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25章:老板娘要横空出世了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776 2020-03-11 01:01:35

  保持现状就得对身份保密,沈小斐想陪他吃顿饭也只能去远郊的私厨。楼下司机已在等候,这次是凌霄送她去医院取出碎片的那一辆。隔了这么久,她已经能一下子认出车头的阿斯顿马丁车标。

  得益于朱迪常拿说起娱乐圈头条和名车博主的文章,她已渐渐知道各个名车的价值。凌霄的阿斯顿马丁Lagonda Taraf型号国内只有几十台,价值千万。朱迪并不喜欢这个牌子的老干部外形,她大概深受廖美儿的影响,向往成为开着保时捷的白富美。

  “平时那辆奔驰呢?”

  “那是老曹的车。他收入也不低,对车很讲究。我借来开开也无妨。”

  沈小斐坐在宽敞的车子里,长长叹一口气。他凑过来心花怒放地吻了她一下,全没在意她在想什么。

  隐秘的私厨坐落在远郊,是一座全封闭私人院落,环境一流,四周静悄悄,只有远处竹林被秋风吹得沙沙作响。因为他们要来,珍妮花已包下全场。

  知道私厨的位置非常偏僻,曹盖华特意多带了几名保镖,开了两辆保姆车一前一后护着凌霄的车子。走入院子后,老曹立刻带着一众伙计团团守住院落的四周。

  荒山野岭,安保的功夫特别多。她心里抱歉,冲着老曹内疚地笑了一下。曹盖华英姿飒爽地站在庭院出入口,常年的兵旅训练让他腰背挺得极直,散发着微微的光芒。

  端上的菜品摆盘精巧,但她饿了一路,还颠簸了一个小时,倒也没吃出什么特别的美味,还不如翡翠假日顶层的自助餐来得亲切。

  “以后我们都要来这地方吃饭吗?”

  “嗯。”

  “为什么要这么远。”她沮丧地靠在椅背上。

  “因为凌太太还不想公开身份,要保持现状。”

  唔,好像的确是这样。沈小斐想想他的身份,自己好像已体验到“欲戴皇冠,必承其重”的真谛了。

  “只是这样和偷情有什么区别。”她叹了一口气。

  吃完饭两人在庭院外散步,市郊的竹林溪涧的确清幽,四野一个人影也没有,曹盖华远远地守在小径入口。凌霄在静谧的溪边抱住她,放肆地拥吻到月上中天。沈小斐被他又疼又哄,这才忘记了刚才的郁闷。

  第二天,她依然怀着保持现状的决心,抱着沉重的文件盒第一个回到公司,想趁着无人,用碎纸机把翡翠股份的转赠协议和公证碎掉。

  她远远看到行政人事部的总监房亮着灯。黄梅宇这么早回来做什么?

  她蹑手蹑脚走过去,抱着文件靠在总监办公室墙边,听见黄梅宇清甜的声音带着娇嗔,“老贺,集团一直派人来鼎峰监视,你怎么不一早通知我。”

  一把男人的声音压呵呵一笑,竟是安保部总监贺世锦!

  鼎峰的人事部与安保部向来没有交集,他们两人一早回来窃窃私语,真是有点出奇。沈小斐不禁止住脚步。

  黄梅宇切换成柔美动听的甜腻模式,“不会是要清查摸底吧?”她虽说边说边咯咯地笑,但掩饰不住心底里的紧张。安保部不知进驻了什么来头的人,呆了几个月,她竟然全不知情。昨天问了集团里的眼线,谁也不知这些人什么来历,难怪她大感不安。

  “黄总监,那不是审计中心的人。”贺世锦安慰她。“只不过方总出了保密协议给我,所以我不能主动告诉你。现在你一早把我叫回来问话,我才能说这么一点信息。”

  “老贺,我千辛万苦亲手招你回来,关上门就是自己人,有什么不能说的。”

  沈小斐听得心里暗暗好笑,整个公司都差不多是黄梅宇招进来的,都是自己人还要签保密协议干什么。

  只听得黄梅宇继续娇笑,“你是侦察兵出身,眼睛功夫厉害,腿上功夫了得,可是就不懂办公室文化的门路。上面安插了亲信下来,证明对我们的工作有所怀疑。”

  贺世锦回答说,“我自然感谢黄总监给我这份优差。但我贺世锦日常工作尽忠职守,问心无愧,上面要查也是干干净净的。没什么好害怕。”

  沈小斐不禁对这从没接触过的贺世锦刮目相看起来。这时,黄梅宇清脆的甜笑声响起,“我知道老贺品行一流。但我是鼎峰人事总监,对外来人员也得管理妥善呀。连他们是谁也不知道,还怎么管好人事了?”

  贺世锦是特种侦察兵出身,管理安保兄弟绝对一流,可是对付这些办公室笑面虎完全没有经验。他显然性格耿直纯厚,被黄梅宇一施计就中计。“那也是,对黄总我不能招呼都不打一声。他们不是审计中心的人,只是高层的保镖,你放心好了。”

  “保镖?”黄梅宇低声惊叫起来,“谁的保镖?”

  “和我没关系的事,我也没追查。保镖八九不离是保护女人吧,男人哪用这么大阵仗。”贺世锦微微一笑,好像这是天经地义的任务。

  “会是哪个女员工呢?”黄梅宇自言自语,立刻从保安部想到行政部,再到项目部、策划部、工程部、开发部……逐个回忆着最近入职的新人。

  “会不会是那个廖美儿?”贺世锦这次倒聪明起来了,“她开着保时捷来做个小助理,一看就不太合常理。”

  “我看倒未必,廖美儿家境殷实,普通的富贵人家也不会看得上。我看,那个沈小斐似乎更像,”黄梅宇寻思起来,“她刚来没多久,她的直属上司陈永佳就因为想非礼她,被方总干掉了。方总为了不让其他员工知道,还叮嘱我务必轻手处理他的解雇公告。”

  她想了一下,越加确信自己的推断了,“沈小斐的面试,是方总直接发来的简历,只有我看过。她还主动告诉我是孤儿院长大,跟方总就更没有亲戚关系了。八成就是方总的小三。”

  “方总不是有太太的吗?”

  “有太太就不能照顾其他女人吗?”

  “你意思是,……沈小斐是方总的情妇?”贺世锦果然忠厚老实,被黄梅宇三两下引出了她想听的结论。

  沈小斐差点没一口血吐出来,又气又好笑。要是方总找了这样一个灰头灰脑的情妇,不得给气死了。

  贺世锦话音刚落,黄梅宇笑得花枝乱颤,“老贺,这可是你说的,我没说哦。”她话锋一转,继续分析说,“也只有你这个推论,才能全部解释得通。方总的眼光……啧啧,怎么会看上沈小斐。”

  沈小斐嘟起嘴,心想,“我再差又怎样,还不是一样嫁出去了?”接下来大概就要对她相貌气质评头论足,她想讪讪地走开,省的自取其辱。

  可是贺世锦却替沈小斐说好话,“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小沈正正经经的大学生,不可能是情妇。”

  “老贺,那你说说看,要不是沈小斐是方总的情妇,她孤儿院出身的人方总怎么可能推荐?她能有什么人脉?我敢保证她写一辈子方案也混不出个人样。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手段搭上方总,山鸡一下子变了凤凰。要不是看在方总的脸面,鬼才用她。”

  这些话听得沈小斐目瞪口呆。这还是她印象里最亲近的知心大姐姐黄梅宇吗?她甚至还是因为面试喜欢这位耐心聆听的高管,才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鼎峰。

  贺世锦朗声说,“孤儿院也不是什么罪过,不能因为她出身孤苦就给她安这么个小三的名堂。沈小斐已经够可怜了。”

  黄梅宇微微哼了一句,表示不认同。

  贺世锦显然没办法跟黄梅宇说到一处去。她后面的话越来越难听,都是些“不知跟多少个男人好过”、“卖笑上位”之类的恶毒揣测,贺世锦沉默了一阵没答话,最后呼地站起来说,“黄总监,女人之间的猜测我不参与。还有什么事吗?”

  黄梅宇连忙拉着他温柔地哄道,“好好好,我不说,老贺再坐一下,我们聊点别的。”

  沈小斐一肚子气,摩挲着无名指上的皇冠婚戒压住怒火。

  她向来最珍惜自己的羽翼,别说她绝不会做情妇,就连和张鸣天名正言顺地相恋一年,她也还守身如玉。现在黄梅宇在她背后左一句情妇、右一句小三,难听至极。

  她直骂自己遇人不淑,抱起文件盒转身走出鼎峰。曹盖华刚刚才在贺世锦旁边的玻璃房里坐下,隔着玻璃看到她抱着文件走到里间十分钟,就气呼呼地走出来,连忙带人追了上去。

  沈小斐在大街上怒冲冲地走着,突然往回跑到曹盖华旁边并肩站着,问,“老曹,我像是情妇吗?”

  曹盖华见她破天荒生这么大的气,不知如何接话,“凌太太还没公开身份,外面的闲杂人等不知道真实情况而已。”

  沈小斐想着黄梅宇人前一套,人后一套,满嘴下三滥的诋毁,心里抓狂不已,怒道,“还是你们凌先生跪着求我嫁的。”

  他讪讪地说,“对对对,凌太太不用理会小人乱说话。以后大家知道后,嘴巴就学乖了。”

  沈小斐回到公寓还是气得不轻,一把抢过凌霄手里的咖啡,仰起头咕噜喝光,怪叫了一声。

  凌霄差点没把喝进嘴的咖啡喷出来。

  “小斐,谁惹你这么生气了?我凌霄的太太都敢得罪,她活腻了。”他赶紧放下杯子抱着她的腰,又吻又哄起来。

  “我不要保持什么狗屁现状上下班,也不要吃顿饭跟偷情一样。你赶紧给我发声明,告诉大家沈小斐不是小三,是你凌霄的正牌妻子!你说的转赠协议,我现在马上签了。”

  “凌太太愿意公开,自然是最好的。”凌霄笑吟吟低头看着她张牙舞爪,忍不住又吻了下去。

  “快问我为什么这么生气?”

  “偏不,我要先欣赏一下凌太太难得生气的可爱样子。”他忍不住越吻越深。她每个新鲜的模样都让他心动。

  沈小斐捶他胸口气得更厉害了,“黄梅宇竟然背后说我是方正的情妇,说的话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这么无聊?”

  沈小斐推开他,蹲在茶几上翻开文件,一页页翻着签名,把空白签名栏全部涂上了气呼呼的鬼画符。

  “好了,凌大老板,请你向集团全体员工发出公告,我沈小斐就是凌太太,持有四成翡翠股份,是正牌老板娘。”

  “求之不得我可以官宣了。”

  “尤其要重点抄送给鼎峰全部高层,强调我不是方总的小三。”

  凌霄笑嘻嘻地点头,一脸无赖地问,“要按凌太太的原话发出去吗?”

  “一字也不能差。”她抿着嘴笑了起来。他就是这么个霸道的大男人,她被气成这样还笑嘻嘻地火上浇油。

  凌霄把她搂紧怀里,这时才笑吟吟说,“公开了,就没这些烦恼了。你是我的妻子,迟早要走进我的世界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