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20章:他的前任如此魅惑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309 2020-03-09 15:31:20

  原来,八年前枫叶大厦的业主招标,想做一个连锁酒店,这个神秘富豪手里拥有不少大城市核心地段的物业,想找酒管公司把宝石丽大道的旗舰店做起来以后,全国复制。

  当时商务连锁酒店还不是创业方向,应标的只有三个公司,其中一个便是凌霄。另外两个公司实力悬殊,其中一间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名叫荆花酒管,多半会在第一轮就被淘汰。

  赵榷其时忙于筹备第一座宝石丽购物中心,他见这个竞标难度不大,就放手让年轻的凌霄自己操盘尝试。

  那个小公司的法人正是秦霜云。而25岁前的凌霄是个何清华式的豪门公子,每晚在维多利亚的灯红酒绿莺莺燕燕里打发寂寞,一见了脱俗不凡的秦霜云,顿时惊为天人。

  这个哈佛商学院顶尖高材生不仅美丽妩媚,更拥有一流的谈吐和敏捷的反应,穿着香奈儿套装走路带风,不知倾倒多少男人。凌霄自幼跟父亲也见尽无数职场精英和翘楚,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像秦霜云那样让他着迷。

  “像周嘉丽那样?”

  “即使周嘉丽这样极致的女人,在她旁边也黯然无光。”事隔多年,凌霄依然不乏赞美。

  沈小斐看着秦霜云的照片,又看看自己。她已是他的妻子,没有秦霜云的魅惑,也没有周嘉丽的迷人,她再普通不过,如何守得住他?

  凌霄继续说下去。

  那时秦霜云见了他,自然也对这样英俊潇洒、一身贵气的男人大有好感,两人郎才女貌情投意合,像被点了火的草堆般燃烧起来。

  “你知道,我认定了的女人便会全情投入。”他搂着她叹了一口气。

  秦霜云决意要拿下枫叶,年少气盛的凌霄不顾赵榷反对,索性退出了竞标,还助她对抗另外一间应标公司。她的注册资金只有200万,他一打便是5000万到她公户,让她的实缴资本一下子远远抛离竞争对手。

  她没有足够的团队,凌霄抽调了万锦的骨干精英直接进驻秦霜云的荆花,从开发到建筑,从软装到运营,执笔的都是当时圈内数一数二的人物,就连杜可为放在当时也只是总监而已。

  秦霜云喜欢滑雪,他陪她去瑞士;她喜欢购物,他二话不说转战巴黎。他还带她飞去夏威夷的首府檀香山见爸妈和姐姐。他能给的都毫无保留地给了她,那时的凌霄炽热得像一团快要烧尽的火焰。

  而招标结果就像一瓢冷水浇熄了他。秦霜云无需熬夜,从未纸笔,却轻轻松松赢得了枫叶的项目,并且不知用何手段,迅速已开始了第二个城市的复制和投标。而凌霄已经没有利用价值,成了她分手后的前任。

  她说,对他的爱情只是一时错觉,随着竞标完成,她便要走了。

  这时凌霄才知道,秦霜云把女人的温柔魅惑用到了极致,甚至还有所谓的梦幻婚礼。她每夜睡在他怀里,销魂呻吟,鱼水之欢,都是为了赢得竞标。

  “从一开始,她就是在利用我,”他痛苦地回忆,“甚至连不经意的第一眼碰见,都是精心策划的陷阱。她给了我惊艳、爱慕,仅仅是让我退出、给她资金、派出团队。我的爱情像一堆中不了标的废纸,被她放进碎纸机。”

  凌太太在听着自己的男人说着和另一个女人的床笫之欢,有点恍惚起来。是不是因为这样的身份,她需要海量汪涵地笑纳?他那些深情都不属于自己,她甚至和他还没开始任何鱼水之欢,她能如何安慰?

  可是后来的事情比她预计的更糟糕。

  他派驻到荆花的一众精英,被秦霜云以超凡的个人魅力征服,几乎全军收编,成了她的联合创始人出走万锦。留下来只有杜可为、方正寥寥几个。这是他商业帝国里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滑铁卢。与此相比,两个月花在秦霜云身上的5000万和无数珠宝手袋已经不算什么了。

  赵榷曾后悔让他学着独自应标。如果他一路跟进,或许秦霜云根本没机会设下圈套。

  沈小斐不得不佩服,一个野心勃勃的女人的确有着不可想象的管控能力,收拢人心才是她的商业精髓,而床上的工夫只是个人能力中最浅显的皮毛。

  “我从来没想到人性会如此可怕贪婪,”她怔怔地说,“原来人性的贪婪从来不分贵贱贫富,每个层次里都一应俱全。”

  “你终于懂了。秦霜云之于我,陈永佳之于你,都是同一类人。人心险恶不因财富增加而减少。”

  沈小斐想想自己的将来,有点害怕了。

  “你恨她吗?”

  “恨。但我曾经爱过她,不管她对我如何,也都算了。她抢走的人我一个也没劝,我打出的钱也一分没追,八年来这件事只字不提。”

  “我不该这样玻璃心。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她摸着凌霄的胸膛,试图找到当年醉酒时撞断的痕迹。他握着她的手指,压在心脏旁边的肋骨上说,“这里,小斐。”

  她摩挲着那个破碎过的伤口,流下泪来。

  “现在还痛吗?”

  凌霄点点头,幽幽说,“偶尔。”

  “对不起,将来我绝不这样伤害你。”她指尖抖起来。

  “你已是我的妻子了,凌太太。你与任何一个女人都不需要再比较,你是最重要的。”

  她捂住他的唇,“是我误会了。我以为你还爱她。”

  凌霄握着她的手在唇上不放开。

  “小斐,别想太多,这辈子好好和我在一起。”

  她叹了口气,“我心里仍是有一条刺,还没有能力拔得出来。”

  他看看照片里的女人,点了点头,“我明白。”

  她问,“那你还有什么事没对我说清楚的吗?”

  “有,当时打到荆花公司公户上的5000万,原来赵榷找她签了增资协议,我占股49%。现在我仍是秦霜云公司的股东,股份由我姐姐代持代管。”

  她点点头,“也只有凌家大小姐的身份,才能治得了秦霜云。”想了一下,她惋惜起来,“5千万投到2百万的公司里,才换了一半股份,你又做了一桩被感情耽误的亏本生意。”

  “荆花就是现在主板的京华。”

  “啊,是300亿市值的京华控股?”沈小斐这一惊非同小可。这可是酒店版块的龙头股,不仅在国内拥有多个酒店品牌,亚太地区也不少门店。

  沈小斐意味深长地一笑,“5000万就赢得京华股份150亿资产,除了一些无须再提的感情创伤之外,算来就是一个无比成功的天使投资了。这样想想,会不会好受得多?”

  这个如此清奇的思路,凌霄竟然从未想过。

  他呆了一下,哈哈大笑,“小斐,我要把你的原话告诉我姐姐,她一定爱死你了。这下我的一条肋骨就断得还有点价值。”

  “为什么?”

  “我姐只道她亏欠了凌家,恨之入骨,几乎要下追杀令,被爸妈死死劝住。”

  “姐姐好生猛。”

  “我自小就和她一起长大,她看秦霜云既骗了我的钱,又让我一蹶不振,便一直在荆花的董事会里和她较劲。我姐毕业于剑桥大学,自小跟我爸管生意,手段也是很厉害。秦霜云增资她也增资;做点坏账想稀释股份她就找审计进驻;想要引入机构投资者她便在董事会投反对票……反正就是不给她好日子过。”

  凌霄这么一描述,凌家大小姐的泼辣形象顿时如跃纸上。

  他继续说,“现在换个思路想想,毕竟秦霜云给我们赚了150亿,受点小伤也就算了。”

  他冷不防搂住沈小斐,温柔地说,“我爸妈从那时开始就不敢问我感情的事,我和你登记也没告诉他们。今年春节,我带你回去见他们。”

  沈小斐推开他,“我听了你的风流韵事,还没生完气。还有没有其他事瞒我。”

  “还有最后一件。”

  “廖美儿?”

  “你总是冰雪聪明。”

  沈小斐一早已经料到廖美儿是他的人,怪不得廖美儿比她早几天入职,原来是安插在自己身边的间谍。

  她板着脸把他推出睡房。

  “个个都在欺骗我。明天我就找美儿算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