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61章:她就是不肯说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659 2020-04-08 00:41:29

  说到了关键的往事,凌霄眼神一凛,“我突然想筹建自己的酒店试试。但不知程兄后来为什么卖掉了枫叶大厦的产权?”

  当时竞标的标的物,只是酒店的运营管理。物业产权掌握在业主手上,他坐着收钱,大可不必向秦霜云盘出产业,这事凌霄一直想不透。

  “这没什么,人生总会有些时候豪情万丈,有些时候疲倦不前。枫叶的运营方做得不错,我也不太回南港城了,卖了个合理的价钱就算。我有点累。”

  凌霄终于听到答案了。看来程朗与她并无太大交集,是秦霜云捡了个大便宜。但昨夜程朗的话还在他耳边,说这梅洛大厦是他在南港城最后的留念,相比起他家族经营的航运和港口码头生意,这点物业纯粹玩票,凌霄自从知道他家族资产之后,已知道收购梅洛这事价钱不是最重要。

  这可有点棘手了。他转头看看沈小斐,见她低着头听他们说话,不知在想着什么心事。

  程朗知他和妻子的心事,温柔地笑了,“凌太太,你让我再好好想想。今天你对梅洛大厦的主意,真是不错。如果我有孩子,也会来捧场。”

  沈小斐抬头腼腆一笑,“程先生见笑了。”

  程朗看着这个想法大胆的小姑娘,不由得对凌霄笑笑,“你都叫我程兄了,她为什么还这样见外。”

  凌霄握了握妻子的腰,低头看她一眼,对程朗无限宠爱地说,“没有程兄的放话,她也不敢乱叫。”

  程朗向墙上一靠,双手叉在胸前,饶有深意,“刚才廖美儿也叫你凌兄哥哥了,你们互相照拂让我羡慕。这些年我一直独自一人,有点寂寞,认识你们以后整个人精神起来,羡慕得不得了。不如她也像廖小姐称呼凌兄那样吧,叫我哥哥。”

  沈小斐睁大眼睛,不敢相信。

  程朗探身上前,“我既不喜欢叫你做凌太太,也不习惯叫你嫂子。刚才听你描画梅洛新未来,你心里还是一个小孩子。以后我就叫你小斐。这趟回南港多了个妹妹,我的人生就圆满了。你们知道商务往来的那一套,我不愿太懂。”

  凌霄哈哈一笑,低头吻了一下妻子的发顶,“你看,谁都宠你。”

  沈小斐看着眼前英俊无比但略显憔悴的程朗,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她自幼在孤儿院里长大,连父母也没有,唯一的亲人只有冯青青。被高年级取笑殴打的那次,冲进人堆里护着她的,也只有冯青青。她想也不敢想自己会有一个大哥,是以廖美儿之对凌霄,她是既心疼又向往。现在眼前才见第二面的程朗,竟然因为自己对梅洛大厦的构思引而为知己,要自荐成为自己从天而降的哥哥,真是让她又惊又喜。以后她也能像廖美儿一样了。

  她低头小声说,“哥哥,你若真当我是妹妹,就别每次让他喝那么多。我不乐意。”

  程朗一拍脑袋,“对对对,你们还准备要小孩子。”他灿烂地笑起来,却继续倒酒,“来,凌兄,把这瓶酒喝完,以后只能委屈你看着我喝了。”

  凌霄心里也意气风发,“难得程兄爱惜小斐,她后半生的福气足以弥补所有遗憾。”说完又与他碰杯起来。

  “遗憾?”程朗眼眉一挑。

  “我是孤儿。”沈小斐抬起头笑笑,“哥哥不要介意。”

  程朗忧郁的眸色更深了,嘴角微微蹙动了一下,缓缓地喝了一杯,“小斐,人生聚散无常,我们都不要太介怀。”

  “我现在很好,有疼爱自己的丈夫,有挂念自己的朋友,还有……一个新哥哥的爱护。”

  “那就好。你们先回去吧,今天我累了。若津,帮我送送凌兄和小斐。”

  “霍若津!”凌霄和沈小斐不由得对视了一下,原来刚才引他们进来的男人,就是梅洛大厦的法人代表,法国波尔多一个梅洛庄园的销售经理。

  霍若津依然非常客气,带他们一路走回外院停车场,挥手送别。

  “小斐,你先回去休息。我去看看美儿。”

  “好,”沈小斐想起自己从此与廖美儿也是一样有哥哥爱护,心情大好,梅洛的事一时也没多想起。她想廖美儿最听凌霄的话,自己在场她反而不好意思直说,便微笑点头。

  他们坐上了车,送沈小斐回到别墅,凌霄改坐曹盖华的车飞奔到城南。

  凌霄打廖美儿电话无人接听,在她门前敲了几下,“美儿,是我。开门。”

  里面并无动静。凌霄有点担心起来,想起刚才她哭成那样,不知道发生什么大事,便大力拍门,“美儿在不在,别让我太担心。”

  门锁格嘞响了一下,廖美儿开了条门缝,她穿着睡裙,一脸憔悴。

  “不是说再约吗?凌霄哥哥怎么突然上来了。”

  “我担心你。”凌霄推开门,径自大步走进厅里,原来手机扔在餐厅一角。屋里并无烟酒的气味,他略略放心,露台上的门开着,沈小斐新送给她的摇椅里,窝着一张毯子。他走出露台摸摸毯子,还有温度,摇椅顶上的塑料薄膜还没有撕掉,风一吹,窸窸窣窣,垫子下塞了张照片,露出一只角。

  “你刚才窝在这里?”

  “是。”

  “怪不得打手机没人听,拍门也不应。”

  廖美儿素来灵动的眼睛这时一点神采也没有,“凌霄哥哥,你回去吧,我想睡觉。”

  “你刚才就睡这里?天气还这么冷。”凌霄睁着眼,怒不可遏,“你到底怎么了?使上了小孩子的脾气。”

  她委屈的低下头,“是我错了。”她突然想到什么,眨眼急问,“刚才你们谈什么了?还有谈梅洛吗?”

  “只聊了程朗出海钓鱼的事,我答应你的事几时不算数,还有……”他狠狠瞪了廖美儿一眼,“他非要像我和你这样,让小斐叫他哥哥。”

  “真的?”廖美儿抬起眼,眼睛这才有了一点光亮,“太好了,恭喜程先生有个好妹妹,有个……”她对凌霄咧嘴一笑,“有个好妹夫。”

  “你着丫头。”凌霄想发火,看她讨好乖巧的小脸,气消了。

  “小斐性格那么好,让大家都喜爱。真高兴她也一个那么优秀的哥哥。”

  “怎么,你对我不满意了?”凌霄黑眉一挑。

  “哪里,我最爱我凌霄哥哥了。你从小就是我偶像。”

  “那还不听我话,乖乖告诉我吃饭的时候到底怎么了。”凌霄又恃宠生娇。他就是有这样的魅力,无论陆娉婷、珍妮花、娥姐、廖美儿,哪个女人不是当他掌上明珠,从心底里呵护着。

  “这次我不能听你的话了。反正也和你们没有关系,你就别管了。”

  凌霄气结,他从小到大没遇过几次女人对他耍小性子,对付起来还真的是没有经验。即使他苦苦追求沈小斐的时候,她也只是冷冰冰保持距离,温和宁静,从来乱不发脾气。

  他伸手握住廖美儿的手腕,正想逼问,刚碰到她的皮肤,一阵滚烫。他连忙摸摸廖美儿的额头。这丫头发烧了。

  “昨晚接我电话的时候窸窸窣窣,你别告诉我你昨晚一直在露台的摇椅里发呆。”他扯了扯摇椅上的塑料薄膜,电话里就是这个声音,确认无疑。

  “早春多冷啊,你怎么不爱惜自己。是不是喜欢了人,喜欢得疯了?”

  她呆了一下,缓缓点头,抱着凌霄的腰哭了起来。

  “原来我的小美儿长大了。”凌霄叹了一声,脱了外套盖在她身上搂在怀里,“乖乖听话吃药睡觉,身体好了才有爱情。”

  他抱起廖美儿走进睡房放在床上,找探热针测了她的体温,所幸还没烧得很过分。喂她吃过退烧药,看她沉沉睡去,才转身关门下楼。

  天真烂漫的廖美儿原来是为爱痴迷。他坐在老曹后面,怔怔地出神。全天下的男女好像都为苦恋挣扎。

  他皱起眉暗暗奇怪,廖美儿喜欢的人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