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54章:你隐瞒了什么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195 2020-04-05 16:36:51

  出了大厦,廖美儿道别了以后打车先走。沈小斐坐上凌霄的车,一路沉默,既没怪他大惊小怪提前离场,也没纠结他喝酒的事。

  回到别墅,凌霄等到她进浴室洗澡以后,拨通了廖美儿的电话。

  “凌霄哥哥,刚才对不起,泼湿了嫂子。”电话传来廖美儿的声音,声音听起来有点情绪不佳,周遭窸窸窣窣不知她在哪里。

  凌霄沉默。

  从小到大,他不出声就是不高兴了。廖美儿赶紧哄他说,“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你是故意的,”他冷哼一声,“美儿,你开始学走路已在我眼皮底下跑来跑去,那点小动静我还不了解?”

  廖美儿刚才拙劣的演技,或许能瞒过程朗和沈小斐,可是逃不过他的眼。律师世家出身的她,自小跟着父亲去客户家中耳濡目染,做事何等谨慎,从来没见过她这么傻头笨脑。

  他的声音阴沉,继续追问,“孔少杰查到的资料里,你隐瞒了什么?”

  廖美儿心不在焉,过了一会儿,窸窸窣窣的声音总算停了下来,她低声问,“”嫂子在旁边吗?”

  “去洗澡了。”

  “凌霄哥哥,我没打算瞒你,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你。”

  他听着她惆怅的语气不似演戏,“到底什么事,连我也不能说?”

  她从小最听自己话,叫她捡贝壳,她绝不会去玩泥沙,总是跟在身后寸步不离,背起她回别墅里去,小小的她才会伏在自己背上熟睡。他知道自己在廖美儿心里的份量。

  “还不是为了我的哥哥好。要是我瞒着嫂子跟你说了,只怕她以后再也不信我。最后你连最后一枚忠实的现眼也安插不了。”

  凌霄被她哄了几句,忍不住笑起来,“听起来泼湿小斐的衣服还是为了我好。”

  “要不然呢,我是突然帕金森了?”她嘟起嘴委屈地说,“我也没想到程先生会突然说这个话题,这么多年了,早应该忘记。”

  凌霄听了她这话,黑眸闪出亮光,悠悠地说,“不用告诉我,我已经猜到了。”

  “凌霄哥哥,你那么聪明,应该想到是他。”

  “是的。我错怪了你。”

  他揉着眉心,酒意上来了,头有点有点唇干舌燥。廖美儿对他们隐瞒的信息,他猜到了。能让他知道,但不能让沈小斐听到,而且也不能让沈小斐以后知道自己早就知道……这么复杂的铺垫,只为了不让她猜疑伤心,迁怒廖美儿。

  他的世界里,唯一会让她猜疑伤心的事只有一件,那就是抹不去的秦霜云。

  今早摊在早餐桌上的梅洛设计蓝图,盖章公司的名称重新出现在脑海里。没错,就是它,枫叶大厦另外一个竞标公司的合作伙伴。

  所以,程朗也是枫叶大厦那位神秘的业主。

  孔少杰从法国波尔多庄园的资料上,顺藤摸瓜地查到了他的海外私募基金名字,而这个名字既出现在梅洛大厦,也出现在8年前的枫叶大厦。

  秦霜云拿下项目之后,一年已把枫叶酒店做得蜚声全国,很快就通过融资反收购了程朗的物业。算来,与梅洛大厦的颓败几乎是同时开始。

  凌霄记得8年半以前的项目情报曾说,当时枫叶大厦的神秘业主在国内多个一二线城市拥有核心地段的物业,那时候他还雄心壮志想在酒店开发运营业里大干一番。如果不是他突然盘出了枫叶大厦,连本是自己囊中物的第一间枫叶酒店也拱手让了给秦霜云,现在的主板里不会有一个叫“京华”的龙头企业。

  程朗与秦霜云曾经交手?他刚才喝下去的酒,隐隐有点翻滚起来。

  “凌霄哥哥,我本来应该先告诉你,可是小斐这些天不是和我一起,就是和你一起,我找不到机会。”

  凌霄叹了一口气,“你也没料到程朗会当着她的面说起这件事。”

  他一边拿着电话,一边披上大衣走到露台。半山的春夜如此清新凉薄,眼下温柔入睡的半个南港城灯光稀疏。八年前的那场竞标,像潮水一样涌来,他又想起了如在梦里的邂逅,秦霜云投向他那震撼至深的第一眼。

  过去那么久,伤痛淡了,恨意也淡了。随着自己有了心爱的妻子,那一眼的惊艳和伤痛终于也淡了。

  凌霄闭目摊在椅上,知道自己得救了。他成功地选择了平淡温柔的幸福,来覆盖从前的伤筋动骨。

  “美儿,你这小丫头什么时候知道我和秦霜云的事。”

  “就是你们闹冷战,小斐住在我那里的时候。”

  “为什么要问。”

  “那时我不明白,她那么爱你,你那么爱她,为什么两人眼睁睁地被一座看不见的山隔在两边。爱情是什么,为什么会让我哥哥这么痛苦。”

  她哭出声来。

  他长长地叹口气,“每个人都会在得到幸福之前,要经历一些折磨。幸亏那时候你还小,被送去寄宿学校读书了。”

  “我后来陪你去拆钢板的时候,还真信了你骗我打球摔伤的。爱情好可怕,我的凌霄哥哥也伤成这样。它到底是什么样子。”她抽噎。

  凌霄听出她语气不对,“美儿,不要哭啦,刚才是哥哥语气太重。”

  她还是哽咽。

  “还有事瞒我?”

  这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一定同时碰上了难过的事。凌霄关心起来,“乖,告诉我。”

  “哥哥,爱情到底是什么,它为什么会让一个人沉沦伤痛成这样。”

  “你好像不止是因为秦霜云的事。”凌霄紧张起来。

  他从小把她看作小妹妹,除了她高中那几年家里律所出了问题之外,她几乎是一帆风顺的金玉生活,出落得一派纯挚。凌霄从来没想过她会为爱情伤心疑惑起来,难道遇到了渣男?

  “没人欺负我,我只是看别人的故事看多了,害怕爱情。”她终于稍稍平静,还在抽鼻子。

  “傻丫头,别人的故事跟你有什么关系,赶紧找个好男人,哥哥给你送一份大大的结婚礼物。”

  “好,就为了你的礼物,我早点找个男人爱上。”

  她果然阳光无敌,凌霄哄了几句,已让她阴转晴。

  “还有,下次故意泼水也可以,但只能泼我,不许泼小斐。”

  廖美儿被他逗得噗嗤一笑,“从来没见过有人这样宠妻如命。”说完挂了线。

  对,他的妻子还在里面梳洗,他不再纠结程朗与秦霜云的交手,从往事里深深吸了一口气,浮出现实的湖面,喉咙干涸得格格作响。

  他突然无比思念温暖柔和的沈小斐,推开门,向浴室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