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12章:全是我的,包括你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454 2020-03-07 23:35:40

  沈小斐一听是他的声音,如获大赦,赶紧松手开门,正想委屈地扑进他怀里。

  可是门外的凌霄青筋毕露,满面怒容地倒竖着的浓眉,眸色里像要喷出火焰。她不由吓得倒退了两步。

  “凌霄,你怎么了?”

  他步步逼近,拳头捏得青筋暴起,“那男人有没有碰你?”

  沈小斐吓倒退两步,“你说陈永佳?”

  “叫得好亲热,刚才在屋里的5分钟有没有抱你吻你?”凌霄的拳头捏得格格地响。

  她顿时明白了,她接陈永佳从大堂上来被他看见了。她本是被陈永佳惊吓的受害者,正要诉说委屈,此时竟变成了偷情被捉似的。

  她气得抿着嘴不说话。

  凌霄以为她默认,心里燃起火光熊熊,一拳打在门前的墙上。旧墙本来斑驳陆离,被凌霄的拳头狠狠猛捶一下,唰唰掉了几片白灰,撞出几个骨节上的红印子。

  “你疯了。”沈小斐没想到凌霄这么激烈,扑过来抱住他,心疼地摩挲着手背上皮开肉绽的伤口。

  他像头狂怒的野兽嘶吼起来,“我才走了几天,你就带男人到屋里了?”

  “你说什么疯话了。”沈小斐摸着他的手掉下眼泪,“流血了,我帮你处理一下。”

  “我没疯,这是我的地盘。”他不顾忘了拳头上的痛甩开她的手,指着玄关的鞋柜,“这里每一件家具都是我亲手安装,我不允许其他男人来这里示爱。”

  他走到沙发旁重重坐下,“这是我睡的地方,这里,这里,还有那里”,他满屋指了一圈,“这里每一样家具都是我们一起试一起装的,连你也是我的。你和他搂搂抱抱,见我回来就关门!”

  “你想到哪里去了,”她没想到他想成这样,刚才她拼命关门的情景的确出了误会,这才解释说,“我以为是他又转回来才关上门。你的声音一响起,我不是马上就欢天喜地开门了吗?”

  凌霄想想也是,她刚才一看到自己就要扑到怀里,只是他心里怒火中烧吓退了她而已。

  “那他有没有碰你?”

  “没有,一条头发也没有。”

  “没有搂过吻过?”

  她摸着凌霄因为愤怒而扭曲变形的脸,伏在他怀里,“我都要被他吓死了,还吻什么。他的确像动手动脚,但我逃到天井里去了。他刚要追来,接了电话就跑下去。”

  凌霄这才平息下来,吻她的发顶说,“他哪根手指碰过你,我就让人砍掉哪根。”

  “你就是爱胡闹。我去帮你敷药。”她从卧室拿来药箱,帮他洗干净手背的白灰和血迹,涂了活络药膏,再仔细绑上纱布。

  “痛吗?”她摩挲着他的一团白色爪子。

  凌霄点点头,又摇摇头,仰头舒了一口气,又把她搂进怀里,“他跟你走进电梯的这5分钟,是我这辈子最漫长的5分钟。”

  沈小斐长嘘一口气,“也是我吓坏了的5分钟。我已经叮嘱他站在电梯口等我,他一冲进来送戒指我就逃开了。”

  他咬牙切齿地说,“幸亏他碰不到你,否则绝不让他好过。”

  “你怎么及时赶到?”她想起他明明是今晚到埠,怎么突然从天而降。

  “我在欧洲办完事,昨天下午赶到了新加坡见个朋友,傍晚一知道你们单独约会,就马上改了机票今早回来,撞见你带他上楼了。”凌霄想起刚才的情形,还是一脸怒气。

  她这才把陈永佳用小外甥女的哭闹逼她答应约会的事,详细告诉了凌霄。他沉默地听完,竖着的眉终于缓缓放下。

  公寓回复了宁静,桂花树上的夏蝉开始悠长的鸣叫,格外响亮。

  过了很久,凌霄一字一顿地说,“以后不要随便相信这些心术不正的男人。他看到你戴着梵蒂亚的项链,一心想攀附白富美。”

  她除了胸前细得几乎看不见的小项链外,并没有什么梵蒂亚。这些顶级富豪圈的牌子,自己一年不吃不喝也买不起。

  “他虽然无礼,但不至于你说的卑劣不堪。何况我怎么会戴得起梵蒂亚。”沈小斐听到凌霄用词苛刻,想到陈永佳也不过是一腔情意,为他分辩起来。

  “这条就是梵蒂亚。”凌霄指指她胸前的小项链,“我以为买的是高定版,没人认识,没想到陈永佳这条深藏不露的白眼狼盯上了你。他伪装得极好,这两年连黄梅宇骗过。”

  她不可置信地摸摸颈上的四瓣吊坠,它竟然是价值连城的“梵蒂亚”,昂贵得普通人无法想象。

  她问道,“你到底买了多少钱,陈永佳才会把我当成豪门白富美?”

  “选款的时候83万,现在至少升到100万。”

  沈小斐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没想到一条细如牛毛的项链抵得上一辆跑车了。陈永佳眼光真毒。一般的工薪女孩,谁也不会挂一辆跑车在脖子上。

  她又想到另一个疑点,“你刚才说昨晚一知道我们单独约会就立刻改机票,怎么知道的。”

  “你和他从餐厅一出来,他们就马上汇报了。”

  “他们是谁?朱迪?”

  “朱迪忙着自己的计划,怎么有空。是昨晚值勤的保镖。”

  “什么保镖?”沈小斐整个人从沙发上弹了起来。

  “我派来保护你的人。”他把她重新拉回怀里,一脸不以为然。

  “他们在哪里,什么时候开始的事?”

  “从你离开酒店搬来公寓开始。”

  沈小斐听得瞪大了眼。

  凌霄索性继续说下去,“我怕这里住户众多,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他们已逐一查核过常住人员的背景,只有赵奶奶一户出租,其他都是老教师,我才放心让你住下。”

  “还有呢?”她挣脱他怀抱,靠在沙发上天旋地转。

  “每天上下班的路上远距离保护你的安全,一直送你回到鼎峰或者公寓大堂。刚才他能跟你上楼,全是你亲自下楼去接,这样保镖才没办法跟上去。”

  沈小斐咬着牙听完。能使用这个级别的安保措施,支得起这笔匪夷所思的开支,绝不是一般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她抬头看着凌霄的眼睛,“不许骗我。”

  他双手一摊,“我是翡翠酒店的持有人,全国近300间翡翠假日都是我的,不止是宝石丽楼上的这间。”

  “我工作的鼎峰和你有什么关系?”

  “鼎峰是我全资拥有的实业公司。”

  “那周嘉丽的绿野仙踪不会也是你的吧?”

  “这倒不全是,一期我与政府各占50%股份。二期会升高一点,至70%。”

  沈小斐掩脸,“还有呢?”

  他一脸平静,“小斐,我就一次说全吧,鼎峰和翡翠都属于万锦集团,整个万锦集团是我个人的资产,不止翡翠、鼎峰和绿野仙踪,就连五大城市CBD里的宝石丽购物广场都是我的,云霄大厦也是我的,如果你听过誉峰资本,那整个誉峰系的创投基金和资产管理公司也都是我的……其他细细碎碎的,一时记不清那么多了。”

  他自我解嘲补充了一句,嘿嘿傻笑,“听起来有点吹牛,对吗?”

  沈小斐虚弱无力地点点头。

  如果这是真的,那100万起步的梵蒂亚果然只是个小礼物。

  她脑海里闪过相识以来的所有片段,怔怔地说,“雪国花海临时加场,也是你的意思?”

  “对。那晚我想哄你高兴起来。”

  “加一场花了多少钱?”

  “杜可为说100多万,因临时加场,要支付双倍。”

  她低下头,无力地说,“谢谢你。”

  她想起雪国花海那晚如梦如欢的情景,四周细雪飘下,他站在自己身边想拂去她脸上的雪,含着雪糕的她装作要看花低头避开,鼻尖碰到了花蕊。

  那时她刚从张鸣天捣碎的世界里挣扎站起,正是这一场细雪温柔地覆盖了她的伤痛。

  原来这一晚的细雪,飘了他100多万银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