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34章:凌太太夜闯男人的天堂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128 2020-03-20 01:07:09

  朱迪幽幽地长叹一口气,垂下了手臂,看着红色法拉利说,“没错,我的男人就是方正。这车就是他送给我的礼物。”

  “可是方总有家室。”沈小斐皱起眉。

  “他那么风流,暗里早已离婚,为着高管的形象才没有公布。”

  “方总这次为了风月场所里的女人和你分手?”

  “才不。他一直都爱应酬喝酒,这里的女人他没有兴趣。”朱迪黯然失色,她连自己的对手藏在哪里也不知道。

  “但是维多利亚里美女如云。”

  “他见惯了这些路边野花,刚恋爱的时候为表忠诚,已带我去维多利亚见识过。每晚他喝醉了也只会去我家。”

  想起美好的过去,朱迪又流下清泪。

  沈小斐心里百般滋味,既对朱迪往上走的手腕佩服不已,也对她此时惨痛地摔下来感到难过。

  “你什么时候认识了方总?”

  “就是陈永佳离职后我们和谢经理开会的那天。”朱迪一边擦眼泪一边回忆,“那天我们不是在讨论海豚湾的股权背景吗,方正不知为什么突然叫了谢经理去汇报。”

  沈小斐想起来了。那天陈永佳跌碎了咖啡杯,划伤了她的脚踝,她却为了开会不肯去医院处理,气得凌霄马上让方正汇报海豚湾进度,方正也只好直接找谢经理。朱迪好端端的小组会议就这样临时结束,而谢经理毫无准备,只好拉了朱迪同去挡枪。

  也只有朱迪这样的人物,才能立刻出手抓住了这个电光火石的机会。明知只是往上攀登的蔷薇遇到了高耸的竹篱笆,可女人一动了感情就无法轻易抽离。

  朱迪还在哭泣,既可怜,又可悲。沈小斐不知道是该责备还是同情,便抱住她说,“都过去了,他要移情别恋,你就让他走吧。你是最独立最坚强的朱迪。”

  泪眼朦胧的朱迪这时才打量起两个月没见的沈小斐,她比上次回鼎峰完美谢幕的时候丰润了不少,也因为已为人妻而变得不经意的妩媚风情。唯独眉宇间的淡然和善良,还是半年前刚入职的那样。

  “回去洗个热水澡就睡觉。”沈小斐利索地打开车门,塞了呆如木鸡的朱迪进去。

  “夜深了别打车,在车里休息一会儿。”她给朱迪裹好自己的大披肩,扶着车门说,“我还有点紧要事要处理,待会叫凌先生的人送你。”

  说完,她急匆匆地跑回宾利里。

  维多利亚是男人的天堂,何清华搂着女人,方正搂着女人,她不知凌霄是不是也正在女人的怀里醉生梦死。她咬着唇,叫戴德马上开车。

  夜总会前停满了豪车,男男女女都披着夜色来这里打发寂寞。有端庄大气的商务车,有公子哥儿猎艳专用的敞篷跑车,也有女性才开的粉色越野车。戴德好不容易才在远处找到位置停下来。

  咨客远远看到这部生面口的宾利雅致,知道是初来维多利亚的人,连忙迎上去。待沈小斐走近了,看她厚厚的羊绒风衣里一身香奈儿,料想她非富则贵。

  果然,她一说话,经理就知道份量。

  “我想找何家少爷何清华,我是他嫂子。哥哥家里有点事。”沈小斐知道风月场所最多传言,不想让凌霄让人笑话,索性用词谨慎地借了何清华的大名。

  在维多利亚谁人不知何家少爷?他花的钱都够拆了重盖。咨客经理知他放浪形骸,既无妻子,也无女友,此时这个女人肯定不是来找麻烦的,她看起来朴实端庄的,似有正事,连忙领她走另一边VIP贵宾通道。

  戴德正想快步跟上去,沈小斐知他一心护主想通风报信,皱皱眉摆手,要他乖乖地跟在远远的后面。

  戴德无奈地叹了口气,只好放弃了徒劳的挣扎。

  经理领着沈小斐来到大厅中央侧的半封闭包厢屏风外。无数巨大的镭射灯球炫动着斑斓的色彩,在漆黑里划过来一道道刺目的光芒,节奏暧昧的音乐夹杂着水晶杯的碰撞、娇嗲的嬉笑,让人感觉如在混沌初开的天堂。

  全城最美艳的女人们夜里都寄生在这里,在舞池里扭动腰肢的,在卡座里投怀送抱的,都是雪白的肌肤和魅惑的妆容,独她沈小斐素颜朝天,一身冬衣。

  她在屏风外迟疑了几秒。

  万一她最不愿意见到的画面就真实地出现在面前,这几个月来梦幻般的新生活可能就和朱迪一样瞬间坍塌了。

  但若躲在家里闭着眼喝汤,心里无穷尽地猜忌躲闪,这段失去信任和忠诚的婚姻又有什么意义?

  她深深呼了口气,对身边的大厅经理点头致谢,摆摆手让他离开,绕过屏风站在一众男人面前。

  只见何清华左右拥着两个艳光四射的美女,喜形于色地不住拍着旁边一个男人的肩膀。那个在说话的男人戴着金丝眼镜,气度沉稳,正是在机场那天撞倒她的男人,鼎峰实业的总经理方正。

  方正笑得沉稳自负,手里拿着空燃的眼无暇理会,只一味搂着怀里一个直发短裙的美女。陪酒女郎拿起倒满威士忌的低球杯,送到他嘴边喂他呷了一口。

  男人们走进了维多利亚的大门,只自顾自地沉醉在酒色和生意,怎会记得谁在外面的世界为他伤心流泪。

  沈小斐定眼看了看长沙发卡座的另一边,欢喜得差点叫起来,——她的凌霄一个人坐在角落,摸着空空的低球杯,笑吟吟地看着方正和何清华交头接耳,嘴角扬起意味深长的笑意。

  这时,包厢里所有人的眼光一下子转到沈小斐身上,何清华和方正都不认得她,暗暗奇怪怎么突然跑进来这个厚长衣的女子,与全场性感妖娆的女人们完全不同一回事。

  唯独凌霄愣了一下,又惊又喜地跳了起来。

  “小斐,你怎么来这里了。”他走到她旁边把她抱住。

  “我来查岗。”她掐了掐他高挺的鼻梁,嘟起嘴,“幸亏表现不错,早已送走了你怀里的美女。”

  “傻瓜,这里的女人配不起我的怀抱。”

  他寂寞了一晚,终于有女人可以搂住,懒理何方两人看得目瞪口呆,捧起沈小斐的脸深深吻了一下。

  “来,我给两位好兄弟介绍一下我太太,”他喜形于色地拉着沈小斐走到他们面前,“这个场合里介绍夫人,大概是维多利亚开业以来第一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