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36章:冯青青的神秘用意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728 2020-03-22 01:32:54

  “不问问她说了什么?”凌霄问她。这时车子在别墅门前停下,他开门扶她走进屋里。

  沈小斐一眼看到远处停着的宾利雅致,戴德早已送了朱迪去翡翠假日把车开回来。想起刚才在维多利亚里搂着女人纵横杯酒的方正,她不禁有点替朱迪惆怅,没答凌霄的话。

  娥姐知道凌霄今晚喝酒,早已准备好参茶姜汤热毛巾等醒酒事宜。她照料凌霄从婴儿长大,他回南港读中学的时候跟着来了,自是非常疼爱。加上沈小斐心事重重地夜闯红灯区,也不知道会不会闹出一场大风雨,她便一直在厨房张望等候。这时见他们俩牵手又说又笑地走进来,才放下了心头大石。

  两个女人给他捂热了脸,解了衬衣扣,前前后后忙足一轮,他才长长地透了一口气,从酒意中清醒过来。

  眼前的妻子,被娥姐悉心的汤水饭菜照料得日渐丰腴,柔和的水晶灯映出她脸上的红润。上个月买的衣衫本来刚刚合身,此时也微微地紧绷起来,更显得性感。他安心地闭上了眼,把她搂紧怀里。

  在尔虞我诈的商业世界里,他单枪匹马地冲杀着,从来不知停步,原来家里有个心爱的女人,竟会这样让人放松。

  沈小斐被他搂着,看看娥姐在旁边站着,红着脸轻轻推开他,说,“乖乖躺好,别闹。”

  娥姐知道少年夫妻的事,赶紧收拾了汤羹毛巾,回花园外的小屋休息去了。

  厅里只剩他们俩坐在沙发上,凌霄吻着她颈项里传来的芬芳气息,心动难耐,低头向她吻去。他喝过的顶级美酒还萦绕着陈年芬芳,像一阵热浪将她包围。

  她只好转头转开了话题,“你还没说冯青青打电话找你什么事呢。”

  “噢对,”凌霄才想起有重要的正事未说,只得抱着她坐了起来,“你说她脑子里是什么异想天开的主意,下午竟然求我让你去北京帮她打理旅行社的生意。”凌霄摸着她柔软的长发,“这不是诱拐良家妇女吗?”

  沈小斐听了冯青青这个要求,也是微微一怔。她在大屋里岁月静好,常与冯青青说电话,却从来没有听她提过这样的要求。

  “那你同意了吗?”

  “你舍得丢下我?”

  “我不会重色轻友。”沈小斐嘻嘻一笑。

  凌霄气得呱呱大叫起来,“冯小姐不清楚我凌霄有多少产业?她难道在故宫带团带得昏头转向?凌太太会丢下丈夫的庞大产业去北京打理一个小小旅行社?”

  沈小斐不暗好笑起来,点点他鼻子柔声安慰他,“可能是青青开了分公司兼顾不来。她知道我又聪明又能干,现在正好失业无聊呆在家。”

  凌霄听着妻子的回答,突然明白了冯青青来电的用意。她哪是想沈小斐去北京,不过是以退为进,逼他主动提出带沈小斐回公司,不致她沦为一只金丝雀。

  “总之你不许去北京。”他用鼻尖摩挲着她鼻子,撒娇说,“我要每晚回家都见到凌太太,生病了有她含着水喂我吃药,喝醉了有她含着茶给我解酒……”

  沈小斐听他说起那次生病喂水的事,脸上一红。就是那天,她把第一次交给了他。

  她抱住他的后颈说,“凌霄,我不离开你。”

  “凌太太从明天开始要为万锦集团的种种决策奔走忙碌,请转告冯小姐别再打我太太的主意。”

  “我才不想参与你对何清华的设局。一边开了金融投资的口子,一边又把万锦的实业卷进去。”

  “你怎么知道我们今晚谈的是实业?”

  “因为今晚见到鼎峰方总。”

  凌霄不由得再次对她刮目相看。她连一丝半毫的细节也能推出全貌,是个极具商业头脑的女人。冯青青委婉地提醒他要让沈小斐参与自己的事业,其实也是对她能力有极大的信心。

  “小斐,”他突然神色严肃起来,“我刚才的意思是,从明天开始和我一起回公司,陪我开会,一起做每一个决定。”

  这大出她的意料。她本来只是听一下今天的事,听他这么一说,顿时迟疑起来。

  “赵总他们都是金字塔里拔尖的人才,我怕我听不懂,跟不上思路。”

  以凌太太的身份出席万锦集团的高管会议,比回鼎峰取回多肉完美谢幕要难上一百倍。万锦产业版图复杂,高管个个都是行业里极其厉害的人物,鼎峰系的方正管着庞大的开发业务,展开着数以十计的商住项目,光海豚湾一个已大得惊人;旅游系的周嘉丽把绿野仙踪做到南中国名遐迩的大品牌,二期开发面积还要更大,IPO接近尾声,明天年中就要上市了;翡翠系的杜可为更不得了,一千二百家酒店覆盖二星到超五星,在酒店业赫赫有名。除此,还有宝石丽购物广场运营公司、誉峰系创投和资产管理公司、云霄系超甲级物业管理公司……各自都有一批顶尖高管,她连人都还没认识几个,怎么跟得他们讨论的节奏?

  凌霄笑了,“没有哪个女人一嫁给生意人就懂得管账。你陪我一起开会听听大家的意见,慢慢接触就好。我回家再搂着你讲解。”他拉着她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凌太太就当回万锦查岗,看我办公室里有没有藏着女人。”

  “好了好了,我去就是了。”她听他最后一句小孩子似的胡闹,不禁哑然失笑。凌霄连忙给娉婷发信息说明天凌太太会回集团一起开会,这时沈小斐已调好了水,他简单淋雨了一下在床上一躺,已疲倦睡着。

  窗外的冬夜没有一点云,圆月挂在冷清清的高空里,映照着桂花树微微摇曳,隔着玻璃也能想象外面街巷里的彻骨寒冷。她想起几个小时前穿着短裙在街上瑟缩痛哭的朱迪,看着身旁刚说完情话撒完娇的丈夫,心里再次微痛起来。人生的际遇实在神奇,她开始心生敬畏。

  手机轻轻一震,是冯青青深夜发来的消息。

  “小斐,他同意你来吗?”

  “青青在盘算着什么神秘大计?”沈小斐回她。

  “暂时保密,我在启动复仇程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