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33章:深夜偶遇痛哭的朱迪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128 2020-03-19 01:12:04

  南港城的冬夜,海风吹得路边萧瑟冰凉。娥姐知道劝她不住,便仔细确认了她穿够了御寒的衣服,再裹上一件厚厚的羊绒大披肩,开了车门嘱咐值班的戴德一路小心。

  她听过维多利亚的名字,知道那里不适合女人去找丈夫。今晚这样突然出现,弄不好会让凌霄难堪,更甚者会成为坊间的笑话。她做好了准备如何大气大度做一个生意人的妻子,所以寻思着怎样进去会减低惊骇效果。

  戴德开来了凌霄为她新购入了顶配的宾利雅致RL,直到踩油门的时候才知道沈小斐要去哪里。可是刚才上车的时候,手机被沈小斐没收,放在手袋里死死看牢,连发个信息给曹盖华通风报信也没有机会。

  车子从远郊的半山别墅一路蜿蜒下来,回到了繁华的市区,渐渐驶近了维多利亚所在的桃红路。酒吧和俱乐部渐渐多起来,路上都是三三两两喝醉抱在一起的男女。

  “凌太太,你待会一个人进去维多利亚似乎不太方便。”戴德忠心护住,在苍白地拖延。

  “我相信他不会做让我不愉快的事。”她低声说。

  “既然相信,去不去都是一样。”

  戴德的话竟无法反驳。

  是啊,既然相信,为什么还要亲自去?

  沈小斐想了一圈,才记起来,“我不想让他和何清华喝酒。”

  九成是为了他的健康着想,但剩下的一成,实在风险太大。万一在维多利亚看到了不应该看的景象,后果不敢想象。

  作为一个生意人的妻子,应该少给自己机会接近事实的真相。可是她偏偏出来了。

  继续往前开一个路口就是维多利亚了,半路上遇到市政部门出动吊臂维修交通指示牌,临时封路,戴德拐进旁边一条马路。

  这条侧路单行,酒吧不多,比刚才的主路寥落多了。就算有个酒吧,也只是门前停泊着几辆车子,加上冬夜料峭,越往里走越少人。

  远处路灯下,有个长发女人喝醉了,伏在一辆红色的法拉利上痛哭。这么冷的天,她仍穿着短裙,醉起来已经不知道寒冷。

  “她大概也是和我当年一样分手了,才会不顾仪态地在路上痛哭。”

  沈小斐想起半年前的自己,如同现在看着那个喝醉的女人,心生怜悯。她终于明白那天凌霄为何会蹲下来安慰她了。

  车子越来越接近法拉利,她突然觉得擦身而过的这个女人有点眼熟。

  “戴德,停一下。”

  戴德不知有什么事,把宾利缓缓停在路边,跑到后排为她开了门。

  刀锋一样的寒风马上卷进车里,她裹紧了羊绒披肩,跨腿走出宽敞的车厢。

  沈小斐虽然疑惑,但这样的情景实在没办法和她的判断对应起来。她慢慢地走过去,安慰自己大概是一时错觉,绝对不可能是她。

  还没走到身后,沈小斐已听到短裙女人的嚎啕大哭,她的肩膀颤抖着起伏,醉醺醺的声音抽噎着大叫,“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好好的会变成这样”。

  声音再不能更熟悉。

  只是这把声音曾那么甜美地对她笑过,挎着她的手臂一起试过大大小小的餐馆,在席间说过那么多有趣的笑话让她欢乐无穷;也曾既严谨又自信地说起过项目背景和法务意见,话语间漂亮的大眼睛光芒四射。

  她心痛不已,在短裙女人背后轻轻地叫了一声。

  “朱迪。”

  朱迪的肩膀停了两秒,没有回头。她的瀑布般长发被冬天凛冽的寒风吹得乱七八糟,沾着泪水一片狼藉。

  沈小斐想起了也曾在石台阶上痛哭的自己,眼睛湿润起来。无论朱迪在办公室里政治手段如何高明,巴结心思如何细腻,此时此刻,她只是一个为情受伤的女人,泪水已经冲毁了所有坚强。

  她从手袋里拿出纸巾,递到朱迪手臂上。

  “朱迪,别哭了。这里冷。”她一直记得凌霄在石台阶上安慰她的那句话,这时也能用在安慰接近崩溃的朱迪身上。

  “丢掉负心人也算是好事,重新找一个新的就是了。”

  朱迪低头接过纸巾,在脸上眼里印了很久,依然不肯回头。

  “小斐,不,老板娘,晚上好,这么巧。”

  “下班了别再客套。朱迪,我们是朋友。”沈小斐解下大披肩披在她身上,从后面挎着她的手臂。她单薄的衣衫湿满泪水,在冷风里瑟瑟发抖。浓重的酒气熏到沈小斐脸上,她想起凌霄和她初相逢的时候最担心她失恋去喝酒。原来大部分女人在办公室里可盐可甜,气焰高扬,一旦分手,只会同一个宿醉的下场。

  她很幸运,有凌霄每晚变着借口陪她打发时间。而眼前的朱迪,只能自己承受灭顶之灾。

  朱迪一下子被温暖的大披肩裹紧,鼻子一酸,又大哭起来,转过身伏在沈小斐肩上,手里的法拉利车钥匙掉了下来,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不远处的戴德快步跑来,捡起钥匙放在沈小斐摊开的手掌里,又退了回去。

  她让朱迪放声大哭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她缓缓平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站稳了。这时沈小斐才看到她的脸,那对梨涡依然美丽如昔,可是眼睑上的彩妆和睫毛膏早已融成一团,像孩子的涂鸦一样,被惨白的路灯照得脸庞光怪陆离。

  “好了,别哭,别哭。”她掏出纸巾为她擦去晕染开的眼影。

  “小斐,你说他为什么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一下子就远离了我?”

  “大概是男人大部分都不如女人专一吧。”

  “可是为什么董事长那么爱你?”她刚止住的泪水又缺了堤。

  “你以后也会遇到一个真正爱你的人。”

  “可是我现在只爱他一个。我愿意用我一切去换。只要他回来。”

  “你男朋友在哪里?”

  “维多利亚。”

  沈小斐一听,心里咯噔地沉了一下,才想起自己这么晚出来是要去声色犬马的深渊里找自己的丈夫。可是现在朱迪说,与她分手的男友就是沉醉在维多利亚里。

  “你真傻,不该在他旁边独自买醉。变了心的男人,不会因为你喝醉了而回头。”

  张鸣天甚至没等到她喝醉,已早早拉黑了。也好,不劳费心。

  “我已经不敢想他回头了。一切都没意义了。”朱迪万念俱灰。唯有完全没有了希望,才会哭得妆容坍塌也毫不理会。

  “早点回去。你醉成这样,我让人送你?”

  “不能劳烦老板娘的保镖大哥。”

  “那你先坐到我的车子里吧。”

  “小斐要去哪里?”

  “我有点投资公司的事想去维多利亚找何公子谈谈。”沈小斐有点顾忌,隐去了凌霄的名字。

  “不,那我不想他看到。”

  “你就坐车里等我,你男友不会看到你。”

  “他就是在和何公子喝酒。”

  沈小斐一听,惊讶得一下子推开了她。

  “你说什么,你男友在和何清华喝酒?你喝太多了。”她疑心听错了,或是朱迪喝醉了断了片。

  “不,我心里很清醒。他正搂着那里的女人,在和何公子谈收购对赌的项目。”

  朱迪说完,发现沈小斐的身子剧烈地颤抖起来,知道她误会了,连忙扶着她的手臂。

  “小斐,你别误会,我说的不是董事长。”

  “这时和何清华喝酒的,除了凌霄,还有谁!”沈小斐哀叹了一下,低低地厉声追问。

  “有。”

  “谁?”原来还有其他人,她如释重负。

  “方正。”

  “啊!”沈小斐又是一惊,万万没想到让朱迪深夜在街头醉酒痛哭的男友,竟然是鼎峰实业的总经理方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