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39章:重遇张鸣天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234 2020-03-25 01:58:36

  凌霄早早去开下午的会,沈小斐在休憩房里小睡,怕弄乱了头发,只调起了床背坐着合眼。他的办公室里还有几个独立的功能房,休息的,桌球的,影视的,平时开会缝隙里累了便随心情挑项目放松。卧室里都是他的气息,服装区里都是他常穿的款式,她闭上眼,脑海里铺天盖地全是他。

  不知睡了多久,廖美儿在办公室外按铃,她中午已经紧急借来一件正装外套,瞬间收起了一肩春色,妩媚中添入了知性。

  海豚湾的营销提案设在楼下会议室,与会人数不算十分多,中间一张超长的椭圆形会议桌足够容纳双方高层,后面有几排旁听席。

  鼎峰一众营销高管都在,中间位置是分管运营的副总经理何俊杰、海豚湾项目总监谢康。苗飞虽然是海豚湾小组主任,但在庞大的开发公司体系里职位实在太低,此时坐在会议桌的最末端,背对着后排旁听席。

  集团会务主任已通知何俊杰和谢康,说董事长夫人将随时来旁听,以致他们一直心不在焉,不知沈小斐什么时候会出现。

  何俊杰不禁奇怪了,这个意美什么来头,先是方总亲自指定他接待周先来,现在又有凌太太亲自旁听最后一轮提案。

  提案已经开始了10分钟,沈小斐跟着廖美儿轻手轻脚从后门溜进会议室,坐到最后一排。谢康一眼认出她们俩,赶紧低头告知何郑二人。

  何俊杰和方正一样两个办公室轮着用,但毕竟与团队开工作会议的次数较多,对沈小斐的样子依稀有点印象。此时他经谢总监提醒,也马上想起来了。听个乙方的提案哪比得上向新晋老板娘套近乎重要,他连忙肃整一下西装想要打断意美总经理的开场白。

  沈小斐早已深谙办公室之道,知道他用意,连忙摆摆手指向墙上投影仪,意思是先听正题。

  何俊杰识趣地点一点头。廖美儿已迅速向他秘书要来了意美的方案和商务报价,转发到沈小斐手机上。

  说话的是意美老总周先来,他意气风发地介绍完公司服务过的品牌和案例,紧接着由意美的鼎峰项目组本张总监正式开始阐述方案。

  这时,一个穿着浅卡其色衬衣的男人走到讲台上,低头打开另一份PPT,如沐春风地开始提案。

  沈小斐一听这人的声音,突然像被一道轰然的巨雷击中,眼里一下子涌起水雾。

  “尊敬的何总、谢总监,各位海豚湾项目组成员,大家好。我是意美营销的张鸣天。”

  张鸣天。这个名字像一对冰冷可怕的手从水下徒然伸出来,把她从宁静的湖边一下子扯进水里。往事如同湖水灌入了她的耳鼻,几乎窒息。

  半年前在台阶上嚎啕大哭的痛苦清晰地浮现眼前。

  沈小斐深深吸了一口气。她怎么也想不到台上提案的人是张鸣天,忍住眼泪看了很久,的确是他。——那个她一心辞职退房来南港城要厮守的张鸣天,那个算准了时间和他分手并且丢了新工作的张鸣天,那个刚分手就毫无眷恋拉黑了她的张鸣天。

  她还清晰地记得那个下午的痛苦。痛苦得随意听信街上一个男人的指引,隐隐想要自暴自弃。倘若那个街上偶遇的男人不是凌霄,而是乘虚而入的人,她可能此时已过着截然不同的沉沦放纵。

  那天他分手的声音何等冰冷决绝,此时在台上却彬彬有礼,亲切又风趣,不时博得全场阵阵掌声。

  廖美儿看她脸色不太对,拉拉她手臂,竟发觉她在颤抖,赶紧去调高了会议室的空调。沈小斐脸色苍白地对她笑笑,知道自己必须马上调整状态,不能再像半年前那样在人面狼狈地溃败。

  她已经不是那个坐在人潮里痛哭的沈小斐了。她是万锦集团董事长凌霄的妻子。她咬咬牙,强迫自己赶紧审阅廖美儿发来的商务方案。

  张鸣天还在台上舌吐莲花地提案,连眼尾也没看旁听席的方向。他知道那些是秘书、实习生等无关要紧人员的位置,所以没有发现台下角落处坐着被他劈腿的前女友。

  天道好轮回,张鸣天费尽苦心借着劈腿HR女职员跳槽到意美,以乙方总监的身份重新出现,而她却已是站在云霄大厦的顶峰处、随手揽星的大甲方董事长夫人。

  这无疑是一场精彩的陈述。所有的营销创意和服务亮点燃起了全场的气氛,他行云流水的语调,穿插些优雅睿智的段子,成功引起了鼎峰高管们的喝彩和大笑。何俊杰赞许地点头,对张鸣天表示了客套的肯定。但他深谙官场之道,不露出明显的倾向,站起来向沈小斐恭谨地点头,说,“下午方总临时出差,所以由我主持这次的提案会议。但鼎峰很荣幸,迎来了董事长夫人亲自旁听指导。我们先请凌太太分享一下对这个方案的意见?”

  在场的人除了几个高层外,无不哗然。鼎峰谁不知道凌太太沈小斐,这可算是半个自己人的传奇女人。

  之前大家都在目不转睛地听着张鸣天说话,没人留意后面的旁听席。听到她来了,众人连忙四处张望。苗飞第一个回头,发现沈小斐就坐在自己后面两排,又惊又喜想招手,终于活生生忍住。

  意美的老总周先来久经商海,一听到客户公司的集团董事长夫人竟然在场,级别不知比何俊杰高了多少,连忙拉着张鸣天一起站起来,顺着何俊杰鞠躬的方向看过去。

  他自然不认得沈小斐,可是张鸣天骤然看到一身香奈儿套装的她,几乎惊呼起来。他惊诧无比地辨认了好一会,眼前这个少妇真的是前女友沈小斐。

  只见她衣饰华贵,脸容丰润,画了精致的妆容,颈项上带着欧洲顶级珠宝品牌梵蒂亚的小吊坠,身旁放着一只限量版的白色爱马仕。她迎接他的眼神风轻云淡。

  周先来以为张鸣天呆在当场是没有足够的场面经验,便欲独自离开座位先走过来。

  沈小斐向周先来摆摆手,盈盈地站起来回复何俊杰的邀请。

  鼎峰和意美两方一片安静,等待眼前这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最高权力者发话。

  沈小斐满脸笑意的内里,正强压着往事和伤痛。眼前一边是她任职的旧公司同事,另一边是狠心绝情的前男友,她既是海豚湾的一员,又是乙方仰仗的大客户,更是提案主讲人的前女友。刀山与火海两者之间,她知道自己一句话也不能出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