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58章:我老婆闺蜜惹的祸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519 2020-04-07 01:18:17

  冯青青嘿嘿一笑,没心没肺地说,“没事,他刚出门了。”

  方正一听这个回答,眼都要冒出血来,捏着拳头像要随时发狂。

  凌霄为他心疼起来,赶紧搪塞了一句,“小斐昨晚说手链送给了一个失恋的同事,问你会不会生气。”

  “哪会。我连男人都不在乎,一条手链算什么。明天我买一堆情侣手链寄来,让她天天送人。”

  凌霄打了个哈哈,匆匆挂线,尴尬地回头看着方正。只见他披着一身晨光,神色绝望,垂着头立在草地上,连嘶吼也无力了。

  “既然这样,放手吧。”凌霄走过去,伸臂搭着他的肩,“男人什么都可以不要,这点小尊严还是要有。”

  “不,”他却抬起头,桀骜地惨笑,“她电话里的答案,这几个月我在北京不知碰到多少回了。”

  凌霄骇然,士可杀不可辱。他怒问,“那你还何必追?”

  “我没办法,她是我命里的克星。从她第一次走进我办公室,我已经着魔了。”

  凌霄眯着眼打量这个不可思议的男人,刚才的情景是个男人都接受不了,可这个身居要职、年入数百万的鼎峰总经理竟然还在卑微地追随。换作是自己,……他心里喝止了自己的设身处地,这种类比一辈子也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都他妈怪我。回家吧,别想着不可能的事了,给我好好休息专心工作。”他拍拍方正,“跟上来,老曹车你回去。”

  “凌霄,”方正追了上来,“帮我一次,跟她说说。”

  “什么?”凌霄回头倒竖着眉,“你他妈还是个男人吗?追不到就放手,死缠烂打有什么意思?”

  “不,你不理解我,”方正神情极度痛苦,“我知道她不爱我,但是想着她这样在男人的怀里流浪,我就心疼。”

  “她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

  “她只是寂寞。”

  “方正,哪个夜夜流连的女人不是因为寂寞?”

  “不,青青是在孤儿院长大,她害怕婚姻和孩子。”

  “你还要做救世主?”凌霄恨铁不成钢,正想骂醒方正,转念想到沈小斐的身世,却心软起来,还是掏出了手机。

  “你自己和她说,还是我来说?”

  “你说。她不听我的。”

  凌霄没好气,“请问我要说什么?”他和方正十多年来霸气地驰骋在商场,所向披靡,今天竟要为他做这八婆事。

  “让她等我一次。”

  “你又去?”他几乎想要跳起来再给方正一拳,“昨天中午才回来,现在这个样子又飞过去。”

  “是,我整个周末都没合过一眼。今晚喝了点酒也睡不着。要不然也不会煎熬到清晨给嫂子发短信。”

  凌霄倒佩服起来。昨天下午他赶回来陈述的海豚湾资金推进方案,成果累累。多亏沈小斐想到了颠覆性的股权谈判思路,政府那边很快签署了意向协议,从而使鼎峰获得了竞拍旁边2000亩的住宅用地。方正拍下了地皮,质押给亚泰银行融资,昨天的会议正是汇报了贷款利率,依然是极漂亮的低息数字,为集团节省了巨额的财务费用。

  整个行业里,除了赵榷几乎难以找到媲美方正的人了。他想象不出这个苦恋不得的男人,如何一边哀求追逐,一边维持着完美的工作水准。

  “三天没睡还要飞,不要命了?”

  “让她就等我一次。最后一次。”

  凌霄突然按着电话,探身狞笑问他,“你和冯青青,好过了?”

  方正明白他问题所指,颓然摇头,“没有。”

  没用的家伙!凌霄真想抽他耳光骂醒他,可是想想自己不也是陪着沈小斐住了两个月公寓还没有下手,干干净净?他顿时气短,一边再拨了冯青青的电话,一边叹了口气。

  冯青青这次接电话的速度奇快,让他构思连开场白也来不及,劈头问他,“又有事?刚才什么手链的话全是砌词?”

  “对,刚才还没热身。”

  “快说,是不是沈小斐有事?”她森森然逼问。

  “她好得很呢,最近还想了个项目,要收购隔壁大厦。”

  冯青青哈哈大笑,“那小妞,大有志气,凌先生快说,找我何事。”

  “你说呢?”

  她沉默了,嘀咕道,“凌大老板的心思我怎么会知。”

  凌霄冷笑两声,“你也知我是老板,上次小斐让你来看看我长什么样子,你倒想着法子要我介绍我的人给你拓展业务。好了,一转头把他折磨成这个样子。”凌霄一边清点情面的账本,一边在心里骂了自己十遍八婆,原来做八婆也不容易。

  “你知道了?”冯青青有点心虚,毕竟是她求他搭线设局报复,他也没兴师问罪,现在殃及了他的兄弟,总算是自己理亏。

  “他这么痴情,条件也不差,为什么不接受?”

  “我不会为任何人停留。”冯青青冷得让人发指。

  “青青,”凌霄温和下来,“小斐现在很幸福,你也应该试着让自己幸福起来。不要再逃避。”

  “我很幸福,没有牵挂就是幸福。”

  “别骗自己。”

  “真的,凌霄,”她第一次不称呼他凌先生,“没有任何一个人会为另一个人一辈子停留。”

  “那小斐和我呢?你觉得我最后还是会离开小斐?”

  “你们……是例外。”

  “放屁,”凌霄好笑起来,“冯小姐没睡醒?为什么你希望小斐终身幸福,但却不给机会自己?”

  电话里沉默了。凌霄说中了她的心事。

  “方正很不合你意?完全不考虑?”

  冯青青还是沉默,既不否认,也不答应。

  “给我个面子,和他再吃一顿饭,听他再推销一次自己。吃完饭你老人家还是不高兴,就让他明晚给我滚回来,我塞一整个夜总会的几队女人给他赔礼道歉。”

  他顿了顿,一字一语地说,“毕竟,这是我老婆闺蜜惹的祸。”

  他话已至此,冯青青又好气又好笑,只好说,“大哥,他昨天回去了。”

  凌霄狠狠盯了方正一眼,“他明天又要请假飞过去找你。耽误我鼎峰的业务,是不是要找你算账。”

  “好吧,”她的事被凌霄上升到这个高度,怎么还好意思反驳,“就一顿饭,吃完叫他以后别再来烦我。我欠你的人情也两清。”

  “好。”他气结,转头又叮嘱电话那边,“青青,玩笑归玩笑,我们俩的事不能让小斐知道。”

  “当然,我可不想她知道方正曾经是她其中一个干爹。”

  凌霄气得啪地把电话摔到草地上,侧目看着方正,“你让我帮的,我也帮了。你别忘了还是我鼎峰的总经理。有点种,兄弟你还代表着我。”

  方正已被冯青青电话里的话折磨得又悲又喜,抬头冲凌霄无力一笑,拍拍他肩膀,给他点了支烟递过去,才大步向树林外的老曹走去。

  凌霄看着他的背影,心里百感交集。那晚沈小斐突然夜访维多利亚,方正也在场,他搂着艳丽女郎神情自若,哪有半点被冯青青折磨的痛苦?没想到背地里他饱受相思之苦。

  到底爱情有多可怕,才会让一个放荡不羁的男人卑微如此?

  “方正,”他冲着背影大声叫道,“回去换件衣服,剃了须再去。”

  不知道他能否听到。凌霄捡起手机,这时才觉得自己打过的拳头微微发痛,整个人又累又困。不知沈小斐醒了没有,要是她醒来不见自己,一定很挂念。想起昨晚和她整晚的痴缠缱绻,他的爱念又像潮水一样涌上喉咙立刻归心似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