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30章:再回鼎峰已是老板娘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3151 2020-03-16 01:36:12

  送别的这天,陪冯青青在翡翠顶楼吃自助早餐时,沈小斐手机响了。

  “亲爱的嫂子,今天是我在苦海的最后一天啦。”声音悦耳可娇,是几天没见的廖美儿,那个阳光少女兴奋地低声欢呼,不知道她漂亮的眼睛这时弯成了什么模样。

  沈小斐笑了起来,为免凌霄听到,捂着电话走去电梯口的窗边,“这几个月真是辛苦廖小姐的照顾。”

  “嫂子客气。但我不回娉婷姐的办公室了。”

  “你辞职不做董助?”沈小斐一听,顿时又惊讶又失落。

  “我的确不做凌先生的董助了。”她电话里神秘一笑,“因为凌先生吩咐我做董事长夫人的助理,还配了一个独立办公室。”

  怪不得她这么兴高采烈。沈小斐傻了眼,“别开玩笑,我都下岗了,哪请得起哥伦比亚大学精算高材生。”

  “我可不管,反正有人支我工资。你的起居、出行、工作、文件合同会议,以后全是我来助你。说嘛,高兴不?”廖美儿雀跃兴奋,哪有陈永佳那段日子里一副冰山美人的样子?

  “高兴高兴。”沈小斐也不拂凌霄的意,反正她喜欢廖美儿。

  自从早前在公寓随口建议了海豚湾的股权新方案,凌霄已看到另一个聪慧的沈小斐。她像是一块极有灵性的璞玉,向他泛出柔和的光芒。他想让这块璞玉变得熠熠生辉,那绝非只是奢华的购物用餐就能打造。廖美儿天性纯挚,真工作起来却自带学霸级的能力,刚入职几天朱迪已叹为观止。当初凌霄选中她做助理,也是想和娉婷成为他私下跟进公司管理的左右臂。

  现在安排她和小斐一起,最合适不过。

  “美儿,黄梅宇她们是不是对你换了副脸?”她料想自己的桌面物品也没人敢动,但不知几盆小多肉枯叶了没有,心心念念想回去一次做个完美谢幕。

  “还好。她们一腔热情,却碍于我一向拒人千里的人设。”

  沈小斐不由得哈哈笑出声来。过去几个月委屈了这个阳光少女,硬生生把叽叽喳喳的自己变成了冰美人,确实煎熬。

  她突然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

  “亲爱的美儿,你下午离场的时候,我来接你。”

  “你就是想趁我在场给你壮胆谢幕。”廖美儿嘻嘻一笑说中她的心事,“但我最乐意。真期待看到黄梅宇她们的脸色。”

  “既然你第一天当我助理,那试用的任务是向黄梅宇女士提前打个招呼,说下班前我会到鼎峰。要是说不好,乖乖回娉婷办公室。”

  “还要试用,转正工资要发双倍。”

  沈小斐笑吟吟回到凌霄身边,他正和冯青青说起旅行社的生意经,冯青青低头呷着咖啡回应。凌霄伸出手臂把她搂进怀里,假装吃醋地轻声说,“和谁说电话,那么高兴。”沈小斐看见冯青青似笑非笑,脸上一红,想推开他,却挣脱不了,只好被他搂得紧紧靠在身边。

  “当然是和你给我安排的新助理。”她也装出气鼓鼓,刮了一下他鼻子,“事先也不和我商量。”

  “要是你拒绝了,我也不好逆你意,会伤了美儿的幼小心灵。”

  也是。沈小斐想想自己的驴脾气,不由得笑笑低下了头。之前竟然还曾想着偷偷另找工作,现在身后已明目张胆地站着保镖,短短几天的生活翻天覆地。

  “傻瓜,趁热吃点松饼。”他把侍应新端上的一客松饼分成两份,放了一些在冯青青的瓷碟里,另一半放在沈小斐面前,为她切成小块。

  沈小斐抬起头,看到身边这个男人无限宠溺的眼睛,在晨光里明亮深邃。

  吃过早餐,凌霄回了万锦总部,剩下她们两人回到房间依依惜别,沈小斐送她到机场,一直牵着手送到入闸口,才依依不舍地告别。冯青青的背影依然是高挑出众,修身一字领长裙从背后看别样的玲珑摇曳,沈小斐走远了仍不住回头,远远看到她停下步子接电话,听电话侧脸在长发的掩映里像一朵冷冽百合,美得足以让人不顾一切。

  冯青青拿着电话回头四周张望,一眼看到了还在痴痴目送她的沈小斐,脸色顿时由冷转晴,笑笑挥手让她回去,然后转过身去头也不回地走进候机楼。

  沈小斐漫无目的地穿过诺大的出发大厅,后面一个急匆匆赶上来的男人不小心撞在她手臂上。

  男人连忙道歉。他四十出头,高而且健硕,穿着讲究的POLO衫,戴一副金丝眼镜。

  沈小斐暗暗吃了一惊,这人好脸熟!但她一时怎么也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只好狐疑地对他摆摆手说,“没事。”

  回到市区,天边的乌云渐渐聚拢。时间尚早,离廖美儿的最后一天鼎峰生涯还有一个小时,沈小斐索性坐在翡翠大堂的沙发里发呆。冯青青一走,她心里顿时空荡荡,刚熟悉起来的婚后生活好像又一下子陌生起来。

  四个月前初到南港城那天傍晚,凌霄给她递上纸巾说,“丢掉负心人也算是好事,重新找一个就是了。”到了今天,原来重新找的,正是第一天就守在酒店等她睡醒看一空繁星的那个人。

  沈小斐惊诧地发现,再想起当时的情景,从前旧事已像退潮一样远去,温暖宁静取代了那晚尖锐的刺痛。原来一个深爱自己的男人真的能像熨斗,用柔情抚平了她的坑洼。

  在他的余生里,那个熨帖出淡然生活的熨斗会是她吗?

  没多久,对面沙发坐下两人,听称呼是翡翠的客房销售经理和宴会厅销售主管。

  “董事长夫妇这几天住在总统套房里,你知道吗?”

  “客房部的事你不说,我们宴会厅怎么会知。光哥,你见过我们老板娘吗?”

  沈小斐喝着的咖啡差点洒了出来。又是背后讨论自己。

  “唉,我哪有这个机会。都是杜总安排亲信专门伺候。小龚,你说老板娘是哪路神仙,连我们做销售的也没听到消息。”光哥悠悠叹气。

  “光哥,鼎峰那边的人说了,是海豚湾项目组的一个小姑娘,连鼎峰黄总都不知道集团老板娘微服私巡。”

  “要不是前几天大老板突然高调发出内部公告,真是完全没人想到啊。一下子就送出四成的翡翠股份,这个礼物够吓人。”

  “反正我对老板娘佩服得五体投地,”小龚由衷地赞叹起来,“她一定是个神仙一样的人物。”

  ……

  这次,她在别人背后的议论里,终于听不到“小三”的字眼。取而代之,她成了大家毕恭毕敬的老板娘。那天黄梅宇背着她恶毒不堪地羞辱,总算彻底挥去。

  沈小斐笑笑,如释重负。虽然这是一出偶像剧场的情节,但她就是胜在了好运气,坐在了同一个石阶里。

  她电话响起,是戴德的声音,“凌太太,车子已在正门等候。”

  “好。”她放下杯子站起,对面的二人还在热议。她突然来了恶作剧的兴致,经过他们的沙发时拍了拍那个“对她佩服得五体投”的小龚,笑如春花般说,“谢谢龚主管的夸奖,我就是沈小斐。”说完大走向门外,戴德快步走过去为她打开了阿斯顿马丁的车门。

  两个翡翠酒店的职员看着她坐上大老板的车子扬长而去,相视了一下,惊得目瞪口呆。

  沈小斐在车里却乐得捂着嘴笑。如果冯青青在,一定和自己拍手大笑。

  想到待会就要回鼎峰,她深深吸了一口。下车走出去,她再也不是项目组的傻白甜小职员,她的每句措辞都代表着凌霄的颜面。

  大堂的前台秘书已经坐立不安地等待沈小斐的到来,抬头一看,前面款款走来一个微笑端庄的女子,不是新晋老板娘是谁?保镖从后面的另一部商务车上下来,迅速跟上了女主人,在身后保持十米距离。

  前台秘书连忙迎上去,依足礼仪规范点头鞠躬说,“凌太太……”

  沈小斐拍拍她手臂,“诗韵,和以前一样叫我小斐就好。”

  两边埋头忙碌的同事看到沈小斐走进来,争相恐后地站起来打招呼。黄梅宇听到外面的动静,马上走到行政人事部办公区外面。

  “我就说嘛,怎么就从天而降了一个精灵能干的小斐来,原来是老板娘微服视察。”她恭谨热情,笑得非常职业。资深HR果然道行深,说的是套话,但加了点老大姐式的小玩笑,又亲昵又恭敬。

  海豚湾小组朱迪拉着苗飞闻声跑了过来,后面跟着一个迅速补缺的新助理。廖美儿站在原地,对她大大地眨了个眼睛,意思是要看她的精彩表演。

  “没事,大家别太紧张,继续好好工作。我在鼎峰工作的这个季度,感受到了公司优秀的企业文化和拼搏氛围。”沈小斐笑得极为真诚,脸露赞赏,“黄总监把公司人事管理得非常好,值得在集团内推广。”

  她心里也站在远处廖美儿的旁边,一同观赏自己的表演,为自己超水准发挥拍手叫好。

  她还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好的演技。

  黄梅宇怕话中有话,正想逐字揣摩,但看沈小斐的自然神情又不像说反话,赶紧笑着点点头,“老板娘过奖了,也是鼎峰的平台好,行政人事部的工作才能顺利开展。”

  话刚说完,黄梅宇突然想到了曾对沈小斐心怀不轨的陈永佳,不由得背上发凉,这人也是自己招回来的,不知会不会被秋后算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