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21章:小间谍,你暴露了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339 2020-03-09 20:16:45

  第二天一早,沈小斐喝了两杯咖啡赶回鼎峰,昨晚被秦霜云的照片打击得哭了一场,精神依然有点萎靡不振。虽然靠着咖啡因强打精神,却还是眼圈浮肿。

  苗飞还没回来,廖美儿散着披肩大卷发走进办公室,如同行走的爱美神。她见到朱迪点点头,高冷无比。嘴角扬了一下,已算微笑。朱迪不敢得罪,是以笑笑回敬。

  沈小斐板着脸等她,余光带着愠色。她心虚地坐下,有点怯场了。

  “小斐主人,我来伏罪。”她撒了个娇,从背后抱着沈小斐用鼻子蹭了蹭她的马尾。这个态度与刚才对朱迪的那个高冷,简直判若两人。

  沈小斐故意把脸扭到一边,“小间谍,你暴露了。”

  “不要生气嘛。凌先生告诉我你知道了。我夹在中间最可怜。”她一副忠犬八公的样子,把爪子趴在她背上着意讨好。显然,凌霄已经和她通气了,她今天回来受死。

  沈小斐噗嗤一声笑起来,“他责怪你演技笨拙了没?”

  “他怎会怪我,只是叫我好好陪着你。”

  沈小斐长长叹一口气,“他就是看准了我喜欢你。”

  她与廖美儿常常独处后,了解到她真正的性格率真可爱,却从心底里喜欢她。虽然她生凌霄的气,但一点儿也不减少对廖美儿的喜欢。

  “那也得要我的确让人喜欢呀。”

  “小间谍暴露了还自我感觉良好。”

  廖美儿灿烂地笑了,“我只是来帮你做最苦工的,整理录音、统计数据……这些又枯燥又辛苦的事,他都舍不得让你做,宁愿牺牲我。”

  沈小斐拉住她搭在自己肩膀上的爪子,捏了一捏,“辛苦忠犬八公了。”

  “客气客气。”

  “他找了个哥伦比亚精算系高材生给我打杂,太大材小用了。难为你愿意。”

  “我愿意呀,从小到大我心里最疼我凌霄哥哥了。”

  “你们从小就认识?原来你说的那个背着你去沙滩捡贝壳的哥哥,就是凌霄?”

  “嗯,我现在长大了,不能当面这样叫他了。在你面前这样称呼,你也不会举报我。”

  她得意洋洋,惹人喜爱。

  “我爸爸是凌家的律师团之一,他刚毕业就开始为凌家工作了。我从小跟着爸爸去凌伯伯家里谈事,大人都在书房里说话,凌霄哥哥带着我溜出去海边捡贝壳。后来凌家资助我们开了律所,这才有了廖大状后来在司法界的叱咤风云。”

  “那为何去哥大读书是你哥哥自助?”

  “我读初中的时候,算起来也快十年前了,爸爸的律所出了点重大问题,被他代理的一个酒店官司卷了进去,不仅破产还进了监狱。是凌家后来助他度过了难关,一直到我考去美国,也是凌霄哥哥供我去的。”

  “看来他是好人。”

  “何止好人,他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哥哥。”

  沈小斐微微感动,“那你不喜欢他吗?”

  “喜欢、喜欢、超级喜欢,如果他是我亲哥哥就好了。”

  “我问的是男女之间的喜欢呀。”

  廖美儿跳起来眯眼指着她笑,“嫂子别设陷阱,我不会中计。他虽然好,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那小姑子你喜欢什么类型?”

  她脱口而出,俨然已是凌太太的口吻。幸亏廖美儿率真烂漫,完全没听出端倪。

  “凌霄哥哥太果断杀伐了,你没看过他在商界的手腕,彪悍雷厉,我怕怕。我喜欢忧郁不羁的,就是像大为雕像那样。”

  “好吧,他的确没空忧郁。”沈小斐又噗嗤地笑了,“以后我帮你留意一些忧郁的青年才俊。”

  “也不能太忧郁,有个样子就行了。”廖美儿连忙纠正。

  沈小斐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掐了掐她水嫩的脸,“你呀,怎么这么让人喜欢。以后爱上你的男人一定把你宠上天了。”

  “我在鼎峰的苦海里,每天祈祷有个男人把我拯救出去不用写方案。”

  “很快会结束了。你知道凌先生和我多少事?”

  “他什么也没告诉我呀,就是说你是我未来嫂子,让我来帮你干点脏活累活,有人欺负你就马上告诉他。至于其他麻烦,他自会解决的。”

  “怪不得你对陈永佳和朱迪没好脸色,甚至对黄梅宇也不客气。”

  “黄梅宇也是老狐狸。”廖美儿提起旁人,脸上又不屑一顾。高冷女神瞬间回归。

  “对了嫂子,你是如何发现的,凌霄哥哥说我一早已经被你看穿了。呜呜呜,请赐告一下我的破绽。”廖美儿一脸哭腔。

  沈小斐摸着她海藻一样的长发,怜爱地说,“你没有破绽。是怪我太聪明。”

  “小斐主人快讲解一下解题思路,好歹我两个月来整理了无数会议纪要……”她不堪回首,“要不是为了照顾你,我哪用做这些非人工作。”

  她心疼地摸摸廖美儿脑袋。廖美儿出身富贵家庭,顶级学府毕业,专业也不对口,无需从这些苦孩子基层做起。

  “那你听好了。”

  “坐等小斐的强大推理演绎。”她眼里闪出兴奋的光芒,完全就是一个心无城府小孩子。

  “第一,你连面对朱迪陈永佳谢经理都冷若冰霜,人家小小助理唯恐得罪上司,你要不是他的人,哪敢如此张狂。”

  “小斐说得对,我身为间谍,是该收敛。”廖美儿点头和应,想了一下忍不住补充说,“但我就是不爱看他们争来斗去的假脸。”

  “第二,你小组聚餐的时候从不说话,更是滴酒不沾。但他们不在场的时候,就像换了个人似的露出了完全不同的性情,不仅陪我喝香槟红酒,还扎起松鼠尾巴又唱又跳。我知道你是真心对我好,只有是他的人才会和他一样爱我。”

  “也对也对。总算听到你说知道我真心待你好,不枉我辛苦了几个月。”

  沈小斐又好气又好笑,继续说下去。

  “第三,办公室里人人忙着献媚上级,朱迪拉拢谢总监,谢总监渴望到方总那里朝圣,唯独你从不想往上爬的事,整天就是无怨无悔地帮我打杂,毫无怨言。这些也是他安排的风格。”

  “你也知道他这样周到。”廖美儿嘀咕了一句。

  “别护着自己老板了,还有第四,要不要听下去?”

  “要的。”

  “第四,也是最重要的,尽管你掩饰得很好,可是当你一提起我的感情事,总是说得又准又透彻。你羡慕地说“有个爱自己的人多好”的时候,那一脸替我可惜的神情,已经开始暴露。后来你说我对爱情过于躲闪,更是一语中的。但你忘了我从来没对你提起过我的事,你如何知道得这么清楚?你该演得糊里糊涂、什么也不知道才对。”

  廖美儿一拍大腿,恍然大悟。

  “哎呀,剧本的人物内心戏没理解透,露出了马脚。”她顿了顿,这才正式介绍自己,“亲爱的沈小姐,现在正式自我介绍,我是凌先生办公室的董事助理。毕业回国我就跟着娉婷姐了,她是凌先生的首席助理,有一整个团队。听说你选了鼎峰来上班,他就把我调出来当卧底协助你。”

  沈小斐笑笑推开她,“这么蹩脚的卧底,我才不要呢。”

  “总体上可圈可点呀,你看我堂堂顶级学府的海归精英,熬了几个月的打杂,全无脾气。”廖美儿甜甜一笑。

  沈小斐要被她气哭了,这卧底暴露了身份竟然还如此在理。

  廖美儿掐了掐她鼻子,“我的姑奶奶,你什么时候才肯和他好好的?”

  沈小斐低下头,想到昨晚暴雨里发生的事,以及秦霜云曾和他缠绵的种种片段,不知道如何回答眼前纯挚率真的廖美儿。

  廖美儿自然不知道他们俩昨晚发生了什么事,见沈小斐低头不语,拉着她的手温柔地问,“还在生我的气吗?”

  沈小斐五味杂陈,不知道如何回公寓面对他的旧事,突然灵光一闪,“想我不生气也可以,今晚开始我搬去你处住。”

  “什么?”廖美儿整个从电脑椅弹起。

  她们聊了这么久,早已引起了朱迪的注意。廖美儿这一弹起,更是惊动了她。朱迪不动声色,在经理格子那里遥遥对廖美儿深深一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廖美儿压低声音说,“我多了个伴肯定开心,但是不知道他同意不。”

  “他当然不会阻拦。只要你不嫌弃我就可以了。”

  廖美儿长长叹了一口气,心疼地说,“你总是这么折腾他。我会心疼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