“哥,哥,衍哥。”

  怂的快,活的久。

  苏衍没心情收拾他。

  又点上烟,倚在沙发上,肆意懒散道:“别让他活着出来。”

  韩竞早就习惯这样的苏衍,狠戾,残暴,搁古代就妥妥一暴君。

  爱美人又爱江山的暴君。

  这也怪不得他,生在那样一个弱肉强食的环境里,不残暴,死的就是他。

  苏家的钱说白了,就没有一分钱是干净的。

  韩竞:“放心,城南监狱打点过,有进没出。不过你梦中情人不是我弄出来的,我去的时候,里面的人说早就放出去了。”

  烟体燃了一半,苏衍把玩着打火机,眸子暗淡了些:“所以你所谓的完美无暇,就是她还是被关进去了。”

  韩竞还未反应过来,一记枕头砸的他脑门发晕。

  “废物。”

  “卧槽”韩竞揉着脑门,端正的五官拧成麻花:“你这是典型的忘恩负义。”

  “疼吗?”苏衍冷僵着眉目问。

  “疼。”

  韩竞以为这小祖宗良心发现,没想到他当头一棒打下来:“那她岂不是更疼。”

  语气,当真透着心疼。

  舞厅群魔乱舞,音色嘈杂,闹得耳朵从未有过的刺挠。

  苏衍穿上外套,韩竞灌一口酒撵出去:“衍哥,干嘛去。”

  *

  吃饱喝足,相继离开。

  诺大的客厅余留下两人。

  云陌热了罐牛奶递给书鸢,很撑,她还是抿了口放在一旁。

  伸手去收拾桌子上的餐余垃圾。

  他做的饭,那她就收拾收拾桌子,洗洗碗。

  “给我。”云陌拿下抹布,把她拉到沙发上:“这种事情我来就好。”

  吃别人做的饭,看别人干活,书鸢怔怔然。

  还是起来去拨桌子上的垃圾,云陌抓住她的手,勾唇叹息:“去坐着,听话。”

  书鸢犹豫了半晌,舒了一口气问她:“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她不想让他对她好。

  她害怕以后会喜欢上这种感觉!

  他对她的好,没有多么轰轰烈烈,只是很平常的一些小事。

  可这才是最让她担忧的,因为这些小事一旦习惯了,真的会刻在骨子里,蚀入骨髓的难忘。

  一贯苍白的小脸,此刻在灯光下细腻又绯红,云陌拨了下她整洁的秀发:“你知道的。”

  那一瞬间,他在她眼里看到了死寂,向前跨了一步,想揽她入怀里。

  书鸢手机响了,他的意图被扼杀在摇篮里。

  是送快件的。

  书鸢去院子里签收快递,是一分合同。

  快递小哥递给他笔:“麻烦这里签一下字。”

  书鸢签好,捏紧合同一角。

  这才是她的一辈子!

  她发愣了许久才发现云陌站在门口看她,书鸢恍然笑笑,拍拍手里的合同:“我把东西拿进去。”

  “好。”云陌对视她视线:“晚上过来吃饭。”

  她点点头,转身。

  密码启动的声音过后,身后传来一身很欢快的喊声。

  “云陌。”

  书鸢回头便看见一个女孩,许是身高不够,惦着脚环住云陌脖子。

  她见过那个女孩,是那天打碎花盆的女孩,长得很漂亮,很娇嫩。

  “放手。”云陌斥训曼如,扯着她胳膊拉开她。

  曼如又去搂他胳膊,搂在怀里抱的紧紧的:“就不,你是我未婚夫,我就要抱你。”

  书鸢笑了下,对上他敛着的眉眼。转过身那一秒,眼眸暗下去。

  未婚夫!

  原来他有未婚妻了!

  房间里很暗,书鸢用手机敲开开关,把合同放在卧室柜子第二层的抽屉里。

  旁边有一个书架,拉过来刚好挡住。

  客厅地上放着一箱泡面。

  她拿了一桶去厨房,调料袋每种只放了一半。

  她喜甜,不喜辣,太咸也不行。

  客厅里手机嗡嗡震动。

  书鸢两手拖着泡面端过去,一边接电话一边暖着手。

  电话那边是柯蓝:“书鸢,那个拍摄的雇主在工作室,你今天过来不。”

  手机太冰,她放在桌子上打开免提,两只手捂着泡面盒子。

  芊芊五指苍白,只有指甲泛着淡淡的粉,显得没那么枯冷。

  她揭开盖子,味道瞬间铺满整个客厅,她吃了一口才回柯蓝:“不想去,推明天吧!”

  电话里传来对面断断续续的交谈,约莫五分钟柯蓝喂了一声:“还在不。”

  “嗯。”

  柯蓝回她:“鸢宝贝,我发现你今年可能桃花运犯了。”

  泡面只吃了一口,叉子在汤里搅着:“为什么这么说。”

  “你那个雇主,死忠粉,简直帅的人神共愤,要什么有什么,简直跟云陌……”不相上下。

  后面的话,她没说出来。

  因为书鸢挂了!

  天色渐晚,夜色笼罩之下,荡起波波涟漪。

  书鸢窝在沙发上打游戏,在拘留室学的,没有一个好友,都是随机匹配。

  第一局被团灭。

  这是第二局,还在飞机上。

  她选择了一个跟随。

  落地的时候只有三个人,一男两女的,都不认识。

  书鸢捡了会东西。

  二号在麦里说:“三号要不要M416。”

  三号是书鸢,在二号对面房子里:“要,我给你八倍镜,要不要。”

  她不喜欢要别人的东西,交换就刚刚好。

  嗓音很淡,没有拖尾音,异常好听。

  一号一把枪都没捡到,在麦里喊:“二号小哥哥,给我好不好,我没有枪。”

  书鸢抿抿唇,头一次听到萝莉音,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二号还是把枪给了书鸢,书鸢给了她八倍镜。

  等价交换。

  三人搜好东西,地图显示在轰炸区。

  一号疯狂按着喇叭,书鸢跟着二号出来,脚底落下一枚手榴弹。

  砰的一声,二号死了……

  一号扔完手榴弹刚坐上车被轰炸,也死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