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20-03-05上架
  • 482272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章:这还算是男人吗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3335 2020-03-05 14:53:47

  凌霄阴沉着脸离开云霄大厦会议室,车也没坐,径自走回宝石丽广场。南港城黄昏渲染着柔和的橘红色,带点海滨城市特有的碧蓝。购物中心外墙两层楼高的内衣广告刷的一下亮起,姿势妖娆的模特被放大成性感的巨人,吸引着往来路人的眼球。

  集团CEO赵榷在会议里建议增加金融投资比例,事先连招呼也没对凌霄打一个。凌霄心里有点不高兴,赵榷这是有点霸王硬上弓的意思了,共事廿年来还是头一次。难道他有点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心思?

  曹盖华怕他在潮水一样的人群里有闪失,在后面远远跟着,看到他心事重重地走近几个人围拢的人堆旁边也没注意到,便急忙跑去他身边护着。

  人堆正围着一对分手的男女看热闹。凌霄听到女孩子的哭声回过神来,才看到保镖老曹跟了上来,便摆摆手示意他别这么紧张。

  那男的对她哭泣的女友说,“小斐,不合适就提分手很正常啊,哪还会专门选日子来提的。”

  “可是你怎么偏偏在我搬来南港城签新工作的时候提……”女孩子捂脸哭着说。

  她一袭白色长裙,裙裾在广场刚吹起的夜风里可怜兮兮地飘起。她连哭的声音也那么温柔,凌霄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可是她捂着脸看不到样子。

  只听她难过地继续说,“张鸣天,你约我在这里等的时候为什么不提分手,偏偏要送我去开发区的时候才说,我连新工作也丢了。”

  “你看看,你哭也不是因为分手,只是因为丢了工作而已。”男人冷冷说,“那你也并不太难过。”

  “我告诉你有多难过,你就能不分手吗?”

  “当然不会。”

  女孩倒也倔强,听他这么无情的话却渐渐停住了哭声。

  张鸣天见她不哭了,柔声说,“你的钱包多半找不回来了,没有身份证住不了宾馆,我给你点现金打车直接回杏林市吧!”说完从袋里拿出钱包,掏出厚厚一叠现金放进她挎包里,“回去以后,好好重新找个男朋友,找到以后我们再恢复联系吧。”

  言下之意,没找到新男朋友之前千万别纠缠他。

  女孩子推开他塞来的现金,“你不是不知道我退了杏林的公寓,回去也是这样呀。”

  凌霄总算听明白了,这个叫小斐的女孩子既丢了男友,又丢了工作,更糟糕的是连身份证和钱包也丢了钱。

  虽是他心里有点同情,但向来不多理别人的私事,便转身走开了。曹盖华跟上来递了瓶芙丝给他,他点头接过,走到花槽柱子旁灌了好几口,顺手把瓶子扔进垃圾桶。

  眼光一掠,垃圾堆外有个黄色的精致物件,依稀是个女孩子的钱包。

  他弯腰捡起打开,中间插着的照片是个年轻女孩,长着一张鹅蛋脸,抿嘴微微笑,清澈的眼睛像一泓深潭。回头再看看哭泣的她,哭得五官一片狼藉,眼泪粘着湿乎乎的长刘海,哪里还有半点照片上的清澈灵动?

  凌霄看得有点心疼起来,拿出身份证看,唔,沈小斐,杏林市著名985大学经管学院,毕业两年。是她了。

  里面还塞满崭新的现金,半点也没有被盗窃的痕迹,否则小偷绝不会钱也不拿走就扔掉。看来是那个渣男张鸣天故意扔了她的钱包,好让她连宾馆也住不了,连夜打道回府。

  “这还算是男人吗!”凌霄心里暗暗骂了一句,饶是他好修养,也有点看不过眼了。凌霄决心要帮这女孩子一把。

  “小斐,这么巧!你搬来南港城了?”他走上前去,一副惊喜万分的神情拉着她的手,“真是你!追你那么久也不答应,总算等到你分手了。答应做我女朋友好吗?”

  女孩子泪眼朦胧地抬起头看眼前牵自己手的这个男人,好像并不认识。她刚才哭了太久有点迷糊,茫然问凌霄,“先生,你是……”

  “我是凌霄,你忘了?每天给你写情信的追求者之一。你分手了就最好不过,我开了奔驰来,正好带你四处兜风。”

  旁边的张鸣天微微意外,突然从人堆里冒出这样一个男人说追求了她好久,自己却从来没听说过。他打量了一下凌霄,只见眼前的男人一米八左右,三十出头,英俊的脸上透着一股无法言转的威严,夕阳倾斜了他的身影,一身质地极好的夏季薄西服泛着温柔的光芒。

  张鸣天也算仪表堂堂,可是在这个男人身边不由得自惭形秽,便说,“小斐,你既然有追求者,那我就放心回去了。再见!”说完头也不回就走进不远处的地铁扶梯里。

  这时南港城已霞色满天,霓虹灯纷纷亮起,橘红吞噬了最后一抹碧蓝,调出了美丽深湛的夜幕。沈小斐呆呆地看前男友走远,才回过神来软软地苦笑说,“凌霄先生,我们不认识。”

  “现在认识一下也不迟。”他微微一笑,温柔地说。

  “谢谢你,可是他真的就丢下我走了……”

  “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难道你还看不出他故意让你丢了工作丢了钱包?”

  “他不至于这么坏。”沈小斐鼻子一酸,摇头安慰着自己。

  “一心要把投奔的女孩子赶回去,一个大男人就算不爱了也不该这样对待爱过的人。”

  沈小斐心里也早就清楚了,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点点头说,“凌先生,他要是能有半点像你就好了。”

  凌霄开玩笑地安慰她说,“丢掉负心人也算是好事,重新找一个就是。或者考虑一下我?我也不错。”

  沈小斐擦着眼泪说,“凌先生别乱开玩笑。”

  “好,那我现在开车送你过去签约?”

  沈小斐抽噎着摇头,递给他一张揉皱了的HR名片,“这样的大企业不会选择一个连签约也迟大到的新人,何况现在也下班了。这份新工作从我在杏林辞职交接开始找的,花了一个多月才拿到职位,这样就没了……”她长长的睫毛泪光晶莹,低垂着投下了一圈阴影,在初夏的夜风里更显可怜。

  凌霄心疼地说,“沈小姐,别为了渣男哭得花脸猫似的。看,这是什么?”他从后裤袋里拿出她的小钱包,在她眼前扬了扬。

  沈小斐泪眼里见到失而复得的钱包又惊又喜,擦了擦眼泪拿下来打开一看。

  证件还在、昨天取的现金一张没少……

  她刚刚明亮了一点的眼睛瞬间又黯淡下来。陌生男人说得对,钱包真的是张鸣天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拿走扔掉的,这样她今天就没办法留在南港城了。

  她的眼泪一下子又涌了出来,默默地说,“张鸣天,你究竟有爱过我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