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35章:精心设局的割席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331 2020-03-21 01:58:59

  方正连忙站起来,他早已不记得两个月前机场里的擦碰,对沈小斐恭敬地打了个招呼,说,“董事长夫人,晚上好。”

  何清华嗖地放开怀里两个女人站起来,夸张地行了个礼,大叫一声,“嫂子!”

  他怀里其中一个女人,正是一直抱而不得其心的冰美人苏丝,她自从几个月前见了凌霄一面之后,被他英俊冷峭的脸庞勾了魂,夜夜看着与他抱在一起接吻的照片。这几晚好不容易听说他又来维多利亚,便罕有地答应何清华的邀请出来,哪怕再亲近一下凌霄也好。

  可是这个男人却好像完全不认得她似的,连碰也不碰她一下,更别想重新亲热。苏丝正索然无味,转身靠向何清华之际,突然来了个貌不惊人的女人,竟然被何清华热情地大叫“嫂子”。难道凌霄放着自己这样艳压维多利亚的女人不要,却要一个姿色平平的小姑娘?多少男人排着队邀请她喝一杯,一掷千金也不心疼,她还看不上眼,而她心动的男人却对眼前这个素颜女生又搂又哄。

  她顿时心里一片死灰,仰头喝光了杯里的酒。何清华看了她一眼,罕有地收起了嘻嘻哈哈的浪荡表情,走过去给她添满酒,低头吻了她一下说,“不属于自己的就别多想了。我不是也挺好的吗?”

  凌霄和方正哪知这个浓妆遮盖下的女人的心事,他哈哈一笑对何清华说,“何少爷,我太太怕我解释不好这次的项目,特意要来这里亲自说一次。”

  沈小斐一听,心里咯噔起来。她对他们讨论的话题一无所有。但凌霄从来不胡乱说话,生意场上尤其如此。这时他这样说必有用意,于是沈小斐对何清华点点头,一边装出要从手袋里拿出文件一边说,“何少爷,凌霄常常提起你,我还说让他邀请你来我们家详细谈谈呢,我好亲自下厨招呼。”

  何清华连忙跑回他们身前,压着沈小斐要打开手袋的手,“我嫂子再好没有了。”方正和他说的条件着实划算,投20亿占49%股权,将来这个项目很快会变百亿级大盘,利润何止翻倍。

  本来他就没醉到心里去,猎艳和贪杯也就是这几晚谈项目装装样子,心里不知多清明精神,“大半夜的不劳嫂子说方案,方总刚才说的我大概都听进去了。”

  他心里飞快地想,看来凌霄开出的条件已和他太太斟酌商量,那今晚谈下来的项目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这样一推断,他高兴得连喝两杯,大笑说,“男人嘛,在这里谈生意最痛快,不搂着女人、捧着酒杯,怎么会谈出火花来。”

  沈小斐听到这话,看了方正一眼,鼎峰何其多的开发项目,他都是这样灯红酒绿地和无数上下游一路谈来。朱迪以为投入了感情燃烧了自己就能获得他的爱情,简直是飞蛾扑火。想起刚才她一塌糊涂的眼影,心里微微酸楚。

  但她脸上依然笑如春花地对何清华说,“我倒信任方总的口才,他要是说过了我就不再啰嗦。何少爷今晚大有所获,一定要专心喝高兴。”

  凌霄哈哈一笑,重新往何清华的空杯里斟满威士忌,“何少爷,连我太太都赶来谈判,这个投资你应该更笃定,我凌家对你这个老牌合作伙伴是真心实意的。”

  何清华也不推辞,仰头喝光凌霄倒来的酒,抢着也往凌霄的杯里倒过去。沈小斐微微笑地压着凌霄的杯子,指指旁边的茶壶向方正打个眼色。方正何等聪明,怎会不知道董事长夫人的意思,连忙倒了杯茶走过来换下凌霄的酒杯。

  沈小斐笑道,“有我在,凌少爷自然是不能再碰酒了。你要是再劝酒,刚才我先生答应了的条件,我全部不批准。”

  何清华一听,这么优厚的合作条件不可多得,怎能因为一杯酒坏了大事,连忙一把抢过凌霄的酒杯,仰头喝了个精光。

  凌家已在谈判地位上处于绝对优势,余下细节交给了方正。凌霄搂着妻子走出大门。沈小斐早已经叫了戴德先开自己的车去接朱迪入住翡翠,这时正好坐凌霄的车子回别墅。

  “小斐,你真的来查岗?”凌霄刮刮她脸蛋,欣赏着这头刚才冲进狮子笼里的小奶猫,“刚才你的表演真是顺手拈来,一点破绽也没有。”

  “我来查岗是怕你醉死在美女的怀抱里。”

  “我准备和他再合作一个新项目,这几天敲定方案后,他就去拿地了。”

  “你不是还在气他贪赚快钱乱加了10亿吗?”

  “是的。”

  “为什么还要继续合作?”沈小斐看他神色淡定,无法判断他行事的深意。

  凌霄没有正面回答,“华尔投资我和他已分别扔了20亿进去,如果下一季赵榷的财务报表依旧大好的话,怕他会贪得无厌一直追加注资。他是拿自己的零花钱投投也就罢了,最怕他用短期贷款来投资,那华尔的风险就大了。加上我本来就不希望赵榷在不是他职务范围之外越走越远。”

  沈小斐听得莫名其妙,“你还没回答我为什么继续合作呢。为什么又说起了华尔投资?”

  “继续合作,是为了尽快割席。”凌霄嘴角冷冷地笑,他的话像在遥远的天边射来的冷箭,一下子刺中她的神经。

  “你在设局?”

  他望向窗外,没有接话,“我已经不是25岁的凌霄了,该拿回来的,自有办法拿回来。”

  沈小斐一身冷汗。凌霄深藏着的商业实战手腕,远比她读来的书本要血腥激烈。

  “只要何伯父不投钱给他继续胡闹,万锦还是会继续和何家做生意。但如果越过了我的底线,别怪我不客气。”

  她听得身子微微颤抖,凌霄怕吓着了她,把她搂在怀里柔声安慰起来,“别想太多,真实的商战不是你吃我,就是我吃你。若下手轻了迟了,万锦不会有今天这庞大的产业。”

  沈小斐在他怀里慢慢缓了过来,点点头说,“回去有什么瞒着我的,一并好好坦白。一个字也不许瞒。”

  “我今晚正要回去自首,请求凌太太从明天开始寸步不离地。”凌霄故作神秘。

  “这年头的傻瓜太好骗了?我差一点就信了。”她听得出凌霄顺水推舟地哄她,“要不是今晚被我逮着,恐怕把何清华踢出局了也不告诉我。”

  凌霄忽然神秘一笑,转了话题说,“我说今晚回去自首请求凌太太监管,是因为今天接到了一个神秘电话。你猜是谁打给我?”

  “不猜。你主动坦白。总是去声色场所,回家要跪榴莲。”她轻轻拧他耳朵,凌霄一把捉住她的手放在唇边,两人抱在一起拥吻。

  快回到别墅,蜿蜒的山路夜里弯急草长,尽管曹盖华开得极稳,凌霄仍放开她的唇紧紧把她抱在怀里。她想起刚才何清华和方正左拥右抱的场合里,凌霄独自一人坐在旁边规规矩矩,心里像一条蜜糖味的小河缓缓流过。

  “还没说今天谁打电话给凌大少爷呢?”沈小斐喃喃说。

  “你绝对不会猜到。”

  “啊,那你又让我猜来干嘛。”沈小斐好笑起来。

  凌霄一想也是,又怜又爱地掐掐她鼻子,低头吻了一下,说,“是你的冯青青大人。”

  沈小斐“啊”地惊呼起来,她找他做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