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16章:先结婚,后恋爱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916 2020-03-08 13:26:32

  简单清理完伤口,凌霄不许她回去上班,要她回公寓好好呆到明天。

  她被他扶进房里,心里扑通乱跳。

  果然,他横蛮地把她抱在怀里,“刚才在车里没有吻成。回到家里必须继续。”他深深地看着沈小斐,还记着刚才在被赶路男人打断的事。

  “凌先生别对小事不饶不依。”她已重回理性,轻轻把他推开。

  “我连海豚湾的股份都不争了,还不能换你一个吻吗?”他沮丧地往床上一躺,双手枕着颈看着她。

  “我又不是你女朋友,不许随便乱吻。”

  “我才不要你做什么女朋友。结婚,懂吗?”他捏捏她的脸蛋,“登记了之后我再慢慢追你。”

  “这是什么歪理。”沈小斐笑出了声,打量着一脸较真的凌霄。

  “我凌霄都拿出婚姻跟你保证了,你就不用怕分手了。”

  沈小斐哑然,还能这样谈感情的事?

  凌霄爬起来问,“我足够帅,足够保护你,足够多财富,哪一点不是理想的结婚对象?你凑和着试试吧?”

  对女人而言,婚姻才是最深情的告白。她哑然失笑,看着凌霄那张俊朗又无赖的脸,竟然有点动摇了。

  沈小斐胡乱吃了点饼干,看书看到深夜,怎么也合不了眼,满脑都是凌霄的脸庞,铺天盖地将她温柔包裹。他此时无疑是真爱自己的,那种爱既不同张鸣天的寡淡冷漠,也不同于陈永佳的夸夸其词,毫不声张,给她撑起穹庐遮挡风雨。

  她说喜欢海豚湾构思的浪漫,他不顾多年的谈判僵局一口答应了低比例股权条件。

  她想看雪国花海的飘雪,他不惜斥巨资临时多加了一场,朱迪每每翻到新闻图片便向往艳羡。

  她想要一份工作,他提供了最好的选择;她的房子需要布置,他挽起衣袖挥汗如雨。

  他不像陈永佳满嘴豪言壮语,甚至带点寡言,可是他每晚准时出现在身边,带她去医院清洗伤口,陪她浇花看星星。

  这样的守护,足够承载婚姻的意义吗?

  她心里温柔地痛起来。

  凌霄在外面已经熟睡。他微微的呼吸声好像一台深深开进心底旋涡的马达。

  沈小斐长叹一口气,终于在微微发白的晨曦里睡了过去。

  闹钟很快响起,凌霄早已换好衬衣准备在门外叫她起来吃早餐。她看到他的一个袖扣处空荡荡,便去取了一直收在钱包里的卡地亚袖扣,让他站好别动,一针一线仔细缝上。

  凌霄有点惊喜,“你在哪里找到的?”

  “1808。”

  “一直藏着?”

  “对,”她抬起头对他顽皮一笑,”坐等另一枚丢下来,凑成一对卖个高价。”

  他心里爱念荡漾,搂着她的腰说,“小斐,你心里是有我的。赶快答应今天和我去登记。登记以后不强迫接吻,不诱拐上床,我用整个万锦集团的产业来保证。这么重的毒誓你总得相信吧?”他对天竖起三个指头,神情恳切。

  “不会像现在这样,动辄就抱着我,推也推不开?”

  他连忙松开搂住她的手,说,“保证不会。”

  沈小斐赶紧洗漱,拿起手袋要往门外走,说,“我今天好多会议。海豚湾的股权模式毫无天理,项目盈利模式比登天还难,方案写了十次谢总监还不满意。”

  “海豚湾你想怎么弄,我都赞成,”凌霄微微笑地看她使着小性子,“当兴趣玩玩就好了,太累的活交一点给廖美儿做,别累着自己。”

  她听到他提起廖美儿,嘀咕了一句,“你对我们小组的人这么熟悉。”转头踏出大门,想了一想,把步子收了回来正经地说,“凌先生,感情归感情,生意归生意。做项目的职员都指望赚点项目分成,海豚湾的谈判条件绝对不能签,要不然公司年年填坑,团队白累一场。”

  “那你说说应该怎样签。”他把手臂抱在胸前,饶有趣味地听她说下去。

  沈小斐说起工作,眼睛顿时闪亮,“政府其实是想把海豚湾做成对标鼓浪屿的项目,万锦集团已把绿野仙踪打造成全国知名的主题乐园,又有鼎峰的成熟开发系统,还有翡翠酒管的大型酒店开发经验,其实是政府部门心里的不二之选。”

  这个判断非常准。凌霄眸光一闪,惊讶地打量起这个心爱的小女人。

  他点点头,“整个海豚湾的开发面积和潜力远大于绿野仙踪,对开发者来说是块肥肉,不容易谈成。”

  她不接话,反问他说,“政府需要海豚湾崛起的最大目的是什么?”

  “希望万锦集团以绿野仙踪的成功经验把海豚湾做起来。两大旅游产品南北呼应,将带动整个南港城的产业结构升级。”

  “所以海豚湾撬动市场越成功,鼎峰就越能接近政府的期望值?”

  “对,然后呢?”凌霄收起了小觑的心,坐在沙发上听她说下去。

  “既然你看中的是房产销售,我们将旅游模块的免费运营时间从3年提升到5年,同时把5年的免费运营的投入预算翻倍。这个总体成本的增加也是有限的,而且并非一次性付清。但我们以此为条件对半占股,就容易多了。”

  这个想法大胆得匪夷所思,凌霄眼前一亮,“前5年的投入都是可见可控的,但未来土地增值的空间不可想象。”

  “凌先生的商业思维真是电光火石,一下子就想到了我一整天的结论。”沈小斐由衷地赞叹,不由得涌起了少女般的倾慕。

  凌霄笑了,“明明就是你的主意,我可不敢邀功。我今天就让方正重启谈判,这下海豚湾彻底都听你的。”

  “那还算听话。”她点头满意。

  他眼里闪光,“你看我全都听你的,你能不能听我一回,陪我去登个记?”

  没想到沈小斐嘻嘻一笑,“海豚湾如果重启谈判,我就更忙啦。一切策划案又要推翻重来,没时间。”她背上挎包,快步走进电梯。

  凌霄大声说,“华扬区婚姻登记处就在第三个街口,不用浪费你很多时间。”

  老电梯缓缓关门,合拢的速度慢得足以让他说完。沈小斐心里又甜又软,坐着这驾白皮铁壳的南瓜车,从云端慢慢落地。

  她一边走一边想着各种不可思议的事,慢慢回到办公室,朱迪她们早已忙成一团。大家合力忙了两小时,顺利完成第一场会议,朱迪手机响了,“好的,我知道了,这就马上通知小组成员。”

  挂了线,朱迪脸色严肃起来,转过头对小组成员说,“刚才谢总监通知海豚湾的股权谈判方向有变,总经办要立刻与投资部、法务部重启谈判,我们的产品规划也要调整。”

  凌霄在商场翻手成云,反手为雨,作风果然又快又狠。沈小斐微微笑着,舒了一口气。

  看着朱迪她们更加忙得穿梭不停,沈小斐怔怔寻思起来。——凌霄今天会用什么看不出痕迹的方法让她再次开不成会?让大楼停电?叫黑客入侵电脑?还是安排朱迪陪谢总监造访相关部门……新的谈判条件激发起大家的激情,每个人都在全力以赴,而她却是暗暗阻碍的一块绊脚石。

  想着凌霄很快要来捣乱,她捂着脸像个灰溜溜的罪人。

  廖美儿察觉到她一反常态,搂着她肩膀安慰起来。

  “新方案让人人振奋,工作狂人沈小斐破天荒情绪低落。所以你是有感情的烦恼了?”

  “精算大师果然厉害。”

  “有个爱自己的人多好。要是有人那么爱我,我绝对就从了。”廖美儿轻轻叹口气,满脸温柔地看着她。

  沈小斐心里诧异,问廖美儿,“你怎么都知道别人很爱我?”

  廖美儿低头一笑,把玩着手里的笔说,“我猜的。”

  “猜得这么准?”

  “别忘了我是哥伦比亚的精算系高材生,精确算命是我专长。”

  沈小斐被逗得哈哈大笑。

  廖美儿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继续说,“其实一个有人深爱着的女人,和我们看起来是不一样的。”

  她的大卷发寂寞而美丽,偷偷对沈小斐纯稚地做了个爱娇的小表情,和平时的高冷判若两人。沈小斐看到她深藏不露的可爱,一下子喜欢上来。

  “那你说我该接受他吗?”沈小斐拉着廖美儿的手问。

  “我虽然没有感情经历,但道理应该都是一样的吧?你问问自己脑里能否挥去他的样子。如果挥不去,那就是爱他了。”

  廖美儿敲敲她的额头,转过身去开始敲电脑,喃喃自语道,“好男人不是到处有噢。”

  沈小斐抱了抱她,转回自己座位上琢磨起来,她的确满脑子都是他了。

  他高挺英俊,深情以待。还有什么理由拒绝这样一个结婚的对象呢?晨曦中的南港城流光溢彩,这样的天气确实适合去登记。

  她走到茶水间拨了凌霄的号码,“凌先生正在费尽心思地想办法捣乱吗?”

  “嗯,我刚准备动手了。”凌霄正惦记得不行,听到她的声音连连附和,无比宠溺。

  “别折腾大家了,我和你去就是。户口本在房间第二个抽屉,麻烦一并取来。”

  沈小斐挂了线,想起写字楼后巷洗衣店里还有未取的长裙,便下楼取了换上,正是他们去看雪国花海的那条薄纱丝裙。

  这边凌霄大叫着跳起来。他的确已寻思好一番周折的安排,让她因公外出。没想到这个小姑娘总是不按常理出牌。

  果然是自己所喜欢的那个失恋失业仍埋头读书的沈小斐。

  他取出抽屉里的户口本冲下楼去,又回别墅里取了身份文件,风驰电挚地来到鼎峰门前。

  她一身长裙,像被风吹起似的走到车子旁,“我想这应该是你喜欢的模样。”

  “是的,从今天起,你就属于我了。”他激动得声音颤抖,拉着她上车去照相馆拍了结婚照。车子堵塞在繁华的路口,他竟然说不出话来,只握着她的手,掌心里微微渗出汗珠。

  来到华扬区的婚姻登记处门口,她的手退缩了,他一把紧紧握住,转过头来为她理好长发,吻她发顶说,“有句诗说得真好,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你很快就成为凌太太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