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46章:惊世骇俗的方案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117 2020-04-01 01:45:58

  追逐以凌霄成功捉住沈小斐结束,她被他抱在怀里气喘吁吁,透着大气对文小珑说,“大姐姐给坏蛋捉住了,小珑快逃。”

  文小珑也知道他们是在嬉闹,不舍得离开,拉着文小玲一起可怜巴巴地站在沈小斐面前,嘟着嘴说,“大姐姐,今天我带妹妹和你们结伴玩好吗?”

  沈小斐还在喘气,哈哈地笑着摸他脑袋说,“当然可以呀。小斐姐姐最喜欢和小朋友一起玩了。”

  小珑跑到他爸爸跟前欢呼起来,“爸爸,我有新朋友啰!叫叔叔他们再离我们远一点。”说完赶紧把沈小斐拉到抱着女娃娃的男人面前,天花乱坠地介绍他的胞妹来。

  沈小斐一伸手,文小玲便张开小手挣脱她爸爸的怀抱要她抱。沈小斐抱了没几下,文小珑在下面鼓噪起来,她只得放下女娃娃,一手牵一个,带着一对俊美的小朋友在凌霄面前晃来,眉开眼笑地说,“凌先生,快跟上。”

  小珑的爸爸文宇轩神情温和谦逊,看起来极有修养。他一身波司登运动羽绒,里头套着精细的开司米高领毛衣,三十出头,比凌霄略大,非常矜持有礼。他见凌霄的妻子被自己一双孩子抢了去,影单只影地走,便跟上前对凌霄连连抱歉,“这位先生实在不好意思,孩子贪玩,做了两位的电灯泡。”

  “哪里的话,”凌霄满眼宠爱地看着沈小斐的背影,“我太太喜欢小朋友,你别介意她和你的孩子们瞎闹才好。”

  文宇轩看着追逐中的一大两小,笑着摇摇头说,“哪里,这么喜欢孩子的女孩子,现在很少见了。”

  两个男人交谈了几句,竟然也颇能谈得来,结伴跟在沈小斐他们后面聊天,看着三人蹦蹦跳跳,倒也不太寂寞。

  玩了一天,一行人吃罢晚饭,已渐入夜。因有不少游乐项目没玩,又与沈小斐分别在即,文氏兄妹不愿意离开,急得嚎啕大哭起来,把她心疼得不知先劝解哪一个小朋友才好。文宇轩打电话咨询翡翠假日,可是哪里还能临时订到房间,只好左哄右哄,依依不舍地送凌霄夫妇到酒店门前。文小珑和文小凤缠低声咿咿呀呀地哭个不停,她于心不忍地低声问凌霄,“真不能托人找多一个闲置房间吗?”

  凌霄无奈地摇头,“周嘉丽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劝退了一个朋友的订单才给我腾出房间。”

  “这样吧,大姐姐留电话给你,”她在小珑掌心里写了自己的手机号码,“你哪个周末想姐姐了就打电话给我,好不好?”

  两个孩子这才破涕为笑,欢天喜地牵着爸爸的手走了。

  凌霄牵着沈小斐的手进了周嘉丽安排的套房,一进客厅累得倒在沙发上。

  “小斐,这大小孩的游戏,比开一天峰会还累。”

  沈小斐嘻嘻地笑着给他倒来一杯芙丝矿泉水,他接过一饮而尽。

  “趁我还凑有最后一口气,快来给我怀一对可爱的宝宝。”

  沈小斐懒得理他,把他扶上床,去浴室烫了热毛巾敷在他脸上,刚脱下他的衣袜,已听到他倦极睡着的均匀呼吸声。

  远郊的半山浅夜,空气清晰,南方早春有着别样的氤氲,她裹上披肩走出露台,拿着纸笔开始追逐文小珑掰着手指数娃娃时激起的灵光闪耀。一串大胆的想法模糊不清地涌来,她一边写写画画,一边在手机查阅各种数据,眼睛渐渐光芒四射。

  凌霄不知多少年没这样疯玩嬉闹,累得一觉睡到清早,转身想抱住枕边人却抱了个空,便乍然醒来。原来沈小斐写到半夜才胡乱洗漱躺上来,缩成小猫一样在他脚边睡了。床头放了留言说看了一夜的电视要补睡,中午才叫醒她去行山游玩。他给妻子盖好被子,乐得有个清闲的上午,独自去餐厅喝咖啡用早点。打开手机一看,何清华的信息几乎塞满了收件箱。他薄唇微微上扬,冷笑一下,把手机塞进裤袋走出房间去。

  廖美儿一早醒来,手机里全是沈小斐半夜发来的图片和语音。她打着呵欠暗自好笑,以为凌太太迫不及待要与她分享旅程片段,殊不知打开图片一看,全是前景分析和市场估算的手稿。她连忙危襟正坐放大图片逐一细看她手写的内容,这才大吃一惊,再听她的语音互相印证,不由得对沈小斐天马行空的想法肃然起敬。她知道自己能为这个想法做些什么,囫囵吞枣地啃了块三文治,便匆忙钻上保时捷去宝石丽购物中心了。

  沈小斐熬了半个通宵,中午醒来头痛得不轻。凌霄一直在露台与何清华聊电话,见她醒了赶紧挂线走进来。她严重黑眼圈,疲倦地靠在他怀里,眼里却发射出熠熠的神采。

  “我的宝贝,想到什么这么兴奋了?”

  “你猜?”

  “我猜……是想到应该给我生一对小小宝贝了。”

  沈小斐轻轻锤在他胸膛上,啐了他一口,闭上眼笑起来,“你现在想当爸爸已经想疯了。”

  “那我们小斐大姐姐的黑眼圈又是怎么来的?”

  “给我三天时间,我做好准备之后详细向董事长汇报。”

  “你指的是工作?”凌霄竟微微有点失望,他还以为妻子想要小孩想得睡不着了。

  “是呀,不然呢?”

  “我不管,我待会就要孩子。”他坏坏一笑,把她压在身下动弹不得,“这事由我不由你,今天不去逛山林了,我们要先办正事。”

  沈小斐软软地勾住他脖子,低声说,“凌霄,我想多等一年再要小朋友。”

  “为什么?”他吻在她颈项上。

  “我刚刚想到了自己要做的事。给我点时间?”

  “就是你三天后要汇报的那个惊世骇俗的计划?”

  她好笑起来。眼前这个大男人闹起脾气的时候,和文小珑好像年纪差不多。她想起昨天与一对俊美儿童结伴游玩了一天的快乐时光,的确也动了要孩子的心。如果她昨夜的想法能变成现实,万锦集团里精英云集,其实也不需要她事必躬耕。

  她便讨价还价起来,“那给我半年就好。”

  “一言为定?”

  “我从不骗你。”

  “文宇轩年纪和我差不多,可是孩子们都那么大了。”

  要不是碰到文小珑兄妹,凌霄还没意识到人生有如此重要的任务。他已为沉痛的过去虚度了8年光阴,现在要急起直追。

  两人各怀心事,对于今天去绿野山登顶望海的计划,倒渐渐没了兴致。窗外一边是远山连绵,枕在另一边白浪细软的海岸线,春光催发了森林里的点点翠绿,让温柔的生命纷纷萌芽。凌霄抱着她不舍放开,两人趁着这明媚的天气温存了一个下午,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梦一般的绿野仙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