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2章:借你肩膀最后哭一回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3617 2020-03-05 22:04:27

  沈小斐拿出电话想拨语音通话,发现他刚才留了几行字给自己。

  他说已经爱上了其他人,住在一起了。怕她留下来挽留,怕她去找新女友纠缠,所以才让她回南港城,如果要恨他,也只能恨好了。

  沈小斐看得泪流满面,呢喃道,“你可以早点告诉我,我就不用辞职退房来这里。”

  她没想到欢天喜地来到这个南方最繁华的城市投奔男友,下了高铁之后却是噩梦的开始。比劈腿更可恨的是,在她站在陌生城市街头的时候才告诉她劈腿。

  她心有不甘,不敢相信这就是她大学里倾慕的学长,一年来每晚通电话的男友,便拨语音要问清楚他到底什么时候和其他女人纠缠。

  语音没有拨通,因为张鸣天已经把她拉黑了。对话框说,她还不是他的好友,请发送验证……

  沈小斐呆呆地愣住,手机滑到地上,蹲下来抱住自己无声地哭起来。凌霄俯身帮她捡起手机,看到屏幕里提示的信息,同情地看着这个被彻底背叛了的女孩子。她的白裙子洒落在地上,任由霓虹灯旋转着碾压着,斑驳陆离,却不自知。

  凌霄心里恻隐,弯腰柔声对她问,“好好哭一下,钱包找回来了,哭完送你去你订的酒店吧。”

  沈小斐肩膀抖动着,过去一年相恋的画面在半空一张张破碎成雪花,想接也接不住。她心里痛得喘不过气,站起来伏进凌霄的怀里说,“凌先生,借你肩膀哭一下,哭完这次我就不会再想他了。”

  凌霄第一次遇到女人搂住自己痛哭,一时手足无措,他胸膛上的衬衣很快被温热的眼泪湿透,夏风一吹,便变得冰凉。

  “哭吧,哭多久也可以,我不走。”他叹了口气,伸手抱住怀里的沈小斐,把她轻轻环在臂内。

  不知哭了多久,女人终于平静下来,轻轻推开他说,“我哭完了,谢谢你。我就订对面的枫叶酒店,走过去就可以。”

  凌霄一听枫叶酒店的名字脸色微变,一把将抽身走开的沈小斐又拉进怀里,一字一顿说,“住哪里也可以,但就是不许住枫叶。”

  “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带你去我的翡翠假日吧。”他的剑眉锁起,指指宝石丽购物中心裙楼侧闻名遐迩的“翡翠假日”四星酒店,不由分说拉着她的手和行李箱就走。

  沈小斐跟在他后面踉踉跄跄,“你的翡翠?”

  “呃,我是说我是翡翠假日酒店的人,认识翡翠总经理杜可为。你可以一直住在翡翠,枫叶多少钱你就付多少,直到你想离开。”

  沈小斐还没回过神,他已拉着她穿过流光溢彩的宝石丽中庭,穿过翡翠假日繁花似锦的大堂,上了电梯,来到挂着“1808”的小客房门前。值班经理已在门外等候,恭敬地弯腰递上房卡。凌霄点点头刷开了门,挥手让他离去。

  沈小斐本还有点顾虑,这时突然豁了出去。这个凌先生再坏也坏不过张鸣天吧?门后就算刀山火海她也无所谓了。

  可是让她惊讶的是,推门进去的,是一个无比精致的小客房,像世外桃源般宁静。玄关柜上插着蓝色的奥塔克萨绣球花,窗边摆放着墨蓝色小沙发,连头顶的小吊灯也是地中海情调的蒂凡尼,啪的一声打开,顿时满室温柔,光影旖旎。

  他放下行李箱写下自己的号码说,“待会餐厅会送点心来,吃了以后好好休息。有事记得打我电话。”说完就走了,她顾虑的事没半点要发生的影子。

  沈小斐随便吃几口餐厅便送来的食物,虽然非常可口,但她心情不佳,草草便按铃让房务拿回去了。靠窗看着熙来攘往的CBD,繁华的南港城车水马龙,就是她多年来向往的城市风光,可对面一座陈旧失修的大厦在繁荣里格格不入,破败的招牌上写着“梅洛大厦”。她茫然起来,——住下来又怎样?她不过就是这破败灰蒙的梅洛大厦,倔强而不协调地突兀在大城市里。

  她想起张鸣天分手时的话,仍有点心如刀割,换了衣服怔怔地走出房间,回到刚才分手的广场边上。最后看他的那眼,他头也不回地下地铁。沈小斐沿着他告别的方向慢慢前行,在地铁入口的台阶上坐下来,把头埋在双臂里。

  夜色渐深,街上的人潮渐渐少了,她不知道在台阶上坐了多久,手臂麻得没了知觉。远处突然有人喊她的名字,竟是陌生的男人凌霄。她想也没想到,在这个陌生的城市竟然还有人记挂着自己。

  刚才凌霄掩门离开,去停车场刚坐上车才想起没要沈小斐的电话,便对踩着油启动的老曹说,“我再上去一下。”可是再回到1808时,敲门已没有人应。他越想越急,怕情殇中的女孩子独自在房里想不开,拍了好一阵门,便找来房务帮忙开门。

  房里没有人,行李整整齐齐地放着,她不见了!难道她独自出去买醉了?

  凌霄想起八年前的自己分手后终日酗酒,惹出的种种事端,顿时头皮一麻便往外冲。酒店内外找了一圈也没有半点踪影,最后有个保安说见过一个单身女孩子朝广场那边走去,他便赶紧跑来找了。

  凌霄远远看到了她正巧坐在八年前他醉酒的台阶,胸口的肋骨微微一痛,想起了自己失恋的往事。那时他还那么年轻,赵榷还没辅助他盖起宝石丽和翡翠,他经历了一场刻骨铭心的情殇,还因为在这里喝了一夜的酒酩酊大醉,被冒失的货车撞断肋骨,因为酗酒干扰麻药代谢而差点死在手术台上。他花了好久才从上一段感情里走出来,而这时钱包里清澈的脸,坐在他曾经痛哭流涕的同一级台阶里。

  他想着醉酒的自己,一步步怔怔地走近。

  “小斐。”他怔怔地叫她。

  沈小斐迷糊地抬起头,看到了他走向自己,站起来抱歉地说,“是我不好,到处乱走。”

  “我担心你去喝酒。”凌霄盯着她的眼睛,突然决定要守护到她走出失恋阴影为止,每天给她安排上让她期待的事。

  夜还不算深,她刚刚分手,能带她去哪里散心好呢?

  凌霄想到了云霄大厦。

  “走,我带你去南港城最著名的地标建筑顶楼看星星。每次我不开心的时候就会去那里看看太空和城市。浮沉大地会让你忘记今天的小事。”

  “好。”沈小斐不敢拒绝。

  她从他眸子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痛苦神色,他是不是因为自己而想起了无法忘怀的往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