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56章:你敢动我老婆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417 2020-04-06 00:06:30

  天刚微量,凌霄的手臂被熟睡的妻子压得发麻,惺忪醒来。累了一夜,早上办公室里也没什么特别事,他正想拿手机发信息告诉娉婷上午不来,沈小斐的手机突然传来几下震动。

  这睡熟时分发,谁会短信给他妻子?她的对外事务都由廖美儿过滤处理后才转告她,按道理没什么人知道她的号码。

  他忍不住瞄了一眼,是一个没有录入通讯录的陌生号码。

  但是那串熟悉的数字却惊得他身子却剧烈震了一下。要不是怀里的妻子还在熟睡,他一定愤怒大叫。

  那串数字极其工整,他再也熟悉不过。象征身份的连号电话,是他十几年商海一起打拼的兄弟,鼎峰总经理方正!

  方正为什么天还没亮透要发信息给自己的妻子?

  凌霄强压愤怒,轻轻探身拈起沈小斐的手机,眯着眼看信息内容。

  “凌太太,很抱歉一早扰你清梦。我一夜无眠,有事想找你解我困惑。”看样子沈小斐并不知情。

  你还知道她的身份是凌太太?凌太太这个时分肯定在她老公怀里睡觉,这方正连他凌霄的女人也敢撩。

  凌霄暗骂一句,咬牙切齿。要是他真的动了歪念头,拼着鼎峰散架,凌霄也要让他收拾包袱滚蛋。

  他解锁了手机,敲字回复方正,“说。”

  过了很久,方正也未回复。凌霄眼里喷出火焰,恨不得把他扔进海里。他娘的,领着我的工资,却敢一清早撩我的女人,方正是不是还没见识过海豚湾的咸水如何呛喉。

  “快说。”他阴着脸再次敲短信催促,刚一按发出,突然一拍脑袋直呼自己脑残。

  沈小斐不知道方正的号码,收到信息怎会先不问清他是谁?他直接发出冷冰冰的回复,绝不是平时温柔可人的凌太太作风,方正怎么会不知道是自己。

  方正终于回复了,“凌先生很抱歉,我找凌太太是想问一条手链。”

  聪明的人从来都是成堆出现的,万锦集团从不招傻缺。他印象里方正的精明稳健丝毫不亚于赵榷,怎么这时他才发现方正好像笨得可以,随便搪塞乱编一个理由,说半夜三更问他太太的手链,岂不嫌疑加倍?

  “我太太的手链跟你有什么关系?”他敲字的时候,手都气得发抖了。

  方正连忙补充,“我意思是,想向凌太太打听一个人。”

  打听用得着在她刚与丈夫翻云覆雨后躺在怀里睡觉的时候问?这样的混账借口都编得出来,我找你这傻缺做鼎峰GM是不是神经病了。

  “15分钟后下楼等老曹。记住,你只有一次机会。”

  方正看到这条阴冷冷的短信,微醺的脑袋突然清醒了。手里烧到尽头的烟烫痛了他的手指,他丢到脚下,皱眉扶头。未成立万锦集团那时,方正已跟随凌霄赵榷一起拿地盖楼,十几年来杯酒觥筹共同拼搏。此时发暧昧短信给他妻子,他愤怒是理所当然。

  “我怎么会疯到不记得她这时睡在老公身边。”

  他麻木地换了衣服,洗了个脸。冷水泼在脸上,像冰冷的手打出几个耳光。

  “方正你疯了,连堂堂鼎峰总经理的体面身份、地位收入,全都不要了。爱情真那么重要吗?”他双手撑着洗手盆,低头沉默问自己。

  他突然抬头看着镜里,咬牙说,“是的,她就是那么重要。见不到她,我方正宁可职务也不要了。”

  老曹的来电响起,像死神一样逼近。他接了电话,那头冰冷的声音催他下楼。

  对于曹盖华而言,凌霄的任务永远只有八个字,“时间地点,人物方式”。只要凌霄一句话,他永远无条件执行,没有职位高低之分。

  天还没亮透,街上一个行人也没有,极为冷清。方正上了曹盖华的奔驰,摊坐在后座,闭上了眼,不管他带自己去哪里。凌霄不仅是认识十多年的兄弟,他首先还是凌先生,那个万锦集团里手执一切权力的凌先生,他的话就是不可违抗的命令。

  而且,方正很快会知道更多她的事了。他露出虚弱的笑,不再害怕。

  曹盖华以150码时速狂奔了20分钟,在郊外一处极为人迹罕至的树林边停了下来,开门对方正指指树林入口。

  “凌先生在里面?”方正看了看黑漆漆的树林深处,略略犹豫。

  曹盖华脸无表情,也不回答,示意方正下车过去。

  方正认识老曹十多年,知他忠心不二,便不多问,扶着金丝眼镜看清楚脚下小路的轮廓,吸了一口气走入林里。

  原本黑漆漆的树林略微灰白起来,影影绰绰之间,看到远处一个高挺昂然男人背对着他,听到脚步声,闪电一样转过身来,重重一拳打在他嘴角上。

  方正跌倒在地,眼镜一下子跌入草丛里。

  一把阴冷的声音响起,“你敢动我老婆。不想活了?”

  方正扶着地站起来,嘴角有液体流出,用手背擦了一下,借着微白的晨光眯眼一看,是血。

  他苦笑,“凌霄,不,凌先生,你误会了。”

  “你知道我当年遇过一次背叛,我的底线你不清楚?”他紧握着拳,冷森森地逼近一步。

  “你先冷静一下!”方正步步后退。他知道凌霄刚才那一拳还留着他解释的机会,要是再来一拳,只怕鼻梁也当场碎掉,“凌霄,我自始至终把你看作兄弟,刚才是我一时糊涂,但绝对是一场误会。”

  “说下去。”凌霄眼里射出两道寒光,“记住,只有一次机会。有半句假话,我们的情谊一笔勾销。”

  方正苦笑,“让我抽根烟?”

  凌霄闷哼一声,转过脸去。

  方正从裤袋里掏出烟,点着勾在唇间,深深吸了一口气,哈哈大笑起来。

  “凌霄,以前我不知道你为了什么,因为一个秦霜云就把自己折磨成这个样子,现在我终于明白,因为轮到我了。爱情真可怕。”

  凌霄听了这话更加狂怒,转过身来,“你撩我老婆,现在还在说风凉话?”

  “我爱的不是沈小斐,是另一个女人。”

  “放屁,那你半夜该去找她。”

  “我就是找不到她。”方正又大笑起来,笑声凄怆地蹲下来,“我一辈子辜负过多少女人,没想到终于折在她手里。”

  凌霄侧脸看着他,晨光越来越白,眼前的方正没有戴眼镜,显得有点陌生。他须根凌乱,眼里布满了红丝,极深的黑眼圈看起来很可怕。昨天下午与他讨论海豚湾融资的时候,他还微笑自持,拿着手里的文件睥睨天下。才隔了12小时,却像变了天一样憔悴。

  “你为了那个女人搞成这样子?”

  方正把头埋在手臂里,烟已经烧完,他沮丧地吐出烟蒂说,“我上班时间已尽量控制。”

  “沈小斐可以帮你找到她?”

  方正一听,泄气地坐在草地上,仰脸长长叹气,“凌太太是我找到她的唯一希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