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3章:凌先生第一次这么霸道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3018 2020-03-06 00:11:53

  凌霄看她答应,便走到远处打电话找云霄大厦的运营总经理辛任风,让他半小时内停止营业,安排好观光台的游客。这个突如其来的任务把辛任风吓了一跳,可是董事长亲自来了命令,再刁钻也得赶紧招办,他马上带人焦头烂额地处理起来。

  凌霄陪沈小斐来到云霄大厦时,观光梯前已贴起“暂停营业”的临时公告,有些游客在服务中心前退款,有些则抱怨着电力设备的落后。

  沈小斐微微失望,说,“看来要下次了。”

  凌霄微笑不语,开了电梯让她进去,笑道“或许只为你一人开放。”

  电梯厢里只有他们两人,凌霄闻到了她长发上若隐若现的花香。玻璃外的宝石丽大道迅速变小,霓虹变成一地碎星,连那幅两层楼高的性感内衣模特广告也缩成了小小的邮票。

  沈小斐来到空无一人的顶层,灯光却很璀璨,更明亮的月色和漫天繁星满布眼前。360度全景落地玻璃收揽了每一个俯视南港城的角度,刚才还是浩浩汤汤的写字楼全在脚下,

  “好美。”沈小斐抬头看着星空,发出一声惊叹。

  “星空那么浩瀚,每个人渺如尘埃。人生太多重要的事去做,痛苦只会浪费时间。”

  “凌先生也为感情痛苦过吗?”

  “何止痛苦过,差点连性命也丢了。”

  沈小斐看他突然神色有点黯然,和广场里初遇时大不相同,大概是刚才找自己不着坏了心情,心里不禁微微抱歉,强打精神笑道,“凌先生会看星座吗?这里有顶级的望远镜。”

  “不太会,你呢?”

  “会一点皮毛。小时候我常和冯青青在树梢上看星星,大学加入天文协会……”她正说着星星,却又不小心又绕到张鸣天身上,一时怔住了说不下去。

  凌霄看她神色不对,转了话题问,“冯青青是谁?”

  沈小斐回过神,笑笑说,“我孤儿院一起长大的姐姐。”

  噢,原来是个彻头彻尾的不幸小人儿,凌霄的心里更软了。他们开始凑到望远镜前辨认星座,沈小斐这才慢慢露出一点雀跃的神色,教凌霄逐个分辨。不知看了多久,月亮从硕大的云团里慢慢浮起,白色的银光照在二人身上。她终于累得垂下了眼皮,靠在他肩上沉沉地睡着。

  凌霄抱起她下了电梯,坐进阿斯顿马丁让司机回翡翠酒店。他送了一口气,今天终于结束了,明天该安排什么呢?明天还有个重要的董事会议,要与赵榷讨论今天下午的提案,无法一直守着她。万一她又像今晚自己乱逛消失了,怎么办?

  凌霄踌躇了一下,想到了翡翠酒店的总经理杜可为。他看见怀里的沈小斐呼吸均匀,并没有醒来的痕迹,便轻轻拨通了他的号码。

  “可为,在忙吗?”

  “没有没有,凌先生请说。”接电话的正是翡翠酒店管理公司的GM总经理杜可为。此时他正在维多利亚夜总会与鼎峰实业总经理方正喝酒,看见董事长来电连忙跑到门外接听。

  “我傍晚看到假日酒店在办一场为期三天的雪国花海?”

  “是的,今晚最后一场,已经在撤场了。”杜可为以为活动出了差池,暗暗心惊。没想到凌霄沉吟了一下,说,“先别撤,我想明晚额外再加一场,费用需要加的只管增加,辛苦翡翠的员工们。”

  杜可为微微意外,凌霄十几年来从未下过这样仓促的命令。他迅速汇报说,“舞台音响、飘雪设备和模特的临时增场要加收50%的合同金额,演出的歌手也要加收,合起来成本去到100万。”

  “没问题。”凌霄语气抱歉,“我极少这样要求,仅此一次?你可继续邀请目标客户,明天不用管我。”

  “好。”杜可为恭敬地挂了线,便跑回维多利亚大厅跟微醺中的方正说了个大概。

  方正主管鼎峰,是万锦集团所有项目的承建一把手,和杜可为一样跟随凌霄打拼多年。他抽了一口烟说,“我也没见过凌先生这样。”他低头看看手表,“辛任风今晚临时要加班,估计也不来了。说是凌先生突然让他清空观光台,真是不可思议。”

  “对,凌先生这些匪夷所思的要求,还真是第一次。听说周嘉丽也不能幸免,明天得一早从绿野山赶回市区,不知有什么头痛的任务。”

  “可为,别深究了,快去忙吧。今晚账单我来付。”方正哈哈大笑,一副侥幸逃过大难的样子。

  杜可为扔下账单苦笑,人仰马翻地打电话给下属去了。

  车子到了酒店大门,凌霄轻轻地把沈小斐抱下车,唯恐弄醒了她。大堂里最后一场雪国花海VIP专场刚刚结束,舞台的音乐声还在轰轰然,一下子惊醒了他怀里沉睡的沈小斐。凌霄皱眉看着刚停止撤离的舞台和音响,心里有点懊恼自己没让杜可为先关掉音乐。

  可是谁会知道他凌大老板怀里抱着个睡美人?

  沈小斐迷迷糊糊地醒来,看到自己竟在凌霄的怀里,不禁红了脸挣脱下地。她四周看了看,酒店大堂的远处繁花似锦,一丛巨大的粉色花卉瀑布从天顶倾泻下来,构成了舞台背景,萨克斯浪漫绵软,还没离开的嘉宾三三两两还在把盏谈笑。外围拆得兴致盎然的工人受到了停工指令,茫然议论着不知出了什么事。

  天顶的造雪仪还没关,洒着白色的雪花,沈小斐细声惊呼了一下,“看,在下雪。”随即又沮丧起来,“这就是宣传册里介绍的雪国花海活动,刚才在客房里见到过。今晚是最后一场了。”

  凌霄微微一笑,“听说明晚临时加了一场。”

  “真的?”沈小斐眼里有点兴奋,“明晚还能再看?”

  “真的,”他忍不住轻轻给她整理乱了的长发,看着她红肿的眼睛里闪出微微的亮光,心里一阵柔软,“好好睡到明天下午,醒来我陪你吃个晚饭,一起参加雪国花海的酒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