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41章:小斐,你痛快了吗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288 2020-03-27 02:33:04

  “小斐,噢不,凌太太”他语调软了下来,声音温柔得像刚恋爱那时,“这次提案关乎我是否能留在意美,您最后帮我个忙可以吗?”

  她泪痕早已风干,看着他微微浅笑。他像困兽一样,在笼子里踟躇徘徊,不知道自己是要被放回深山,还是送去待宰。

  “你若不帮我,我会过不了试用丢掉工作。我为以前对不起你的事郑重道歉。”他终于露出慌乱的神色。

  沈小斐心里冷笑,他就是为了跳槽高升,劈腿了意美的HR女经理而狠心与自己分手,现在竟然还有脸求她帮忙留在意美。她惊讶着眼前这个曾经爱过的男人如此耻,想仰天大笑的同时却又悲哀得万念俱灰。

  “张先生一定是忘记了我辞了杏林市的旧工作,也丢了南港市的新工作。一份工作对你却那么重要?”

  “对不起,小斐,我一直没忘记你。”他低声求饶,又拿旧情说事。

  “你欠下的那扇耳光,我还一直没忘记。”沈小斐面无表情。

  “可以可以,只要凌太太帮忙,我任凭处置。”张鸣天语调恳切,竭力抓住任何一句机会。

  她低下头不回答。从小到大她总是习惯了低头回避,也算是倔强里带着一点点可人的温婉。刚认识凌霄的时候,他霸道闯进她世界里,每次她总是这样低头沉吟,想婉拒又怕拂人好意。但是现在,她已不是张鸣天认识的沈小斐了,她是见识过云谲波诡的凌太太,眼里既厌恶又跳蹿着复仇的火焰,低下头不愿意被这个男人看见。

  可是张鸣天怎么会知,他见她沉吟不语,急忙走前一步想拉她的手,“小斐,你要怎样才能原谅我?”

  她退到窗边避开,冷冷说,“张总监,我们以前的情谊,与鼎峰是否签下意美并无关系。万锦集团招标流程严谨,绝不徇私。”

  这时,一阵熟悉的脚步声响起,凌霄不知什么时候从转角处走了出来站在后面。

  “小斐,过来。”凌霄看看自己的妻子,温柔地招招手。

  张鸣天一听便知道这就是沈小斐新嫁的丈夫,——整个南港市高不可攀的金字塔尖,只在传闻里存在的万锦集团董事长了。只见他高挺威严,英俊至极的脸庞上全无表情,盯着张鸣天看的眼神凛冽强硬,让他心虚得不敢抬头仰视。

  沈小斐却如获大赦,绕过张鸣天飞快地奔向凌霄怀里。

  “宝贝,你去哪里了,我到处找你。”他他紧紧搂住她的腰,在她发顶上吻了一下。

  沈小斐张臂抱住他的颈,像是溺水的人钻进了救生圈,慢慢平静下来。

  他转过头逼视着张鸣天,“张先生,你还记得我的声音吗?”

  张鸣天怎会不记得。分手那天突然有个人抢了沈小斐的电话,怒骂他说,“你还算个男人吗?”说已追求了她半年。万万没想到,那竟然是赫赫有名的万锦集团持有人凌先生。他点点头,心如死灰,喃喃地打招呼说,“凌先生……幸会。”

  凌霄冷笑,“今天终于见到庐山真面了。感谢你把小斐丢在我宝石丽门前。”

  张鸣天尴尬低头,想起那天自己的过分绝情,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我万锦集团签约只看方案的质量和商务条件,即使我太太的朋友,她也会不偏不倚,毕竟都是为我们家里产业服务。下面公司的服务商,鼎峰方总自会斟酌。”

  他想起他曾卑劣地伤害过沈小斐,冷笑补充了一句,“要是张先生的方案的确出彩,不须靠女人推荐。”

  张鸣天暗暗骂自己又蠢又笨,他绕了一大个圈却撞到枪口上了,刚才对万锦凌太太那番卑微的恳求竟然被她丈夫全部听去,顿时狼狈不堪,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凌霄见他脸红耳热,转而礼貌地一笑,“但我向来最尊重我太太。她爱怎么弄,我全都支持。”

  这已是明着提示沈小斐,她想怎么处置意美的合同都可以。凌霄每一句都像熨斗一样,滋滋响地熨平了沈小斐的痛。她看着张鸣天尴尬的神色,心里无比的畅快。但愿往事因这温暖的怀抱,能一一褪去悲凉的颜色,在她往后余生再想起张鸣天的往事,再也没有痛苦。

  此时她想起了去年想买房的张鸣天曾羡慕意美的项目总监,说这个公司报价比同行高三四成,若当了总监,佣金能拿总价20%,在营销界可望不可及。刚才廖美儿发来的商务条件写着年费500万,怪不得他厚着脸皮重提旧情。利字当头,自己的伤口也不过是他的武器。

  她深深透了一口气,摸着锁骨里的梵蒂亚四瓣吊坠,转头对张鸣天说,“张总监,刚才的海豚湾营销推广方案中规中矩,签与不签都无所谓。”

  张鸣天正不知所措,突然听她说了这么一句,心里一下子沉到冰底。

  凌霄低头宠溺地看她说话,廖美儿刚才明明汇报说她听完评价不错,不知道此时这个小姑娘最后想怎么处置这段旧瓜葛。她有着不容小觑的聪慧,每次的处理总是让他充满期待。

  沈小斐幽幽往下说,“贵司的报价比其他竞争对手高了很多。如果张先生确实想签,我也愿意帮忙游说方总,但他的预算只是贵司报价的七成。”

  凌霄看看她的脸,她的笑已如早上走上台阶回头望自己那时一样,阳光澄澈,再没有些哀愁的心事。砍价三成是个既狠且妙的条件,妙是保住了张鸣天的工作,却狠狠地困住他辛苦劳累一整年。她终究不忍心赶尽杀绝让他丢工作,随手拈来一个办法,已足够惩罚他。凌霄不由得又叹服起来,这个小姑娘总是让他眼前一亮。

  可是张鸣天眼里却几乎要喷出火来。

  他的确享有意美的佣金制度。按鼎峰合约标的,他的佣金一年高达100万,本可付得起首付买楼了。为此他废寝忘餐了一个多月,想一跃登上龙门,没想到沈小斐借着方正的口还价7成,这对周先来而言,是绝无可能的价钱。

  合同谈不下来,自然没办法通过试用期,他只得卷铺滚蛋,而且在营销界抬不起头。

  周先来是个无比精明的生意人,让步10%尚能接受。张鸣天要保住工作,只能牺牲了自己20%佣金。这意味着未来一年他只能拿着底薪日夜拼命地熬。

  差点到手的丰厚收入一下子成了海市辰楼。签还是不签,他一时陷入了焦躁的竭斯底里。

  沈小斐不想多浪费时间,她笑了笑说,“若张总监觉得条件不能接受,也是贵公司的自由。”说完拉着凌霄的手转身要走。

  张鸣天仰天抓狂了一下,叹口气对沈小斐说,“好。7成就7成。一言为定。”

  沈小斐头也没回,“很好。往后辛苦张总监了。”说完拉着凌霄的手,走向远处另一边长廊,身后的保镖在十字位的墙边嗖地闪了出来,垂手跟上两人。

  张鸣天看着他们的背影,心里百般滋味,羞愧、愕然、艳羡……最后化作心里清晰的疼痛,颓然靠在墙边。苦熬了几十天,却是换来了未来一年的白干。

  沈小斐回到毫无遮挡的无边际办公室,在凌霄怀里看着脚下的城市,痴痴地出神。

  “小斐,你痛快了吗?”凌霄在她耳边温柔地问。

  沈小斐想了很久,从咬紧的牙齿间吐出了答案,说,“痛快极了。”

  这比打他一身痛快多了。

  冯青青以前说得对,长大了,手段要升级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