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49章:两个无法无天的女人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183 2020-04-02 23:35:16

  沈小斐点点头,“这也是你们财阀家族从来不站到台面的套路了。”

  “好说好说,凌太太把梅洛的故事说得我恍如追剧。快往下说。”

  凌霄越来越感兴趣了。梅洛大厦是华扬区最早一批高楼,十几年前,20层几乎是地标高度,也一直有声有色,要不然他也不会把宝石丽选址在这里,翡翠假日的高度也是对标了梅洛顶层。但不知怎么回事,近几年梅洛大厦好像破罐子破摔,不仅大厦外墙的玻璃也好几年没再清洁,裙楼的商场更是日渐萧条。

  沈小斐嘻嘻一笑,抿嘴卖关子了。

  “快说下去,最多我保证,凌太太有这么出色的侦查能力,我这辈子乖乖听话,绝不出轨。”

  沈小斐哈哈大笑,一拳捶在他手臂上,“谅你也不敢。”

  凌霄见她笑起来娇美可人,忍不住突然有了欲望,“你不说就不说,我现在突然又不想听了。”

  她连忙问,“为什么?”

  男人舔舔嘴喝了一口水,低头向她吻去,“信不信我马上逐客,在餐桌上吃了你。”

  他任性起来也不是不可能,为了带她看星星,竟可以停了云霄大厦顶楼的营业。沈小斐吓得赶紧抿着嘴不敢再笑。

  “好好好,我赶紧说。凌先生不要再吓我。”

  凌霄见她服软,一副赢了的姿态往后靠在椅背上,“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卖关子。”

  她忍着笑继续说,“好了好了,我说下去。孔少杰托人在当地了解过那个酒庄业主,是个华人,照片也不难找,便发给我们。美儿刚好走访梅洛的商户套情报,便拿着那人的照片问,有几个租了七八年的老商户一下子就确出来了。接下来很容易就查了。”

  “啧啧,女人的侦查能力真是厉害。”

  “又在想着出轨的时候如何反侦查?”

  “你再打岔卖关子,刚才我的威胁继续生效。”凌霄作势又要低头吻她,沈小斐笑着避开,站起来走到窗边远眺梅洛。

  “好了,别胡闹。我很快会说到真正的业主。你说他明明富可敌国,为什么连外墙的灰尘也不舍得清洗一下?广告牌的灯也坏了七八成,他也不维修一下。”

  “可能他有其他业务,心不在此。”

  “这就对了,心不在此,正好让我接盘。”沈小斐转过身来,从硕大的资料袋里取出一叠蓝色图纸摊在餐桌的空白位置。

  哗,她和廖美儿两个女人,连人家的盖章蓝图也拿到了。凌霄不由得肃然起敬。女人做实业,狠起来真没男人什么事。

  “图纸都在物业公司的工程部,你们俩不会是用美人计拿到的吧?”凌霄剑眉一树,这两个女人好像为了取得情报已经疯了。

  “不是不是。”沈小斐怕他又吃醋,连忙摆手,“梅洛的物业公司连工程部也没有,我们对想施展美人计也没男人看。”

  没有工程部,那还能接受。要不然他堂堂凌霄的太太为了拿个图纸,要对着一个办公室的工程人员满脸堆笑,他要冲进去杀人了。

  不对,没有工程部?那弱电维修,水喉漏水,租户入场装修的管理,怎么办?

  沈小斐知他疑问,无奈地耸耸肩说,“真的没有工程部。我也不知道商户怎么办。”

  “那你们怎么弄到了图纸?”

  “哈哈,说来你也不信,这些重要的蓝图,全都扔在顶楼小秘书那里。一问就拿到了。”

  “顶楼的小秘书?”

  凌霄大奇,站了起来并肩和沈小斐极目看过去。梅洛顶层是个尖顶幕墙,本就是深茶色反光玻璃,外墙由于常年没有清洗蒙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他从没想过那里还有人办公。

  “对,公共电梯不到顶层。”

  “那是有私人专梯了。”

  “应该是。我们没找到。”

  “你们又是怎么上得到去的?”

  “大傻瓜,”沈小斐笑着靠在他手臂上,“我和美儿走楼梯上去的呀。”

  他又心疼又好笑,指着图纸一角悠然说,“两位学艺未精的女士,这个符号就是电梯,你们要找的私人专梯在这里,只是门改了方向。”

  她沮丧惨叫,“啊,白走了一个星期的楼梯。”

  怪不得她前几天每晚回到家累得摊在沙发,连娥姐热好的甜品都喝不下去。整整20层楼梯,她们俩不知往返了多少次才拿到图纸。

  设计蓝色上盖章的公司名字有点熟,凌霄低头辨认了一下,一时没想起来。他看过无数设计、承建、监理的章,虽然过目不忘,但这个名字却敢肯定万锦的项目从未用过。

  那他为什么觉得眼熟?

  沈小斐已开始说话,他连忙回神继续听下去。

  “这是梅洛裙楼的设计图,整个裙楼3层半,大小租户共170个,廖美儿已经走访了一半。”

  凌霄以为自己听错了,“美儿会走访租户?她不是精算系的高材生吗?”

  “说来说去还得感谢你把这个小间谍放在海豚湾项目组,我们俩在鼎峰的3个月没少干这些访谈录入的苦差事,尤其是她,地狱式训练。”

  “最考验脚力。”

  “这次凌先生错了,脚力还是其次。”

  “那是靠什么?”

  “靠魅力。美人就是美人,廖美儿嫣然一笑,连我是女人都喜欢得不得了。”

  “也是,美儿从小就是个瓷娃娃一样的小孩子。”他很少说员工的私事,唯独对廖美儿特别疼爱。廖美儿自小长得可爱至极,小小的女宝宝追在他身后“凌霄哥哥、凌霄哥哥”地叫。他只有姐姐没有妹妹,把当哥哥的豪情壮志用在她身上,带她在私家沙滩里堆沙子,背着她赶海捡贝壳。想起那些快乐的少年时光,他嘴角温柔微笑。

  沈小斐知他想起两人一起长大的片段,想告诉他廖美儿到现在还是背地里叫他“凌霄哥哥”,话到嘴边,终究忍住了。

  他问,“美儿问了多少个商户,多少个租金?”

  “没数,反正没有她问不到的。那些一天没见几个客户的商家一看到天仙下凡,哪有不愿意和她继续套近乎的?””

  凌霄看着沈小斐,唇角宠溺地弯了起来。这两个无法无天的女人,连行业里最讳莫如深的租金情况都问个底朝天。

  “看来以后美儿放在任何一个项目,都可以独当一面。”

  “别看她平时天真烂漫,工作起来那个果敢和杀气,真是霸道女总裁的人设。没有她攻不下来的城池。”

  “如此说我把她放在你身边,眼光独到。”

  “凌先生饶了个圈,又来夸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