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4章:我名下那么多公司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282 2020-03-06 02:41:09

  沈小斐奔波了一天,哭了一天,累到了极点。回到客房里淋了个浴,翡翠假日名不虚传,床褥和灯光无比的舒适,她一觉睡到醒来已是第二天的下午。

  张鸣天好像已是遥远的过去。她的肚子饿得咕咕叫,便想叫个外卖。手机开机后显示好几个未接来电,都是北京的冯青青。

  她知道冯青青一向不喜欢张鸣天,担心自己昨天来投奔他被欺负,下了订单后便连忙回她电话。

  “怎样,昨晚终于和他同一个城市,有没有整晚激战?”冯青青向来直奔主题。

  “青青姑娘可否含蓄一点?我跟不上你的开放节奏了。”

  “哈哈,我可没像你这样扭扭捏捏,拍拖一年还没上床。”

  “幸亏没有。”

  “为什么?他难道是……”冯青青还想揶揄张鸣天,忽然听出沈小斐语气不太对,连忙止住了玩笑等她开口。

  “他昨天跟我分手了。”

  “什么?”冯青青以为自己听错,瞪大了眼睛,“昨天的剧本不是写他接你回宿舍开始快乐同居的日子吗?怎么说改就改?”

  沈小斐鼻子一酸,把昨天张鸣天的寡情决绝说了,冯青青恨得咬牙切齿。

  “他张鸣天个贱人,这样辜负我的小斐,要是我在南港城一定找他报仇。”

  沈小斐听着冯青青这番话,不由得想起了小时候那场毕生难忘的打架。冯青青不顾一切地冲来抱着她,一个人跟一大群高年级学生厮杀,躺了半个月医院。

  “青青,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拼命保护我。”

  “再过50年我也是老样子。”冯青青看着桌上的照片,那时她唯一一张与沈小斐童年时抱在一起的合照,“还记得联谊会那场架吗?”

  那场打架她也记了半辈子,还有更多沈小斐不知道的后续那是沈小斐读四年级、她六年级的时候,她们因为在福利小学成绩优异,作为优秀代表参加省会城市的中小学联谊,没想到与沈小斐同组的高中大男生出身富贵,嫌弃福利院的小孩,趁老师走开便羞辱沈小斐,说谁能搞哭她就与谁做朋友。

  一个讨好他的高中女生站了出来,把她当小狗一样羞辱。沈小斐自尊心极强,毫不示弱地冲过去扇了女生一巴掌。围观的高中学生立刻把她围起来打,邻组的冯青青疯了似的冲进人堆里把她抱在怀里还击,被打得口肿脸青也没有放开沈小斐。

  说起来已经是15年前的事,沈小斐对那场打架的记忆就到老师赶来阻止为止。可是冯青青却不,她一直想着要给沈小斐报仇,小学毕业那年她存够钱了,一个人买了车票回到那所高中到处打听当年欺负沈小斐的女生……

  那个女生冯青青找到了,可是她没告诉沈小斐。

  两人一阵沉默。过了一会儿,沈小斐才轻声说,“青青,你不会去找张鸣天暴揍一顿吧?”

  冯青青摩挲着桌上照片里的沈小斐,摇摇头说,“小斐,长大了不能乱打人,手段要升级了。”

  挂了线,沈小斐吃了快餐想好好看书,便从行李箱里取出MBA的教材读了一个下午,临近傍晚才伏在书桌上睡了过去,直到凌霄来到门前敲门。凌霄听她惺忪应门的声音,柔声说,“我在电梯偏厅的沙发上等你,不着急。”

  她应了,赶紧去洗脸梳头,换了一身淡黄色长裙。见面时,她心里同时微微一怔,凌霄竟换上了米色衬衣,与她的裙子刚好同色系,英俊得如同驾着马车来接她去梦境的白马王子。

  凌霄看她裙摆轻扬,轻柔似梦,不由得也看痴了。

  雪国花海的会场一夜间换上了新鲜欲滴的绣球,一团一团,绚烂得像云霞一样。尽管嘉宾是销售部当天临时邀请,凭着翡翠酒管公司的强大名气,也依然人头涌动。美艳的女嘉宾穿着各式礼服裙,和西服男伴端着鸡尾酒一起穿梭在花海。

  凌霄陪沈小斐走进场内,舞台周围实在太多人了,他鼓起了勇气拉着沈小斐的手鱼贯到花墙的最角落,沈小斐脸上微微一红,从他宽厚的手掌里把手轻轻抽了出来。

  造雪仪遮掩在人造白云里,洒下了飘飘荡荡的真雪。微冷的雪花飘散在人影之间,融化在她深深的颈窝上。她仰头看着这个美好的瞬间,伸出手想接住天空里飘下的细雪,纤细的手指在灯影里微微弯曲,像一朵白色马蹄莲。

  那些痛哭的情景被这梦幻般的温柔逐一修复,她终于彻底告别了昨天的忧伤,从倒地颓败的危机里重新焕发生机。T台的流光溢彩落在她的脸上,照出钱包里明亮清澈的样子。

  一片小小的雪花飘落在沈小斐脸颊上,他情不自禁地捧起她的脸想为她拂去,她害羞地转头避开了,转头看到服务生推着雪糕车,撞满香草味冰淇淋。她兴奋地低声惊呼起来,跑过去要了一小杯,又像小狗一样舔起来。凌霄笑吟吟地看着她,心想,“你喜欢就好。”

  吃完雪糕,T台的爵士乐骤然跃动起来,几个国际级名模开始走台步,性感的长裙款款而动,侍应端着顶级红酒在人影里穿梭。耳语的男女低头举杯,叮叮咚咚的,让沈小斐恍然若梦。她兴致盎然地拿过红酒与凌霄碰杯喝起来。

  几杯下去,她已经眼皮沉了下来醉倒了。凌霄没想到她酒量这么浅,只好扶着她的腰从花墙撤退。上了电梯,她摇摇晃晃站不稳,凌霄便把她搂在怀里靠着。他曾在云霄大厦的电梯里闻过她发际的花香,那时若隐若现,现在就在耳鬓旁边,清晰得让他怦然心动。

  打开房门,她微微清醒过来,知道回了房间便踢掉高跟鞋,赤足窝在墨蓝色沙发里闭上了眼。

  书桌上斜斜供养着一支绣球,还打开着写满笔记的《管理经济学》。她才刚分手两天,不是该哭得满房扔满纸巾、空酒瓶扔满一地吗?他当年便是这样,可沈小斐的房间窗明几净,她竟然还有心思读书!

  凌霄看着沙发上半醉闭目的她,突然心生向往。上一段恋情已过去八年了,他想,是不是该重新出发了?

  他捡起高跟鞋放到玄关下,回头温柔地看着她。如果自己能重新再爱,那女孩子一定是她这简单清澈的样子。

  凌霄长长透了一口气,按捺着的欲望慢慢平息。他要把她留在南港城!而留下来最好的办法就,就是给她一份工作。可是按她的性子,必须安排得不着痕迹。

  “幸亏还有周嘉丽。”他想了一下,留了张字条在她电话下,掩上门一边走一边打电话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