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57章:交还伤心的车钥匙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363 2020-04-06 10:38:30

  无论如何,事情总算搞明白了。凌霄终于确定他不是要撩自己老婆,愤怒才慢慢平息。看着眼前终日流连在杯酒女人之间的兄弟,此时眼圈发黑,嘴角流血,憔悴得不成样子,他不由得微微内疚,蹲在他旁边。

  凌霄递去一张纸巾,“兄弟,我刚才冲动了。”

  方正接过纸巾印了印血迹,摆摆手,颓然道,“没事,换了我看到自己女人大清早收到男人短信,也会暴跳如雷。”

  顿了一顿,他干涩地苦笑起来,“凌霄,你能搂住自己爱的女人睡,我爱的女人这时候却睡在别的男人怀里。”

  凌霄蹙眉,“有人抢你女人?”

  方正摇头,重新点了一支烟,“她不是我的女人。谁也不会真正得到她。”

  “还没追到手?”

  “哈哈,对。我就像傻子一样,每到周末就飞到她的城市追着她,守着她,只为了见她一面。”

  怪不得最近方正总是出差。凌霄想起他在维多利亚搂住陪酒女郎喝酒的情景,不禁恍如隔世。在凌霄印象里,方正风流倜傥,离婚是必然的,他为着维护他堂堂鼎峰总经理的声望便诈做不知。他每晚把盏醉饮谈生意,怀里的女人穿梭如鲫。可是现在,他终于碰到了克星。

  “什么样的神仙人物会让方总自甘堕落。”凌霄叹一口气。

  方正像握住救命稻草一样,顾不上擦去嘴角的血,打开手机里的照片,“凌霄,我的自尊在她面前已经跌到地底去了,现在也不怕给你笑话。”

  凌霄接过手机一看,不禁失手掉到地上。

  “冯青青!”

  照片里的冯青青一身波西米亚长裙,坐在酒店大堂,眉眼神色都是冷淡的,俏丽的五官像徒然绽放的玫瑰。

  他想起来了,几个月前冯青青第一次来南港城,曾对他说过,想他不痕迹地搭线认识一下鼎峰的方正,为她朋友介绍点业务。这事交给了陆娉婷,并嘱咐她务必不能透露是自己出面,是以方正一直不知道冯青青是沈小斐的闺蜜。

  后来凌霄才知道冯青青接近鼎峰是为了让张鸣天撞到南墙,周折地设局给他妻子报劈腿之仇。没想到这个仇报完了,兜兜转转,却把方正惹了一身的情祸。

  方正听他叫出了冯青青的名字,嗖地站起来,“你也认识她?”

  凌霄愧疚地点点头,拿了方正的烟点了一根抽起来,说,“兄弟,她是我这边的人,不知道她这样折磨你,真是抱歉。今晚我还打了你一拳……”

  方正全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眼里闪起光来,“凌霄,我已经几天联系不上她,你认识她的话,帮我找她?”

  “她关机?”

  “空号。”

  “不可能,小斐前两天还和她通过电话,没说换了号码。”

  他此话一出,和方正对视了一眼。两个聪明的男人顿时明白,冯青青给了方正一个临时的号码。

  天已亮全了,太阳渐渐升起。方正却毫不疲惫,眼睛发出光来,“凌霄,帮我。”

  “何必呢,方正,”他拍拍焦躁的男人的肩膀,“万一……她这时睡在别人家里,你岂不自讨没趣?”

  “就算这样,我也要知道她消息。我只想知道她是不是安好。”方正呢喃着,“凌霄,找不到她,我魂都丢了。你看我,为了她什么自尊也没有了。”

  “对了,你为什么知道她是小斐的朋友?”凌霄忽然奇怪,这事陆娉婷做得很隐蔽,方正甚至不知道是陆娉婷介绍,怎会想到沈小斐。

  “傍晚我见到鼎峰一个旧职员,她手腕上戴着冯青青的手链。一模一样。追问她,说是凌太太送她的。”

  “你是说朱迪?”凌霄黑眉一挑。

  “你认识她?也对,她是凌太太在鼎峰项目部的旧上司,按理你也知道朱迪的名字。”

  凌霄不置可否,上个周末他看着妻子和朱迪聚旧,也看到她戴了是小斐和冯青青在君临广场一时兴起买的闺蜜手链。

  原来,沈小斐送给朱迪遮挡割腕伤口的手链,被方正看到了。这个鼎峰第一决策者何等聪明,只是苦相思的时候变成傻缺。一看到朱迪的手链,怎么会不追问。

  可是凌霄又有新疑问,朱迪好端端地在绿野仙踪二期,早已经不是鼎峰的职员,怎么昨天傍晚会和方正见面?最怕这些说不通的情节是方正的措辞。

  方正被他凌厉的眼光一射,苦笑起来。继续点了一支新烟,猛吸一口,“好吧,我的混乱情史都让你见笑了。”

  他这么自我嘲讽了一句,凌霄顿时明白了。虽说沈小斐一再强调朱迪是为了调养身体申请换项目,但最初朱迪打给她失恋痛哭的时候,自己也听到一点。现在看来,那个劈腿的男人,正是方正。

  要说冯青青是第三者,也谈不上。她高冷的性格绝不可能插足别人的感情。只怪方正自己飞蛾扑火了。

  他长舒一口气,庆幸起自己与沈小斐简单的小幸福来,劝方正说,“以后收收心,别再搞办公室恋情。”

  “凌霄,你是知道的,我这样的位置每天多少女人自己送上门过来,要挡也挡不住。”

  “朱迪的确是这样的女人。”他想起陈永佳被解雇的一幕,朱迪向上爬的心计早已领教。

  “她开头是,后来就不是了。我和她同居了两个月,买了名车手袋,给她一大笔钱,想着大家各取所需就是了。可她最后什么都不要,就是不愿意分手。我见了冯青青以后,每到周末就飞北京,估计她绝望了才申请调走。今天傍晚她说要把车子还我,在鼎峰楼下给我钥匙。”

  “看来她和你,也是同一类人。爱上了就不得了。”

  方正微微一怔,喃喃自语说,“好像的确是……”

  这时,太阳跃起,光芒万丈,照在方正憔悴的脸上,嘴角肿起一大片。凌霄看到自己下手这么重,薄唇一勾,“为了弥补我刚才那拳,我帮你一次找冯青青吧,”他瞥了方正一眼,“也好让你对她死了心。”

  电话拨号中,不是空号。方正听着拨号音咽了一下口水,眼神复杂。

  凌霄有点同情。男人再苦恋也应该设有底线,何苦一定要当场打脸。他连自己女人半夜三更接到男人短信都暴怒成这样,要是冯青青此时真与别的男人在一起,方正会不会竭斯底里?

  冯青青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凌先生?”

  “是我。”

  “大清早的,不是小斐有什么事吧?”冯青青紧张起来。方正可从没见过她这样的关切之情。

  “小斐昨晚说想找你问点事,太累睡了。我今早帮她问问。”

  “好的。问吧。”冯青青轻松一笑,“她不会是问我终身大事吧?”

  凌霄一时不知道问她什么才好,接着她的话随口笑道,“你的终身大事睡在旁边吗?和我说电话不要紧?”

  话刚出口他便后悔起来,万一冯青青真的回答“是”,方正听了会如何。

  可是话已出口,两个男人屏息凝气地等着冯青青回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