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6章:漆黑的拥抱让他迷醉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192 2020-03-06 11:52:58

  沈小斐拿着合同满心欢喜走出鼎峰,第一时间赶紧去租房,因为翡翠假日一晚的房费已够她一个星期的工资。

  今天凌霄昏天黑地在开会,她乐得一个人散步在宝石丽大道上。短短十分钟的路,看了几间中介却没有合适的公寓,她不知不觉便走回宝石丽一带。一个中介介绍她看中天建业后巷的一处教职工公寓,说有个大天井,听起来不错。她便跟中介小哥来到那座大楼前。

  这座教职工大楼有三十年楼龄了,像梅洛大厦一样外墙斑驳,与CBD周围崭新的高楼极不协调。沈小斐与中介小哥走进老旧的绿皮电梯,好不容易爬升至顶楼,房东已经在电梯门外等她了。

  原来是两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是交通院校的退休老教师。看起来感情深厚,一直手牵着手。他们看见沈小斐极为喜欢,带她参观完待出租的房子,来到天井里聊天。这座大楼一梯两户,顶楼两个公寓都是大爷的,老人说他姓赵,年轻时当老师,用分房指标要了顶楼这边的职工房,爱上对门的单身女老师,就结婚生孩子了。女儿长大后留学法国不回来,两老也想回远郊的镇上养老。所以他们留了一个公寓给自己,另外一个出租,条件是要照顾好天井里的大桂花树。

  老奶奶摩挲着桂花枝满眼怜爱,“舍不得哪,这树比我们孩子还大咯。”

  赵大爷看妻子的眼神依然很宠溺,摸着赵奶奶的白发说,“侄子在祖屋的小旅馆要帮忙打理,桂花树交给小斐也能放心啊。”

  “放心回去,我一定好好照顾桂花树的。”沈小斐拉着赵奶奶的手微微笑。

  赵奶奶拍拍她的手说,“我们再收拾几天就回去了。到时这个大天井就是你一个人的啦。有空要来镇上看望我和赵爷爷。”

  沈小斐满心欢喜地挽着赵奶奶的手签了租约。回到客房,凌霄发信息说还在开会,她想着自己一天之间既找到工作,也租下了带天井的房子,心情不知多开心,便开了香槟自己喝着庆祝。才喝了两三杯便醉了,索性脱了通勤衬衣套上睡裙睡了。

  不知过了很久,房门外有人轻轻敲了几下。

  她扶头醒来,听出是凌霄的声音,心里有点思念,便爬起来去开门。房里一片漆黑,窗外霓虹漫天,她沿着墙迷迷糊糊走去开了门给他,醉意还在旋动,一下子站不稳摔倒了。

  凌霄眼疾手快,钢一样的手臂揽住她的腰。低头一看,她竟穿着细薄的吊带睡裙,贴着薄衣裳触碰到她又软又热的肌肤触,像触电一样。

  她半眯着的眼睑睫毛又长又浓,像鸦羽一样蓬松柔软,微张的嘴唇呵气如兰。他鼻息间全是她发间的清香,夹杂着诱人的酒香,情难自禁,便掩了门把她抱进房间,靠在沙发上低头吻她。

  沈小斐昏头转向,软软地靠在他怀里,一时不知发生什么事。迷糊间闻到熟悉的檀木气息,以为是在梦里,便闭着眼迎上了他的吻。房间一片漆黑,窗外暧昧的霓虹灯光投射进来,零落地散落一地,他们接了一个悠长的吻,直到两人快要窒息。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的唇终于分开,喘着气休息。

  凌霄已不记得有多没为女人心动过,没吻得窒息过。他抱住沈小斐不舍得放开,温柔地捧着她的脸打量。

  沈小斐渐渐清醒,想起刚才的接吻脸上一红,想把他推开。

  他柔声责备说,“怎么不听话一个人偷偷喝酒了?”说完又忍不住低头吻在她柔软的唇上,呢喃道,“都说了女孩子不能喝酒,我会心疼的。”

  她又推了一下,还是推不开,才怯怯地红着脸说,“我只是庆祝自己找到了工作。”

  唔,这还说得过去。凌霄这才舒开眉头,陆娉婷下午已汇报说她已当场签了鼎峰,看来她可以一直在翡翠里住下去了。

  凌霄心里不知多高兴,以后可以每天都陪她到顶楼吃饭,晚上一起散步。他又吻了她一下说,“以后要庆祝也只能和我一起喝,知道吗?”

  “那你现在陪我碰杯庆祝一下吧?”她调皮一笑。

  “好。”凌霄正想放开她,低头却借着霓虹光看到她只穿着细吊带睡裙,一侧肩带已歪歪斜斜地掉到手臂上,露出半边雪白柔美的身子。他的欲望一下子燃了起来,刚松开的手又抱住了。

  沈小斐顺着他熠熠发光的眸子往下看了看,才惊觉他的视线所在,正是自己滑落了半截睡裙的锁骨下,吓得赶紧拉起睡裙,满脸通红地挣脱了他的怀抱。

  凌霄这才发现自己失态,转过身去背对着她,等她扯了一条裙子套上。

  蒂凡尼吊灯啪的一声被沈小斐开了,房间里顿时明亮起来,把刚才的暧昧尴尬一扫而空。两人各坐在沙发另一端,一时间低下头不知说什么好。

  “小斐,刚才我吻你了。”

  “我喝醉了,刚才好像是做梦吧?”她支支吾吾地推搪。

  凌霄拿她没办法,“又说和我碰杯庆祝?”

  “对,我今天喜事连连。”

  凌霄微微一笑,看来她除了找到新工作之外,还有另外值得高兴的事,便拿出两个杯子斟了酒,递给她一杯假装不知道她已签约,说,“和我分享一下好消息。”

  沈小斐说,“第一件高兴事是鼎峰签了我。那里几十个商住项目,我有很多机会接触开发的和营销的各方面。”

  凌霄和她碰杯庆祝,呷着香槟聊起鼎峰几个在建项目。沈小斐听得出神,尤其当他说到“海豚湾旅游度假区”时更是兴奋,那是远郊一条绵长的海岸线,渔民和泳客常目睹有海豚出没,政府指定鼎峰开发整个旅游景区,把海水引到海滨小镇的中心,让海豚在镇里与游客们一起逐水戏浪。

  “好浪漫的构思,如果我能参与这个项目就好了。”她无限向往,忘掉了刚才肩带滑落的失态。

  “那也不是没可能。”

  她摇着空杯子对他深深一笑,“我这几天幸运得连自己都觉得有点过分了。”

  凌霄又给她斟了小半杯,怕她容易醉,倒给自己满满一大杯一喝而光,把酒瓶里剩余的都倒在自己杯子里。

  “那你其他好消息呢?”

  “第二个好消息就是,——我租到房子啦,马上就可以搬过去住了!”

  凌霄一听,几乎呛得把酒喷了出来。他突然觉得入肚的酒苦涩极了,咳嗽了一番平复下来问她,“你不继续住翡翠了吗?”

  “我不想多打扰你,所以尽快搬出去。”

  凌霄皱起眉,像刚燃起来的篝火被泼了一盆凉水。怎么我就开个会没接你回来,守少了半天你连房子都租下了。

  他抬头看着刚才吻过的唇,心里难过极了,低声说,“你还是要离开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