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26章:凌先生官宣天下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778 2020-03-12 00:46:59

  沈小斐极为不愿再见到黄梅宇,她已打算待凌霄公布关系后便离开鼎峰。南港城十里繁华,总不可能全是凌霄的天下,她不信找不到万锦集团以外的工作。

  她勉为其难地又回到办公室,心里打定主意这绝对是她最后一天以员工身份回来。

  做了自然卷的长发美人廖美儿,正坐在电脑前脸无表情地敲键盘,显得高傲冷漠。与她在南城家里扎着松鼠尾巴蹦蹦跳跳的样子反差实在太大,沈小斐忍不住捂嘴笑出声来。

  廖美儿听到她声音,连忙从电脑椅里蹦起来,拉着她的手低声问,“我的好嫂子,他怎么样了?”

  “已经痊愈了,好得很。”她想到他病愈时与自己的温存旖旎,不禁满脸绯红。

  廖美儿长长舒了一口气,没有看到她羞红的表情。

  朱迪几天没见沈小斐,这时也施施然走来打招呼。她把卷发换成了清水出尘的造型,穿上了不到膝盖的短套裙,沈小斐心中奇怪,朱迪一向极爱惜职场形象,用心打造甜美亲和的管理人员形象,怎么才几天没见就变得这么妩媚?

  一个女人改头换面风格迥异,多半是为了男人的爱好。沈小斐看着自己的戒指,忽然觉得经历了昨天的男欢女爱之后,突然对世事有点开窍了。——朱迪大概是恋爱了吧。

  来到四人格子里,朱迪勾她手臂闲聊。廖美儿收起了刚才在沈小斐面前的孩子气,对着朱迪嘴角扬起一个不冷不热的微笑,她是真心不愿意看朱迪的献媚,扬扬下巴算是打了招呼,拿起杯子去茶水间了。

  这孩子的高冷形象,原来就是这么来的。沈小斐心里不禁莞尔。

  “小斐,万锦集团快要有老板娘了,你知不知道情况?”她显然与黄梅宇的判断略有不同,似乎不认为沈小斐是GM方总的情妇,便来聊天打听。

  沈小斐惊讶于她消息的灵通,一边笑着问,“朱迪姐听谁说的?”一边不着痕迹地把戴着梵蒂亚小皇冠的右手放到背后。

  “采购中心的线眼说,大半个月前看到了欧洲梵蒂亚总部派来的全球VIP品牌经理,是大老板的私人秘书珍妮花亲自接待的。”

  “可能是商业管理公司那边在招主力店。”沈小斐淡淡地回答,心里却由衷佩服办公室里女人们法力无边的注意力。

  “商业地产对接商户,只能由招商部对接资源,从职能架构和合规的角度说,其他部门没有权限,也不允许越界。”

  沈小斐由衷地点点头,朱迪不禁项目策划能力一流,连办公室文化也研究得无比透彻,以后绝对不是池中物。

  “万锦集团职能分工得非常清晰,采购中心就是专门买买买,从土地的招拍挂,到各类公司的收购和并购。现在和梵蒂亚接触,如果不是老板要斥资收购梵蒂亚,就是让珍妮花小姐帮他订钻戒了。”朱迪露出深深的梨涡,眼里闪出艳羡的光。

  “也可能是赵总裁好事近?”沈小斐偷偷祸水东引。

  没想到在朱迪面前,这点雕虫小技一下子就破功了。

  “小斐真是毫不理会工作以外的八卦,赵总孩子在英国都快升中学了。”

  “那方总呢?”她继续苍白地徒劳。

  “怎么可能,方总……公司里知道他离婚的不多,你绝对不能对其他人说,他最近才交了新女友。”她喜形于色,笑吟吟地走回自己格子里。

  沈小斐对朱迪这逆天的小道消息收集能力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按说他们只是下面一个项目的策划小组成员,职位远远看不到方总赵总的肩背,她想也没想过能打听得这么详细精确。

  她却无心钻研这些旁门外道,低头看看无名指上的梵蒂亚,只知道自己再也不可能呆在鼎峰了。

  廖美儿见朱迪走了,才施施然回到座位,正想问她为什么叹气,沈小斐把右手放在她手心里,微微扬开五指。廖美儿低头一看,差点尖叫起来,不顾脚下踩着钻带细跟的恨天高,又惊又喜地蹦起来,“嫂子同意哥哥官宣了!”廖美儿对凌霄真的事真心实意地爱护。

  沈小斐一阵感动,“美儿,”她按住还在蹦跳的廖美儿,正色地说,“我今天把资料都交给你,明天就不回来了。过几天你也交接好就回娉婷的办公室去。整理录音的苦日子要结束了。”

  廖美儿一听,红了眼睛,欢喜地点点头。这个基层职位对她堂堂哥大顶尖学科高材生来说,真的是炼狱。

  她抚摸着廖美儿柔滑如丝的长发说,“大家都真心爱他,是他的福气。”

  原来相爱是这样美好。她第一次懂了。黎明前的黑暗纵然漫长,她也悠然等候下班时间一到就静静离开。桌面上的私人物品,等自己适应了新的身份再回来取吧。

  堂堂集团董事长太太,就任性这一回。

  累了一天,她推开门软软地瘫坐在沙发上,鞋也没脱。凌霄从房间里走出来,原来他早了一步回到,还穿着回集团开会的衬衣西装,在霞色里泛着考究精致的光,衬得他的眉宇更加好看。

  “很累?”他坐到她身旁,弯腰给她脱下高跟鞋,把她脚踝放在自己腿上揉着。

  她点点头,“鼎峰电脑里的资料,我已交接了给美儿,”她不敢说自己想另外出去找工作的打算,装得一本正经地守,“海豚湾的项目我已贡献了股权新方案,后续听听就好,你要随时向我报告。”

  又来了,又是让他喜欢得想搓圆揉碎的顽皮样子,他一把搂她进怀里,“凌太太喜欢的项目,我一定尽心去跟进。明天娉婷就发出官宣。”

  “正好,我明天不回去。”

  凌霄宠溺地在她耳边问,“不回就不回,做点自己喜欢的事就好。”

  “我想去北京见冯青青,但你一定不许。”

  凌霄差点跳起来,“你知道就好,哪有女人刚新婚燕尔就把丈夫丢下。何况你是万锦集团的老板娘,离开丈夫一步也会造成市场波动。”

  “为什么?”这么夸张倒是超出她想象范围,“我又不签署集团里的合同。”

  “是因为你把丈夫独自留在家,万一他心情不佳炒掉几个公司高管,项目就塌了。”

  原来他又胡闹,沈小斐被哄得捂嘴偷笑,靠在他胸前说,“那我邀请青青大人来南港城款待一下?我好久没见她了,本来约定了租下公寓就让她过来滚床单,没想到你硬是住到厅里去了。”

  凌霄这才放心下来,“邀请冯青青来自然是最好的。我让她住进翡翠最好的总统套房里。”

  沈小斐环视了一下局促的小公寓,他睡在厅里自然不方便招待冯青青;但要他睡进房里……那更是万万不能。她只好点头答应,脸上绯红一片。

  凌霄知道她在顾虑什么害羞的事,挑她下巴端详起来。他最抵抗不了她这个样子,邪魅地笑道,“凌太太,我一整天想的都是你昨天的样子。”

  沈小斐羞红了脸,钻进他怀里。两人就像所有新婚燕尔的男女一样,又交织在一起享受着浓情似水。

  夜已渐深,沈小斐倦极躺在他怀里。这头精力旺盛的野兽终于中场休息。她看着窗外桂花枝上挂着的月,眼睛湿润,人生的夜里就这样陡然变成了两个人的满足。

  她伸手摩挲茶几上的手机。闭着眼的凌霄马上把蚕丝被盖住她赤裸的手臂,在她耳边说,“别冷到胳膊了。”

  她回头吻了一下,说,“我要赶在出公告前告诉冯青青自己结婚。待会我说点话你乖乖不许出声。”

  凌霄“唔”地答应了,贴着她的颈项继续闭眼睡。

  电话铃声的音乐响了好久,传来冯青青的笑声,“小斐,自从你上次聊了一下开分公司的事以后,你就很少找我了,工作忙坏了吧。”

  “青青。”她声音疲倦沙哑,好像躲进山洞躲避狂风骤雨的小动物探头出来,又怯又温柔。凌霄忍不住轻轻亲了她一下,贴着她颈项听她说话。

  “那个看星星的男人还在追你吗?有大事发生?”

  “有大事也是好事。”

  “快说快说。”

  “青青,我嫁给他了。”

  冯青青惊呼起来,“哗,太好了,这么突然的消息我一时消化不了。”说着便哽咽起来。

  电话里传来冯青青拿纸巾的声音。沈小斐知道她哭了,“还记得我们小时候最爱的那首歌吗,歌词里的生活就是我们现在的样子。他带我找到了天堂。”

  凌霄心里一动,他第一次听着女孩子之间的亲昵诉说,不由得把妻子搂得更紧了。刚才冯青青的铃声是港台老歌《最浪漫的事》,他记得歌词。

  冯青青说不出话了,脑里想起的都是幼年和沈小斐一起憧憬未来的情景,她们偷偷坐在树梢,爬上屋檐,互相鼓励着走过最艰难孤独的岁月,不知道以后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子。

  “那个带你找到天堂的男人是什么人?”

  “是万锦集团的主席。”沈小斐怯怯地转入正题。冯青青身在旅游业对酒店动态最为了解,明天凌霄就官宣了,她想继续隐瞒也不行。

  “啊,翡翠的集团公司万锦?”不可思议。

  “对。”

  “原来变成了万锦的老板娘!”

  “你什么时候有空来南港城玩几天,我让你见见他。”沈小斐抚摸着凌霄从背后搂着她的手,紧紧握住。

  冯青青看着桌面上她们俩的合照,脑里电光火石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不由得嘴角一笑。她想也不想,说,“那我明天飞过来。”

  她京城旅游业的小地头蛇冯青青,手里多的是说走就走的机票。

  挂了线,沈小斐怔怔出神,“凌霄,她明天就来了……”

  凌霄才不管冯青青几时到来,他只想着现在又点燃了的火焰,吻着她呢喃说,“来就来,中场休息结束。我要继续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