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50章:神秘的梅洛主人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335 2020-04-04 00:07:17

  沈小斐打开了廖美儿的租金报告,厚厚一叠,数据详尽,好像已接手了梅洛大厦重新招租开业在即。

  凌霄由衷赞叹,“怪不得你说,这个星期和美儿做的远远不止市场评估。”

  “我们想的可是8.8个亿的买卖,不努力求证,打了水漂没脸回家。”

  “别累坏自己,”他伸臂将她翻报告的手臂揽住,连人带资料圈到怀里,“打了水漂就回家生孩子。”

  “生孩子是正事,我的梦想也是正事。”

  “好好好,快说说美儿的情报,我也正好了解一下邻居的租金水平。”

  “梅洛哪有什么租金水平可言,廖美儿所问之处,都是眼泪涟涟大吐苦水的商户,说梅洛的经营颓废得好像要结业,广告牌不修,外立墙也不翻新,反正诸事不理。”

  这种不寻常的行为有点怪异,凌霄皱了一皱眉。

  “梅洛空置率去年是3成,今年已经4成了。还有一大批租户准备明年不干了,挞定走人。”

  “这样也没人管?”

  “是的,他们也不升租,也不催租,甚至欠租也不管。饶是这样,租户们也因为没有生意扛不下去。”

  凌霄自言自语,“看来这位神秘的邻居有点意思。”

  沈小斐捂嘴笑,“不知是不是资产太多,无暇顾及。”

  “那就好坏掺半了。”

  “为什么?”

  “往好处想,他不愿意再费力经营,我们报个合理价钱,两家各取所需,皆大欢喜;往坏处想,他财力雄厚,不缺那十亿八亿,偏偏就是不卖,也是有可能的,这种情况最难谈判。”

  凌霄看到沈小斐一下子沮丧下来,连忙安慰她说,“你忘了我刚才的话?要是你喜欢,花再多钱我也给你买。”

  “那就没意思了。生意归生意,掺着感情不计成本,就没有了捣腾的趣味。海豚湾你为我退让至30%的股权,我誓死不干。梅洛大厦的事,我也是这个态度。”

  “凌太太教训得是。回家罚我跪榴莲。”

  她被男人一哄,噗嗤地笑了,“傻瓜,我怎么舍得罚你。别老是胡闹。我给你看看梅洛大厦业主的资料?好歹还算找到了张照片。”

  “好,我倒要认识一下这个神秘的邻居。”

  沈小斐从资料袋拿出一张打印出来的照片,是一个皮肤黝黑的年轻男人,他戴着宽沿帽子,眼睛笑起来迷人得像闪耀的星星,站在葡萄架前手托两串沉甸甸的梅洛,对着镜头开怀大笑。

  “你说他是不是和你以前有点像?又阳光又帅气,但是没有你的霸道横蛮。”

  不知妻子是赞美还是揶揄,他低头吻了她一下收起了陌生男人的照片。他突然有了一点欲望,“你是属于我的。什么男人也不许再看。”

  她勾住他脖子迎上去,边接吻边呢喃说,“傻瓜,在我心里,全世界的男人加起来也不及你一个。”

  吻了很久,他本想把她抱起来跑下去1808缠绵,可是今天是她第一次提出方案的日子,必须给以绝对的尊重,便硬生生忍住了。

  “快说说这位神秘的邻居吧。”他吞了一下口水。

  她脸上依然绯红,整理了一下鬓发,“孔少杰托人在梅洛庄园找到介绍栏上这张照片,原来这位邻居这么年轻。就是不知道拍于什么时间,否则能大概知道他的年龄。”

  凌霄笑笑,“照片大概10年前。”

  “你怎么知道?”

  “他帽子上印着Ligue 1,这是法国足球甲级联赛的简称,全称是Championnat de France de football Ligue 1,帽檐上到处印着夺冠球队的名字。这场夺冠赛事正是十年前。”

  她赞叹道,“凌先生的推理能力实在一流。”

  “凌太太客气了。娶了这么聪慧的妻子,我只得硬着头皮一流起来。”

  “哈哈,”沈小斐给他哄得开怀大笑,“好了好了,别互相吹捧,快说正事。此人名叫程朗,梅洛大厦几个老商户还认得他,说十年前刚开业的时候他常常回来打点,把商场和写字楼运作得有声有色,只是后来就不见他出现了。”

  “程朗……“凌霄皱着眉逐一回忆,缓缓摇头,“南港城无论开发、商业、酒店的老板圈里,我也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你们巨富财阀之家,不是都爱用私募基金来运作经营的吗?”

  “哪里。这是因人而异。”

  “据法国波尔多那个庄园的生意伙伴说,程朗这几年隐居在夏威夷。”

  “我倒没听家里人说起夏威夷有一号这样的华裔人物。”

  他父母虽在檀香山结婚,早年却一直在欧洲和美洲经营能源生意,他认识秦霜云那年他们回了檀香山度假,便带她去见父母。没想到很快就出了事,后来还受了重伤,凌父无心再全世界奔走生意,全家飞来南港城照料了他半年,然后回檀香山定居了。是以夏威夷这些年有些什么华裔的风云人物,他凌家绝对不会不知。

  “据说程家非常低调,是在欧亚经营航运生意的,有多条国际私人航线,还有港口、码头、船队。但程朗不知为何,六七年前去了夏威夷隐居,当地人也没听说过,我和美儿就更查不出来了。”

  凌霄眉宇一扬,眸色变深,“别人的背景以后别涉入太多,怕会引起麻烦。专注在收购梅洛的事就可以。”

  “凌先生教训的是。”沈小斐吐一吐舌,“我只是好奇,他为何在南港城盖了座大厦,任其亏本也不打理;在法国买下了个小酒庄,也没酿出点名酒。最荒唐的是,梅洛大厦的业主还是随便挂在他法国庄园的一个经理名下。心可真大。”

  “小女生就是爱八卦,我们做生意的哪会打听这么多小道消息。”

  他怕刚才过分威严吓着了妻子,哈哈一笑,把她搂在怀里。这个爱娇的小女人,有时脑子里纵横天下,有时候又如同一张白纸。

  “都嫁人了,哪里还是小女生了……”

  他动情地挑起她下巴,“在我心里,你永远是那个扑进我怀里哭的小女孩。”

  他看着沈小斐咬着唇压抑着感动的样子,欲望难耐。女人抬头看他,长长的睫毛下灵光闪动。

  过了很久,她舒了一口气,幽幽地问,“害我老是打岔,那——你要去会一会这位神秘的邻居吗?”

  “当然有兴趣,只怕约不到。”

  沈小斐嘴角深深弯出神秘而得意的笑,“我昨晚已经约到程先生了。”

  “什么?你约到了程朗?”凌霄眼光一凛。

  “对,今晚8点。就在顶层那里。”她指指对面灰蒙蒙的玻璃幕墙。

  “与女人谈正事怎么把时间定得这么晚,”他盯着她,“你们是怎么联系上他的?”

  “他顶层里留着一个小秘书,叫叶飘飘,看我们俩一个星期七天徒步上上下下地,被打动了,答应帮我们联系她老板。”

  “这么容易?一联系,她老板就答应今晚见面了?”凌霄冷笑,“他是刚好要回来还是特意回来?”他心里警惕起来,只怕沈小斐和廖美儿探梅洛租金的动静太大,惹起人家的注意了。

  “叶飘飘说他是刚好今天回国。”

  “希望真的是刚好。”凌霄嘴角一勾,眸子闪起光来。今晚曹盖华的保卫措施要特别加强才是。

  就在这时,对面的梅洛尖顶里玻璃后,含有地闪起一盏昏暗的灯光,摇摇晃晃反复几下,终于弱弱地亮了起来。深茶色玻璃蒙了厚厚的灰尘看不清楚,依稀有个身影在窗前经过。

  “看,他回来了。”沈小斐站在窗边指着灯火,眼神飞驰。

  凌霄点头,悠悠地说,“老邻居,今晚总算要碰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