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40章:你也有今天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137 2020-03-26 01:59:34

  沈小斐思考了一下,开腔表态,“我与何总一样,非常感谢意美营销为海豚湾做出了如此精彩的构思。即使股权方案有调整,意美也及时作出了新的策略,这非常难得,”她把目光投到何俊杰他们身上,“我们何总刚才阐述的核心,也正是董事长高度肯定的方向。”

  老板娘左一句“我们鼎峰”,右一句“董事长高度肯定”,听得鼎峰上下沸腾。何俊杰心里暗暗称赞她年纪轻轻,说话却滴水不漏。

  但张鸣天听着这熟悉的声音,陌生的架势,像一阵阵远处的空雷。

  周先来琢磨了一下,听不出她的态度,有点急了。这次为了拿下鼎峰预算翻倍的合约,他不仅抽调了全公司最得力的精英全力配合张鸣天,还安排了项目组十多个成员日夜奋战了一个半月,投下了几十万人力成本。现在鼎峰的老板娘从天而降,却不明确表态,不知是利还是弊。

  沈小斐又说,“这次意美的方案拓卷了鼎峰决策层的想象空间。我相信何总会向方总和集团决策层汇报。”

  周先来总算听出来了,她把球踢回给何俊杰,全身而退,而且不忘留了最光芒的位置给她的丈夫。他不禁暗暗喝彩。

  这样的女人,才能辅助万锦老板打赢天下。他赶紧对沈小斐深深点头,感谢凌太太的充分肯定。

  在何俊杰听到她迂回曲折地说到这里,也总算听出她的潜台词。她说鼎峰的方总才是最后决策的人,我不过是来练手的。

  营销界修炼多年的何俊杰也是聪明至极的人,他一下子被点醒了。虽然她来旁听,但是万锦集团的授权架构严谨有序,他更应该先向直属上司方正汇报。任何具有高度职业敏感的职场高手,都不应该越级请示。

  他瞬间对沈小斐佩服不已,看来能拴住大老板的女人,果然非同凡响。

  海豚湾团队开始就方案里的细节提问,因这时的回答将影响到合同是否成功,周先来便亲自回答,字字不忘突出整个意美的服务能力和合作诚意。

  沈小斐看看会议桌上的录音笔,对廖美儿笑笑,低声说,“这次再也请不动廖小姐来整理录音了。”廖美儿看她神色渐渐不再苍白,才放下心来。

  “我出去走走,这里太冷了。美儿你先上去吧。”她挎着手袋走出会议室,头脑瞬间昏天黑地,强装的坚强渐渐颓败。背后两间公司还在嗡嗡讨论,她在迷宫似的走廊兜了个圈,分不清方向,只好一味向着走火通道的窗边走去。

  在茶水间外的落地窗边站住,才放开了一直忍得无比艰难的拳头,让眼泪滚滚落下。

  明明是想走上台上狠狠扇张鸣天一个巴掌,为什么嘴里说出的却是滴水不漏的肯定?

  她不再是不顾一切狼狈大哭的沈小斐了。

  她就这样安静地在窗边看着远处的宝石丽广场,任凭泪水滚下,不抽噎不说话,过了很久,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那个在电话里决绝无情的声音。张鸣天。

  “小斐,很久没见。”他站在她背后,不知是否看出她正在流泪。

  他刚才在会议室里回过神来,意识到她是这一仗的救命稻草,纵然不提供帮助,也不能因为过去的恩怨公报私仇。他低声对周先来说,凌太太原来是他大学校友,他去打个招呼。周先来大喜过望,让他赶紧出来。

  “张总监你好。”她不转身,赶紧停止流泪。

  “小斐,你这半年还好吗?”张鸣天的语气一如以前相恋时的温柔。

  半年来,他也曾想过被他无情甩掉的小女友后来何去何从,有没有放纵沉沦,可是当新欢撒娇地勾他颈项的时候,想重新添加她为好友的愿望又瞬间熄灭。

  “张总监也看到了,我还活着,而且活得不错。”她语气平和。

  “小斐,那天的事……”

  他竟然还有脸重提那天的事。沈小斐心里像一匹野马被人用滚烫的皮鞭打了一下,痛苦冲毁了栅栏,奔腾出来。她终于忍不住,对着窗边抽泣了起来。自从凌霄带她上云霄大厦顶楼看星星那晚开始,她已经再没为张鸣天哭过。

  张鸣天把纸巾递到她旁边。她说声谢谢,拿纸巾印掉眼泪。

  他半年前结交意美的HR女经理,承诺会引荐他跳进意美这个大平台。那时沈小斐已经递了辞职信,如箭在弦在办理离职,他也曾在爱情的良心和职场的野心之间徘徊过,可是最后还是敌不过意美的高佣金制度。

  现在他已经在意美拼搏了5个多月,如果拿下鼎峰,不仅顺利转正从此扬名立万,还能一举买楼买车,实现供楼的人生美梦。

  他见沈小斐为当天的事哭起来,想着她是否还对自己抱有感情。

  “那天的事很抱歉,我一时冲动了。其实我心里还有你。”

  沈小斐终于听到来自张鸣天的道歉。不管是辜负了她的爱情,欺骗了她的信任,断送了她的工作,她总算听到一句道歉。

  即使她深知他是在利用往昔关系在争取签约。

  此时终于听到他道歉,她终于平静。

  “小斐,让我再看看你,”张鸣天说。

  珍妮花采购的顶级化妆品真是名不虚传,她用纸巾印去泪痕,纸巾上没有晕染一点点化妆品的痕迹。她便转过身来,想尽快说完就走。

  半年没见的张鸣天,穿着一身合身的中档西服,熨烫得平整干净,深褐色的混纺面料搭配里面一件浅卡其色衬衣,搭配得宜,一看就是背后有女人精心打点的样子。

  这个劈腿的男人,自己却一直毫不知情,傻乎乎地放弃一切,勇猛得像个死士要来南港城要和他相守。

  他眼前一亮,由衷地赞叹道,“小斐,你比以前更美。”

  “张总监,请叫我作凌太太,”她扬起嘴角,“我先生姓凌。”

  “我无法想象你如何这么快嫁了,”张鸣天眼里闪过一阵愧疚的光,“以及……如何嫁给了万锦集团的董事长。”

  是的,现在只要她一句话,他就能拿下鼎峰这个项目。幸福的婚姻是她面对伤痛时最坚硬的铠甲。时移世易,命运如此奇妙。

  只是,要怎么让他为自己的龌龊负责好呢?她看着窗外,若有所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