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42章:重逢的真相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038 2020-03-28 00:23:14

  沈小斐伏在他怀里,累极地看着他的眼,“凌霄,我想回家。”

  凌霄知道她心绪复杂,怕她在办公室里想着刚才的事继续伤感,便和她坐车回家去。一路上她靠在窗边沉默不语。

  回到别墅,她已累得迷迷糊糊,凌霄心疼地抱着她上了二楼卧室,轻轻放在床上。

  沈小斐躺下,拉着他的手问,“凌霄,我没打他耳光,是不是很妇人之仁?”

  凌霄摸着她的脸摇摇头,“你签给他的合同足够惩罚了。”

  “那我是假公济私?”

  凌霄哈哈一笑,躺在旁边把她搂进臂弯,吻了她一下,“我的小宝贝是最公私分明的老板娘。明明是他们的方案非常出色,你才舍不得海豚湾因为自己私人恩怨失去这么好的服务商。”

  “你总是最明白我。”她感激地搂着他的颈。

  “刚才你的决策又快又狠,再一次让我惊艳。”凌霄宠溺地伸手为她整理额前乱发,说,“难怪我越来越着迷。凌太太随口一句话就为我省了100万,真是不世一出的商业奇才,胜过一支专业谈判军。”

  “凌先生客气了。”她虚弱地笑笑,在他怀里闭上了眼,鼻息间全是他淡淡的檀木香。

  凌霄转移了话题,“原来昨天冯青青打电话要你去北京,就是为了今天这个局。”

  “什么?两件事有关系?”沈小斐一下子坐起来,沉沉闭上的眼睛顿时瞪圆,凌霄将丝绒被裹住她,又把她放在靠背前。原来商业上敏捷善思如她,在闺蜜冯青青面前纯真得如同白纸。

  他去倒了两杯红酒,递给她一杯,自己在床边坐着呷了一口。冯青青这出小女人复仇的重磅好戏,心思之慎密,手段之复杂,可以申请奥斯卡最佳编剧,值得他好好品尝。

  “小斐,上次冯青青来看我们的时候,让我介绍方正给她认识。这事你还记得?”

  “对。我一直坚信她不会给你制造麻烦。”

  “她只是绕了一大个圈让你以这样的身份重遇负心汉。”

  “啊,你的意思是,她认识方正是为了推荐意美?”

  “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凌霄仰头喝光杯里的红酒,嘴角深深扬起邪魅的笑意,“方正也不是傻瓜,最低限度他也会认为冯青青是陆娉婷的朋友。多一个公司竞标而已,娉婷的面子还是够得着这点小事。”

  沈小斐低声惊呼起来,“青青从来没到过南港城,又怎么认识意美的人?”

  凌霄故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所以呀,你们女人脑子的构造真是神奇,为了复仇,可以捣腾得这么迂回曲折。”

  “别卖关子,快说我听。”沈小斐对这些江湖手段一无所知。

  “小傻瓜。”凌霄忍不住怜爱地摸摸她的长发,“你还记得那天她办完正事后,你去她说的商场等她逛街吗?”

  “记得,我们还买了同款的小铃铛手链,配了一对珐琅红萝卜。”

  “是哪里的商场?”

  “乐道区的君临购物广场。”

  凌霄笑而不语看着沈小斐。她见他不说话,突然灵光闪起,“啊,君临广场那边的写字楼街区是本市高新开发区和创意服务产业聚散地。意美营销就在那里。”

  “我的小斐总是这么聪明。”

  “天啊,她还特意去认识了意美的周先来?”

  凌风一脸笑意,“我估计她来之前已经开始接近意美的人了。说到底还是你看人准。她神神秘秘做这么多事,你一点也不怀疑。”

  沈小斐拉着他的手,“你不是一样吗,因为她是我的挚友,你都随着她的意思。”

  冯青青费尽功夫,让意美派选了张鸣天参加了鼎峰的营销服务邀约,在意美提案的前一天故意找凌霄要人,让他想到要带沈小斐回公司接触业务……这一个天罗地网就是让张鸣天撞在南墙上,落入沈小斐的手里任凭处决。

  即使沈小斐已过上幸福的新生活,冯青青知道她心里的痛从未销退,只是被砂砾掩埋,所以她仍执意要为沈小斐报这个劈腿之仇。

  “她还是十多年前冲进高年级里冒死保护自己的冯青青,”沈小斐心里暖意涌起,她们相依为命艰难长大的一幕幕片段浮现眼前,“即使整个世界都抛弃我,她也会陪我走下去。

  “傻瓜,说什么呢,”凌霄温柔地抹去她眼角的水雾,“不是还有我吗?我也会永远保护你。”

  “真的吗?”她茫然看着他的脸,“我们的感情足够让你无条件地相信我?”

  “对,无条件。”

  “永远?”

  “永远。”凌霄坚定地回答她说。

  那个劈腿的男人下午已完形毕露,她再无任何留恋。他的贪婪无耻像一把锋利的刀,隔断了往事的纸鹞,风一吹,飘飘摇摇飞向天际消失了。

  沈小斐怔怔地流下了眼泪,“与往事干杯。”她仰头把手里的红酒喝掉。

  凌霄接过她的空杯,深深的吻在她的脸颊上,正要给她拉被子盖好休息,沈小斐勾在他颈项上的手臂却软软地没有要松开的意思。他知道妻子的意思,便陪她躺在被窝里,圈着她在怀里。

  沈小斐很快就沉沉睡去。也不知眯眼睡了多久,手机又响了。她摸到手机放在耳边接听。

  “小斐,是我。”一把女声虚弱无力。

  “啊,你好点了吗?”沈小斐嗖地一下从被窝里坐了起来。是朱迪。她声音沙哑,鼻音像重感冒一样透不过气。

  沈小斐本来计划听完海豚湾的比稿就去看朱迪。她昨晚喝得那么醉,一时半刻也清醒不过来。没想到重遇张鸣天,她丢了魂魄似的仓皇逃了回家。

  为了不让凌霄听到朱迪的话,她窸窸窣窣爬出被窝,赶紧跑到露台去。外面虽然暖日高挂,但是冬天的太阳只是装装样子,温度依然很低。凌霄连忙从床尾的贵妃椅里拿起大衣,追出去裹在她身上。

  沈小斐裹紧了衣服,撒娇地把他推回房间里。

  朱迪抽噎起来,“刚才我打电话找方正,他又准备登机去看那个女人。”

  “什么女人?”沈小斐大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