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14章:一箭双雕的心计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850 2020-03-08 01:49:03

  保安部总监贺世锦的办公室在大堂侧面,因旁边有监控房的缘故,走进去比较曲折隐蔽,无需经过任何办公区,是以贺世锦一回大堂就可回到办公室。他旁边是部门会议室,正好可以看到沈小斐的座位,是以保镖平时远远护送完沈小斐回公司后便坐在这个会议室里。

  贺世锦并不知道旁边坐的是什么人,鼎峰实业的GM方正只给了他一份保密的征用通知,是以不便多问。

  保镖有点眼熟,她想了一下,“你是老曹?”

  “是的,沈小姐,我叫曹盖华。”保镖笑了一下,百叶帘全部拉下。

  原来他正是安装家具那天的带队师傅!怪不得体格彪悍,就不太像普通安装师傅。

  陈永佳害怕起来,“你们要用私刑?我没动手打人,杯子摔碎了和我没关系。”

  “是不是动手打人不得而知,但去到公安局绝对脱不了干戈。”

  陈永佳想想也是,颓然垂手,“别去公安局,我还得混这行。”

  “你还知道要脸,男人再不济也不会打女人。”老曹一脸不屑,只蹲下腰关切地看她脚上的伤。

  “老曹,他的确没有打我。让他走吧。”沈小斐于心不忍。

  “沈小姐……”

  曹盖华帮她简单消毒了创口,心里暗暗称赞她心地不错。

  “他的确不是故意摔碎杯子。虽然有点私人恩怨,但是总不能冤枉他。”她转头对陈永佳幽幽说,“陈经理,我不是白富美和小三。同事一场,好聚好散。”

  陈永佳心里暗暗犯疑,脱口问,“你不是方正的小三?”

  在沈小斐入职前,黄梅宇曾专门找过他,叮嘱他特别关照。他留了心眼,查到了她戴着一条价值百万的项链,更坚信是超级富二代来上班闹着玩。结果周末被黄梅宇叫了回公司后,非但不是什么竞聘面谈,却是叫他交接工作滚蛋。他察言观色,才慢慢明白沈小斐是某高层的女人,于是大拍脑袋骂自己活该。

  动什么女人不好,朱迪苗飞廖美儿都是他的窝边草,偏偏动了个公司总经理囤养的小三。

  沈小斐一听大怒,“我怎么可能是方总的小三!”

  曹盖华最清楚情况,这是万锦集团大老板的同居女友,凌先生日夜住在她家里,怎么可以让人说她是鼎峰总经理方正的小三。他连忙低声喝止他别再乱说话。

  事已至此,沈小斐不承认也没关系了。陈永佳突然灵光一闪,她一向宅心仁厚,是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他央求她说,“小斐,周六失礼了。我也是一时动心,确实不知道你的身份。请念在我平时对你不错,放我一条生路帮帮我。”

  沈小斐想到过去半个月和睦的团队相处,现在让他连工作也丢了,不禁微微抱歉。

  “怎么帮?”

  “帮我求求黄梅宇,别在业内公布这件事,别向猎头公司列我入黑名单。我还得找工作。”

  “好。我答应你。”

  陈永佳如释重负,飞快走了。

  她看着陈永佳的背影难过至极。这是从不呼斥自己的上司,是她们嬉笑调侃的妇联主席,没预料到办公室关系最后变成这样。

  曹盖华为她简单处理了伤口,贴了创可贴,想要送她去医院。她却想着要赶紧发信息给凌霄,让他别太对陈永佳赶尽杀绝。

  凌霄正躺在沙发里闷闷不乐,见她还维护陈永佳,心里更不高兴,只回了一句“好的”。

  人渐渐多起来,朱迪她们也陆续回到办公室里,没有人问起陈永佳离职的事,好像这个男人从来没在她们的工作里出现过。

  很快地,行政部以总监黄梅宇女士的名义发出邮件,陈永佳由于违反公司《劳动协议》和《员工手册》中关于泄露公司的定价机密的违规处理,即日被公司劝退,并希望全体员工恪守职业操守,并没有提他心术不正非礼女下属未遂的事。沈小斐暗暗希望陈永佳自此能悬崖勒马,痛改前非。

  至于陈永佳的经理位置,黄梅宇提拔了朱迪,晋升她为新的项目组经理,苗飞顺位升至主管,一时间皆大欢喜。

  “小斐,中午我们俩去做美甲吧,”朱迪挨在她电脑前,摊开十指甜甜一笑,打了个眼色,沈小斐知她有事找自己,点了点头。

  她的脚踝上伤口虽小,但一直隐隐作痛。陪朱迪逛了一圈,她找到了一处僻静的美甲中心时伤口又开始渗血了。

  朱迪摊着十指在晒灯,侧头对她低声说,“小斐,我知道你因为陈永佳的事心情不好,我有事跟你说。”

  沈小斐微微吃惊。陈永佳和她的事只有凌霄知道,连黄梅宇也只是莫名其妙。她接到方正的命令,要立刻通知陈永佳回公司,回了公司便被弄走了。她朱迪怎会知?

  “小斐,你看完这些截图,就知道我对你的好。”她伸出未开始修剪的一只收,打开手机递给沈小斐,“陈永佳早就对你图谋不轨,我昨晚担心你安全,向黄总监揭发他了。这些截图足以证实他意图对女下属不轨。”

  “你昨晚揭发?”沈小斐更加一头雾水。

  “你先看截屏嘛,看完就明白了,”她咯咯娇笑,“我一直暗中保护你呀。”

  沈小斐接过手机看起来。第一张截图是一个她从没见过的陌生群组的聊天记录。时间是上个星期的某天,原来是陈永佳和他几个猪朋狗友在聊天。

  陈永佳说,“兄弟们,我查过了,新来的姑娘颈上那条项链,是欧洲梵蒂亚的限量版,价值100万不止,抵得上我们几个人一年工资的总和有余。”

  群里哗然,有人说,“佳哥确定不?最怕是10元店仿品。”

  陈永佳发了一行奸笑表情,“黄太后曾亲自叮嘱让我好好关照她,你想想黄太后是什么势利眼,不是有背景的白富美她会特别关照?”

  另外一个男人兴奋了,“那佳哥赶紧上呀,就算她真不是白富美,估计也是个处,正好玩一玩。”

  沈小斐脸上一阵发热,这么肮脏下流的话,她见所未见。

  陈永佳一阵憨笑,“看她神态举止,应该还是个小姑娘。万一真的白富美,那我就赚大发了。”

  原来每天在聚餐里对她和颜悦色的温和上司,内心想法如此龌龊。沈小斐看得目瞪口呆,凌霄说得对,原来陈永佳果然心术不正。

  她暗暗后悔早上还为他向凌霄求情了。这样的人活该打进地狱,否则不知多少女孩子要遭殃。

  朱迪看她脸色大变,打手势让她看下一张。

  第二张是周五下班前她与陈永佳的私人聊天,看看时间,正是陈永佳在群里要求朱迪周末加班写方案之后。怪不得群里突然一片安静,没人再说话,原来他们俩私聊起来。

  陈永佳对朱迪说,“谢总监周二约我内审方案,你和苗飞下班后立刻加班写稿,不得SAY NO。”

  朱迪发了一通鄙视的表情,冷冷地说,“陈经理,为什么就是我们俩加班?”语气全无平时大家聚餐时的亲切和撒娇。原来他们桌面上的友好和睦都是装出来的,私底下针锋相对。

  陈永佳语气强硬,“我是上司,请遵守我的要求。”

  “小斐主动要求帮忙,叫上她和廖美儿一起讨论,我们进度更快。”

  “小斐没空,也就是对你客气说说。她刚私信约我谈点比较紧要的事。黄总监的叮嘱你还记得?她要求我们对她特别照顾。她现在找我,我能不帮?所以我和她都没有空。”

  陈永佳两边互骗,编出来的谎言巧夺天工。朱迪因此不能贸然找沈小斐核实。

  第三张截图陈永佳和苗飞的对话如出一辙。

  第四张是营销公司的高级客服经理周六与朱迪的聊天,抱怨他们一早交了市场报告,海豚湾项目小组却迟迟不签收。

  这时沈小斐才恍然大悟,原来不是营销服务公司拖到周五才提交报告,他们的市场调查其实一早已经发来,只是被陈永佳故意压到周五才拿给朱迪,好让她周末加班,遂了自己带沈小斐去绿野仙踪的计划。

  不止周五的晚餐是他的精心安排,就连周六和小外甥女去坐大飞龙也是刻意为之。沈小斐想了一下,有点后怕,鸡皮疙瘩都起来。看他迫不及待地冲进公寓要抱自己吻自己,要是真和他去了那么远的山林,也不知道能不能全身而退了。

  她一阵寒意。原来自己就像笼里的小白兔,屠夫陈永佳提着刀一步步走来。

  同是男人,凌霄睡在厅里沙发已经半个月,不仅从不越界极为守礼,还为她做那么多事毫不声张。要不是见到自己带陈永佳上楼大为吃醋,也不知道凌霄什么时候才会告诉她自己默默做了那么多事来。

  外面的世界如此险恶,她突然有点想念凌霄了。不知道他生完气了没有。

  朱迪见她发呆,催她说,“小斐,快继续看。”

  她滑到第五张,是周四晚上朱迪和一个男人的对话,男人虽然抹去了昵称,但语气看得出是陈永佳刚才龌龊群聊里的一员。原来群里有人为钱背叛。

  “朱迪小姐,陈永佳刚才在酒吧里说起,打算明天就练手了。”

  “怎么个练法?”

  “他没告诉我们,就说等他好消息,按他一贯手法,会半追求半强来。”

  “怎么强来法?”朱迪敲出一串捂脸吃惊的表情。

  “强来嘛,你是女人你懂的,他长的样子又不差,如果死缠烂打,霸王硬上,女人多半总会被他的花言巧语和高超技巧搞定。”

  “是不是喝酒之后胡来?”

  “也有可能,他这样搞定过好几个了。不过他说这次的小姑娘很单纯,保管一弄就到手。”

  沈小斐心里呸了一声,暗暗说,“到手才怪。”但是想了一下,如果不是凌霄及时出手,她只怕也难逃他的魔掌,陈永佳会不会霸王硬上弓也未可而知。想着想着,她更加后怕起来。

  那个男人最后对朱迪说,“别忘了你答应的报酬,出卖好兄弟,我要收双倍。”

  她气得发抖,把手机递回给朱迪。这些男盗女娼鸡鸣犬盗的情节,她不想看了,这时候的沈小斐已醍醐灌顶,一下子想通透了各路人马的想法。

  “你周日把这些截图都发给黄总监了?”

  “对,我怕你受到伤害,昨晚左思右想,决定为你出头。”

  沈小斐心里冷笑。她要是真相信朱迪怕她受伤,真是白辜负了她顶尖的商业思考力了。朱迪绝对不知道陈永佳在她公寓里的事,只是临门一脚,跑来邀功而已。如果真是爱护她,就会在周五收到卧底通知说陈永佳要动手的时候举报,周日晚上才找黄梅宇,她沈小斐都不知道被陈永佳蹂躏多少回了。

  朱迪是掐准了时机,等陈永佳已大错酿成,得罪了沈小斐背后的神秘靠山,才做做揭发的动作。这样既能炒掉他,还能卖个人情给神秘靠山,一举两得。她才不在意沈小斐到底有没有被陈永佳骚扰。

  沈小斐看着朱迪美丽的脸,背上一阵冷意。人与人之间到底哪一张笑脸才是真诚的?

  但朱迪始终小看了她的分析能力,她虽然机关算尽,但终究还是被看穿了。

  沈小斐长长透了一口气,转头也对朱迪甜甜一笑,亲热地搂着她的手臂说,“我就知道朱迪待我最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