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59章:海风洗我胸襟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3193 2020-04-08 00:39:36

  回到别墅,沈小斐已经坐在餐厅的吧椅上,晃着腿悠悠地吃早餐。娥姐给她准备了一桌子丰盛的餐点,她正拿着一个肉包子,一边咬着,一边和娥姐温柔说笑。阳光洒在地板上,斑斑点点落在她睡裙下摆,像油画一样美好。

  “怎么回来了?”她看见凌霄大踏步走进来,连忙跳下吧椅迎了上来,“我以为公司有会议,你一早回去处理了。”

  “何清华的网还没收呢,海豚湾好好的,哪有这么多重要的事。”他把她竖着抱起来转了个圈,“我今天哪也不去,呆在家里陪着你。”

  女人高兴地伏在他胸前,突然抬头问,“怎么抽烟了?”

  凌霄近年极少抽烟,即使开会回来衣服上落满了方正杜可为他们的烟味,但唇间气息永远干干净净。

  “没事,早上外出帮方正处理点事。”

  女人推开他,警惕地盯着他,“我问你为什么抽烟了。”

  凌霄心里暗暗叫苦,方正和冯青青的事他既然揽上了,就要保密到底。虽然方正遇到克星自尊扫地是一回事,但他堂堂鼎峰GM的面子还是不能不顾。

  怎么向妻子解释呢?

  “碰上了点棘手的事。”他想了半天,支支吾吾。

  “我不信,我认识你这么久,没见你抽过一口烟,”女人后退一步,“昨晚不是好好的吗?”

  娥姐识趣地赶紧退出餐厅,凌霄只好避重就轻,走前一步抱着她哄道,“方正有点不开心,整晚没睡,一早叫我出去诉苦。陪他抽根烟开解一下。”

  没说出冯青青,就不算出卖朋友了。

  沈小斐这才嘘了一口气,喃喃自语说,“就怕你是想起了以前的事不开心了。”

  凌霄这才想起昨夜程朗是枫叶大厦神秘业主的事,惊得一额汗。他转而一想,原来秦霜云的影子早已烟消云散,不由得哈哈地笑着,抱她又转了个圈,“你不说我都忘了。”

  阳光下,他笑起来英俊得让她睁不开眼睛,黑色的深眸在晨光中湛然生辉,金色的光芒随着他的转动一下下重复烘托着高挺的鼻梁轮廓线。

  她不由得低头捧着他的脸吻起来。

  他嘴角弯出极好看的弧线,“我又想要你了。”他在她耳边低声撒娇。

  “昨晚不累吗?”她想起昨晚他一遍又一遍的索要。

  “人生苦短,行乐要及时。”

  “不许你这样说,”她用葱指压住他的唇,“我们还有很多时间,我要和你一起熬到走不动,坐在椅子里看着儿孙满地。”

  “哈哈,那还不赶快去给我怀个孩子,要不然哪来的孙子。”他不由分说,在桌子上拿了个包子塞进嘴里,潦草地灌了点咖啡,把她扛到肩上走上楼去。方正的遭遇更让他珍惜眼前一切,人生大幸莫过于所爱的人也深爱自己。

  “傻瓜,中午要去办正事呢,你乖乖去睡一会。”她微微嗔道。

  “除了怀孩子,还有什么正事?”

  “刚才廖美儿说,程朗一早打她电话,约我们中午吃饭。我想,应该是谈梅洛的事。”

  “程朗约我们?”凌霄眼里光芒一闪,想起两人昨夜倚窗碰杯的情景。按道理说,那人是枫叶大厦业主,是他毕生伤痛的最起点,他并不愿再去接近才对;可是程朗憔悴的眼神,毫无遮掩的放浪形骸,却让他彷如见到了曾经的自己,对他有着莫名的亲近。

  “对,估计他清早酒醒过来,第一时间找我们了。”

  “你不怕他继续说枫叶大厦招标的事?”

  “那也是过去很多年的旧事,我也不会像上次刚结婚时那么作了。”她微笑道。

  “果然是笑看风云的凌太太,但我更愿意在中午外出之前办妥我的正事,”他笑了,扛着沈小斐拾级而上走向睡房。

  午后的阳光刺进房来,他惺忪睁开眼,拉过被子遮住怀里熟睡的妻子。她疲倦而满足的脸庞那么安详,颈窝里胸膛上,都是他种下的草莓印记。相爱如此美好,此时此分应该一生铭记。

  “不知方正的航班起飞了没有。”他心里始终记挂,小心翼翼伸臂拿过手机,用蚕丝被遮住屏幕亮光看起来。

  没有新信息,方正自行扑向火堆去了。

  他睁着眼等妻子睡醒。离程朗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怀里的小猫还没动静,他摸摸她头顶低声说,“小斐起床啦,要去买大厦了。”

  “唔,”女人迷迷糊糊转了个身,嘴角笑笑不愿意睁开眼,“再睡一会儿。”

  “再不起来,我又要干坏事了。”

  威胁立刻凑效,沈小斐笑着惊叫溜出被窝,赶紧穿衣梳洗去了。

  两人挽手走下楼去,廖美儿刚到,一身春装刚在沙发坐下,见到凌霄夫妇马上又站了起来。她垂着白色薄纱笼袖子,贴身长裙,一头柔软蓬松的栗子卷发绑了两条麻花辫子,美得不似在人间。

  “凌霄哥哥刚才临时叫上我,我今天没穿行政套装……”她看着两人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啜啜地解释。

  “多美呀,真不该一个人锁在云霄大厦的玻璃温室里。”沈小斐拉过她的手臂打量,“美儿天仙一样的人物,不知将来会找个怎样优秀的男人才能配得上。”

  廖美儿脸色绯红,低下头说,“你记得我跟你说过喜欢怎样的男人。”

  “可是孔少杰也不错。”凌霄走过来,他发现自己今天彻底成了居委会大妈,三句不离安排身边人的终身大事,心里不由得苦笑。

  “我一点也不喜欢孔少杰。留着给珍妮花慢慢折磨就对了。”廖美儿嘻嘻一笑,“快走吧,程先生刚发短信说已经到了。”

  “已经到了?”沈小斐看看时间,“还早呀,不是约了12点?”

  “他说早上出海钓了几条海鱼,要早点送给厨子伺候。”

  “那么说,他是在渔船上给你打电话?”

  廖美儿点头,“对,海风很厉害,他说话又安静,我差点听不清楚他说什么。”

  凌霄嘴角微弯,这个人越来越有意思,是个值得结交的朋友,“走吧,去吃新鲜料理。”

  三人驱车来到了程朗约定的地址,原来是远郊一处幽静的怀石料理,庭院是参照了京都三条的辻留样式,充满了日式的禅宗之美。

  凌霄低声对沈小斐说,“怪不得要大清早出海,他请我们来吃怀石料理,食材必须都是最新鲜的。”

  “你忘了他长住夏威夷海边?”

  凌霄拍拍脑袋,“对,大海的儿子。”

  刚穿过庭院,一个身材中等的男人赶出来迎接,“诸位这边请。程先生在房间里恭候。”那人年约三十七八,虽然不高,但是眉目清癯,气度也自不凡。

  他们跟着男人走进房间,程朗正在长条案上倒清酒。虽然环境清幽充满和风,但席上的他皓齿带笑,微醺朗朗,一点儿也不拘谨小节,倒起酒来落落潇洒,越发显得迷人。

  他听见声音,抬头对凌霄一笑,“凌兄,昨晚的酒如何?”

  “一流。”

  “今天再试试这十四代大极上诸白龙泉?据称是日本酒里的稀世珍酿,我十年前拍下了2瓶,遇上凌兄共饮才舍得拿出来。”

  “太好了。”凌霄一听,咽喉顿时干了起来,哈哈地笑着拿起杯子。只见杯里琼浆颜色纯澄,传来淡而神秘的米香,与葡萄酒威士忌的口感截然不同。他在洒脱的程朗面前不知怎地,也不拘谨,仰头一口喝掉。

  “如何?”程朗微微笑,和他同时饮进杯里的酒。

  “高木酒有着独特的醇厚。”

  “凌兄点评得极是。龙之落之子的米种酿出来的酒,口感是特别,”他又饮一杯,“凌兄毫不在意梅洛是否成事,这种性情实在痛快。”程朗大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笑容光芒四射。

  沈小斐第一次见凌霄这么开怀,与他平时夜里和何清华碰杯时的客套完全不同,便不再生气,抿嘴笑笑,安静地坐在他身边。

  转头看看廖美儿,她却站着不动,神不守舍地看着两人对饮,低声暗问她,“美儿怎么了?”

  凌霄伸臂拍拍廖美儿的发顶,心疼地笑道,“昨晚我说话重了,小丫头估计还在生气。”说完揽过妻子的腰,又喝了一杯。

  沈小斐嗔怪地说,“不就失手打翻一点清水,怪她干什么。”

  程朗笑吟吟看着眼前二人,凌霄正一边与他豪气干云地碰杯,一边温柔地照拂着妻子妹妹,这个情景让他似曾相识。

  他一眼看到沈小斐颈窝上的红印,知道他们刚刚缠绵恩爱完,笑意更浓了,按了服务铃,低声对刚才领路的男人耳语吩咐。

  男人退出去以后,他抬头意味深长地笑道,“凌兄夫妇情深,真是让我羡慕。男人最幸福的事莫过于一手叱咤风云,一手搂着最爱的女人。来,再碰一杯。”

  凌霄笑笑默认。

  “我刚为凌兄加了一客上好的法国吉娜朵牡蛎。南港城初春的牡蛎虽好,比起吉娜朵还是有点距离。”

  凌霄看他刚才温柔地打量了一下沈小斐,转头看看妻子,一眼看到她颈项上留着自己今早吻过的红印,顿时明白过来。程朗果然是性情中人,一点没有交际圈里的拘泥客套。

  他举杯笑而不语,把新斟来的酒一饮而尽,“程兄特意为了这顿怀石料理出海钓渔?”

  程朗点点头,“我平时也喜欢对着大海。如果将来有一天真的厌倦了,大海也是我归隐的地方。”

  他说话毫无顾忌。

  廖美儿轻轻叹了一口气,低头吃起依次上来的料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