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52章:夜色里的程朗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338 2020-04-05 00:53:39

  一路上,凌霄说起些廖美儿小时候的可笑事,三人说说笑笑,不知不觉来到梅洛大厦。

  夜色初起,繁华的宝石丽大道霓虹千里,破旧的梅洛门前却只寥落地挂着几个坏了一半灯泡的老灯箱。

  “宝石丽只要有1个灯箱坏了超过25小时还没处理,物业公司肖总会在例会里把张总监骂死。”廖美儿回头看璀璨的宝石丽,一脸小自豪。沈小斐绕着她胳膊说,“难怪肖总常与娉婷说,最想念你。”

  夜里的梅洛商场果然有三四成铺位黑着灯,里面只有三三两两的女人在淘清仓打折商品。他对图纸何等熟悉,带两个女人按着蓝图标示的位置来到私人专梯,叶飘飘正好下来接他们,便一起上去了。

  程朗的办公室紧闭着们。叶飘飘招呼他们坐下,倒了茶水,输了密码走进老板办公室里。顶层果真只有她一人,连保镖也没有。

  四周破败的样子,凌霄怀疑自己让曹盖华他们加强安保是不是有点紧张过度了。

  过了很久,叶飘飘才重新出来,讪讪地说,“程先生刚醒来,刷牙去了。他让几位等一下。”

  三人面面相觑。凌霄心里更疑惑了,他中午已让人紧急去查了一下这个程朗,虽然资料不多,但海外全资拥有的国际航线总算查到了,真的称得上富可敌国。这样一个富家公子,怎么竟是这个放浪形骸的样子。

  “又不是要接吻,怎么去刷牙了。”廖美儿轻轻笑起来,看着房门的眼神既急切又好奇。她自小跟着父亲在客户家里讨论法务,不知见尽多少大老板,这样谈判收购的开局还真是第一次碰到。

  沈小斐忍住笑,轻轻撞她手臂,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门开了一半,里面一把沙哑的男声说,“是凌先生伉俪吧?请进来。”

  凌霄笑笑,扶着沈小斐的腰走进去。廖美儿不知想着什么咬咬牙,神不守舍地跟着进去,站在凌氏夫妇身后。

  程朗的办公室里只有一盏惨白的吊灯,四处都是浓烈的酒味,沈小斐不喝酒,说不清这是XO还是威士忌。只有凌霄一闻而知,这是轮着喝的劲儿。

  他环视四周,心里不由得对自己的警惕好笑起来。程朗就差额头上凿上“我无所谓你高兴就好”的声明,约了他们晚上见面不过是因为醉酒了一天这时才醒。他想起年轻时的自己,看看眼前的程朗,不由得亲近起来。

  程朗还在办公桌上低头乱翻着名片,在一片狼藉的资料文档里翻了好一阵,“终于找到了。”

  他拿着名片竟似心情大好,一边端详着自己名片上的字,一边走到他们面前,“真抱歉,这名片很多年前印的,联系方式已经不用了。”他弯腰递给凌霄夫妇。

  沈小斐这才借着办公室里昏暗的灯光看清程朗的脸。这是一样极其英俊的脸,甚至比凌霄还更让人惊艳。只是他不再是照片上的灿烂少年,看起来比凌霄略大一两岁,神色沧桑成熟,这使他的英俊如同童话里那个悲悯众生献出眼睛的王子,带着一脸忧郁,截然不同于凌霄的霸冽英挺。

  如果凌霄是天上的冷月独挂中天,那程朗的眼便是漫天的星星,碎成点点,竭力地逃离在广袤的天幕之外独存。他浓郁的黑眉也是温柔微弯的,须根凌乱,白衬衣解了几颗纽扣,露出五六寸麦子颜色的胸膛,一笑起来饶是憔悴也俊朗得让人神魂颠倒。

  凌霄接过名片,正想把自己的名片递给他,他竟摆摆手表示不用了。

  “宝石丽和翡翠的凌霄,圈内谁不知道。幸会。”他想与凌霄握手,伸手出来发现手上还粘着白乎乎的牙膏泡沫,连忙去找纸巾擦手了。

  廖美儿一直绷着脸,这时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四处找了一下,才发现洗手间的门在拐角处,进去给他拿了一点纸巾递去,说,“程先生好有趣,洗手间里还有个浴缸。”

  程朗这时才留意到他们身后还站着一个女孩子,知道是类似于叶飘飘身份的秘书助理,落落大方地看着她微微笑,竟然也不生气,“我回南港城就窝在这办公室里。乱七八糟的商务礼仪,我也不大在乎,几位见笑了。”他咧嘴一笑,像个诚实的孩子。

  凌霄商海浮沉多年,这么别致的真性情他还是第一次碰到,他索性也不拘谨了,脱下西服扔在旁边,拨开会客沙发上的杂物,拉着沈小斐贴着自己坐了下来。

  “不错,程兄,我是宝石丽的凌霄,这是我太太沈小斐。后面这个偷笑的小姑娘是她的助理廖美儿。”

  廖美儿对程朗羞赧地点点头,眼神饶有深意。刚才一笑实在欠点礼貌,程朗对她摆摆手,毫不放在心上。她左右看看没有多余的椅子,只有一张沙滩用的小折叠凳,便拿过来打开。凳面上都是灰尘,她呼口气轻轻吹掉,抿着嘴坐着,努力不再发笑。

  也只有这样不可思议的业主办公室,才运营得出如此残破的梅洛大厦。

  “凌兄,听飘飘说你们想和我谈业务。”程朗漫不经心,仍是一脸温和的笑,“你也看到了,我还有些什么业务能吸引你们?”

  “我看程兄好像志不在商海。”凌霄看到办公室酒柜下方放满了空酒瓶,红的白的黄的都有,哈哈一笑,“喝酒更像是件正事”。

  程朗点点头,“所以凌兄要和我谈业务,真是件稀罕事。梅洛的商户都走了一半,上个月连运营公司的职员也离职了一半。”他毫不掩饰,反倒觉得十分有趣,和凌霄一起大笑起来。

  “程兄是有特别的原因才放弃这座大厦的经营?”凌霄看着程朗宿醉后的眼睛,里面布满血丝。

  “凌兄,非常欣赏你的睿智和爽直。来,我们喝一杯。”程朗竟拿出一对水晶酒杯,邀他喝酒。凌霄还没来得及说“好”,他已走到酒柜边上。

  凌霄兴致大发,“好,很久没喝尽兴了。”说完也快步走到程朗身边,一起研究酒柜里的珍藏。沈小斐想拉住他的手,却怎么能拉得了。

  酒都是一等一的好酒,任意一瓶都是经典珍藏,比之云霄大厦顶层的百慕大酒庄也毫不逊色。开一瓶,已等于他宝石丽几个商铺的租金收入。

  程朗不缺钱。

  两个男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开一支勃艮第极负盛名的红头勒桦。程朗按了直线,叶飘飘立刻进来为他开酒,嘴里心疼地说,“程先生又要喝了,这次醉到什么时候。”

  她熟练地醒了酒,倒出两杯。浓郁的酒香顿时飘满一室,草莓、樱桃和红色花朵的风味芬芳扑鼻。程朗接过她的酒杯,仰头就是一杯,“你先下班吧,我今晚没其他事了。明天中午回来叫醒我。”

  他又倒了一杯,这才和凌霄碰杯细饮。二人并肩站在玻璃幕墙边上,他推开一边玻璃窗,春风温柔地卷了进来,料峭中带着清新的暖意。夜色里的程朗更显迷人,外面繁华的都市在他周遭的窗框里清晰起来,高楼外墙灯光漫映在二人脸上,一片斑斓,两相平静。

  程朗的眼神飘到很远之外,若有所思地问,“凌兄对梅洛大厦有兴趣?”

何悠游

姗姗来迟的第二男主角出场了。为了他的出场,不知重写了几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