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红尘散录

第三章 抓住男人的心要先抓住他的胃

红尘散录 洛城花尽 3491 2020-03-19 14:51:41

  红袖将养了三天,才稍微养回来点精神。央小青为自己打了副拐杖,勉勉强强可以下地行走,但因为咳嗽的厉害,红袖被禁止出门。

  暖阁靠近温泉,空气湿润且温暖,到了夜间,氤氲的雾气会飘至庭院处,衬着五颜六色的滕花树,倒是一派旖旎。

  唐白楚是个有品位的,世家教养出来的公子,自当一派风流,品位不凡。瞧着暖阁里的布置,自墙壁上的字画,到床头边简单的摆设,无不用心,不无精巧。红袖是个没有品位的,顶多识得几个大字,有时候红袖也会觉得对不起师傅,但可能她的情操和经脉一样细弱,经不起精巧的东西。

  绿芜是个书画贩子,对书画的品位全看这书画值多少钱。自小,绿芜科普给红袖的都是真金白银,虽说俗气了些,但被真金白银泡出来的品位,也总比没有强。

  只是,稍微,俗气了些。

  红袖一边欣赏着唐白楚的品位,一遍撑着拐杖来回练习行走。小青得了命令要好好照顾红袖,便心安理得地在一旁看着。

  红袖是个粗神经的,不难照顾,这份差事说来也十分轻巧。

  来来回回走了三趟,后背已经有些发紧,额头上渗出细汗,小青劝了几次,知道无用便径自倒了茶水在一旁:“这茶水中放了润肺的药材,红袖姑娘不宜过于劳累,先喝点茶润润肺。”

  喉头发紧,似乎又想咳嗽,红袖便乖乖听话,弃了拐杖坐过来:“你还是叫我红袖吧,百花阁里的恩客才唤女子姑娘,小青你不是个风流的气质,姑娘姑娘地叫着有些奇怪。”

  与红袖相处了三天,小青大致摸清了她的来历,当然,这也是照顾红袖的目的之一。师父交代他要搞清楚红袖的来历,毕竟这雪谷十来年难得进来一个人,事出反常必有妖,他也不敢掉以轻心。

  只不过他原本以为要费很大功夫,却不想红袖丝毫没有隐瞒之心,有时甚至不用他套话,自己能交代地都交代了。

  比如说她来自百花谷,师承百花谷谷主。有一个师姐,叫绿芜,现在经营一座名叫百花阁的青楼,不仅如此,还倒卖字画。至于她自己,就是个偷剑的。

  小青没想到她的经历如此简单,但是问及为何来到雪谷之时,她似乎有些气愤,只说:“被人下了套,误入了此处。”

  红袖自是没有忘记要与唐白楚套近乎的事情,但是一番打听下来,唐白楚喜好的琴棋书画她样样不通,专研的医术古籍她一样不懂,思来想去唐白楚最离不开,她也最拿手的东西除了吃食和酒,再无其他。

  小青的厨艺尚可,但是同百花阁的厨子比起来还是差远了。这些年她闲来无事,又实在受不了脂粉味,于是经常躲在后厨处,同厨娘讨教一二。一来二去,红袖的厨艺倒是算得上拿得出手的。

  况且,绿芜也说过,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

  红袖觉得挺有道理,她这么依赖绿芜,就是因为绿芜总是在她饿的奄奄一息之时,给她吃的。

  七日过后,红袖再也闲不住,央求着小青一道进了厨房。瞧着一边添柴,一边切菜,忙的不亦乐乎的少女,小青忍不住提醒:“师父他素来爱好清淡。”

  红袖腰上围着围裙,头发高高竖起,俨然一副专业厨娘的阵仗,边忙活边与小青说:“放心,百花阁中也常有一派风流的公子哥光顾,他们都爱好清淡,不碰荤腥说是沾染了俗气,虽然我也不太懂,但是我瞧着唐白楚应该跟他们一样的爱好。”

  小青着实想说他师父跟百花阁的恩客可不一样,但不论他怎么说,恐怕红袖也理解不了,最终只好作罢,反正他师父在吃食方面并不太在意。

  红袖自顾做了白芍青瓜、西湖醋藕、菩提雪燕外加一条她最拿手的红烧鲫鱼。说来这条鱼得来着实不易,雪谷内虽然四季如春,但终年被雪山环绕,河水之中家常做菜的鱼类甚少,想凭借一己之力钓一尾鲫鱼上来着实困难,她腿脚不便,这个艰难的差事便交给了小青。

  小青领着红袖交给他的差事,瞧着红袖认真的双眸,也着实不忍心拒绝。他先是借了唐白楚的钓竿,学着唐白楚的样子在河边蹲守了一天一夜,就像他从来没唐白楚钓上来鱼一样,这种愿者上钩的事情着果然要看机缘。

  第二日,小青便放弃了钓鱼,改为摸鱼。雪谷中有暖泉经过,河水不算冰冷,他撸着袖子、挽着裤腿将暖泉搜罗了个遍,除了发现几条瘦小细弱的鱼苗以外,压根见不到一条大鱼。

  要说这条鲫鱼是如何得来,还要多亏了唐白楚。

  他闲来无事在暖泉边,一边打盹一边琢磨新到手的药典,却看见自己的爱徒拿着鱼叉在河里直扑腾。小青原本也才二十的年岁,本是好玩的时候,平日里与他作陪不甚活泼,如今竟然在河水中摸鱼,唐白楚甚感意外。

  意外了两天之后,唐白楚便有些头疼。

  雪谷之中虽有暖泉经过,但暖泉中硫磺较谷外重些,小青想在河水之中摸一条大鱼,想来得摸到明年也未可知。

  整待他准备提醒一下自己爱徒之时,那个叫红袖的小姑娘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蹦了过来。这姑娘甚爱穿红衣,与她的名字倒是相称,只是这红衣的材质和样式却与她的模样不甚匹配。具体来说,就是像小孩偷穿了大人的衣服,纱织长裙带些风尘妩媚,与她的纯真烂漫着实冲突。

  红袖对小青的进度非常不满意,可无奈自己的腿脚不能动,只得一边着急,一边指挥小青。纵使红袖有很高深的抓鱼功夫,但水中无鱼,她也是不得法的。

  小青衣衫尽湿,有些狼狈,对着红袖摊手:“红袖,要不你换一个吧,师父他也并不是非常爱吃鱼。”

  “那怎么行,我最拿手的就是这红烧鲫鱼。绿芜说了,只有拿自己最宝贝的东西,方能显出十二万分的诚意。”红袖一派认真,打眼瞧着冒着热气的暖泉,不肯泄气。

  “那你有没有第二擅长的,抓不到鱼,想来师父也会理解你的心意。”

  “第二擅长的?”红袖确实有很多擅长的,只是总觉得差了些,“不行。”

  “为什么?”

  “我记得早些时候,绿芜瞧中了一个宝贝,她原本是想拿重金去买,可卖主并不答应。”红袖深刻记得绿芜的处世之道,继续说,“后来,绿芜拿出了她最心疼的宝贝去换,才最终得来。”

  “用何换的?”

  “用我师父生前收的和田玉扇,这扇子是绿芜的宝贝,她经常拿出来把玩,据说扇面是南唐李大师的手笔,扇骨是北齐刁大师亲刻,但是为了换一副寒青山远黛图,绿芜还是忍痛拿出来了。”红袖记得当时绿芜一直捂着心,想必是真的心痛了。

  这些玉扇、字画的小青也听不太懂,但红袖说的话他更是不懂:“可这与你做鱼有什么关系?”

  “绿芜说虽然这寒青山远黛图不值几个钱,比起这和田玉扇算不得什么,但确实他人心头所好。用心头好换心头好,才算得上诚意。”红袖解释道,“我虽没有心头好,这红烧鲫鱼也比不上和田玉扇,但这也是我当下能拿的出手的顶要紧的东西,谢一下唐白楚应该算得上诚心。”

  小青听的云里雾里,但终归弄清楚了红袖的逻辑,简洁来说就是她没有钱,没有宝贝,只有做饭这么个拿手绝活,当然要挑最擅长的一个,以感谢他师父。

  不可置否,这个逻辑是对的。

  但是,这鱼,也是真的没有。

  红袖眉头微皱,红唇微翘,憋了好半天才肯稍微松口:“明天再来看看,要是没有,就只好换其他的了。”

  唐白楚遥望着小青跟着红袖一前一后离开,敢情他这个爱徒是在帮小姑娘抓鱼,红袖依旧拄着拐杖,但步伐已经矫健许多,想来不出七天,倒是可以活蹦乱跳了。

  晚饭的时候,小青端了红袖做的饭菜送至唐白楚的暖阁,问及红袖为何不自己送,红袖说想等等,先让唐白楚尝尝是不是合胃口。

  小青瞧着这几个小菜,虽不说特别精致,但也是色香味俱全,比起他做的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去。唐白楚似乎正在发呆,这个情况很少见,小青把饭菜呈上之时,发现唐白楚手边多了把玉扇,便问:“师父何时换了扇子。”

  唐白楚手指修长,玉做的扇骨晶莹剔透,和他的手相得益彰:“闲来无事,想起早些年收藏了这把和田玉扇,所以拿出来把玩把玩。”

  “和田玉扇?”小青记得红袖说过,“这扇子与红袖所说的那把一样,也是价值连城?”

  唐白楚嘴角微勾,道:“要说价值连城,这把倒可以算得上。她说的那把,就无从知晓了。”

  “红袖说拿扇面和扇骨皆是大师手笔,师父您这把也是?”

  “嗯,南唐李大师所绘扇面,北齐刁大师所造扇骨。”唐白楚仔细观摩着眼前的小菜,仿佛非常满意,“许久没有见到这样的菜色了。小青,她的手艺,你倒是可以学学。”

  “啊,是,师父。”小青尚在唐白楚说的和田玉扇里没有转过来弯,又问,“师父您这一把,和红袖说的那一把·······”

  “为同一把。只是她那把是个赝品。”

  “赝·······赝品?”

  “寒青山远黛图倒是个难得一见的珍品,世人多不知此画并非出自许七之后,是以一直默默无闻。”

  小青不知道许七是谁,但听唐白楚这么说,应该是个很厉害的人,但又疑惑,这与红袖说的大不相同啊。

  “她说的这个绿芜倒是个妙人。用一个赝品,换一副珍宝,竟还说的如此冠冕堂皇。”唐白楚咬了口青瓜,滋味甚美,他其实不是个口味刁钻之人,只是小青的手艺也只能算得上勉强。

  小青尚还在凌乱之中,唐白楚敲打他道:“让你留心她的来历,可探出来些什么?”

  小青沮丧,道:“尚未。红袖似心思单纯,说话也自不保留。小青原以为没有什么来历,可您刚说那绿芜是个厉害人物,红袖与她一处长大,想必也不······”

  “不简单?”唐白楚反问。

  “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