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66章:春风让他沉醉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554 2020-04-13 21:59:00

  凌霄见她又像上次在怀石料理时那样使小性子,愠道,“美儿,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有什么事。再不说,我真的生气了。”

  她想解释什么,薄唇微启,却说不出话来,眼泪大串大串滑下。

  文小珑跑过来拉着她的手,“你是凌霄叔叔的妹妹吗?我来保护你。我是大哥哥,所有妹妹我都保护。”

  沈小斐哈哈大笑,“小珑,那你要赶快吃饭长个子,现在你打不过一米八的凌霄叔叔噢。”

  说话间,凌霄已和他闹着厮打起来。他一身舒适休闲打扮,眉眼笑得弯成了新柳,像孩子一样和文小珑追逐起来,沈小斐含着笑意痴痴看着。

  程朗走过来拍拍廖美儿的背,温柔地看着打闹中的一大一小,说,“廖小姐别这样。大家玩得多高兴。来,”他拉过廖美儿的手跟着众人跑过去,“你再这样,凌兄要不高兴了。”

  他如星深邃的眼,此时有朗日般的微微笑意。廖美儿看着他的目光,稍稍安抚下来,低下头和他一路追文小珑去了。

  今天这个庞大的队伍特别热闹,廖美儿不知是被凌霄训斥之后乖乖听话,还是程朗的安慰起了效果,慢慢地恢复了平日的阳光烂漫,与小兄妹渐渐打闹起来。

  沈小斐低声问,“刚才美儿又难过了?”

  “对,她从来没那么任性。”

  她摸摸凌霄英俊的脸,柔声说,“那也别当众骂她,回去好好开解一下。她第一次恋爱了,是不是那个男孩子哄得不够周到。”

  一路上众人把臂同游,笑声不断。老曹与安保团队依然远远跟在后面。

  玩探险项目的时候大家一边排着队,一边三三两两聊天,碰上了好玩的机动游戏,众人占据了多台,与其它游客对玩,仗着人多气焰高涨,玩得高兴极了。午饭时间到了,大家索性在便利餐厅随便吃点,打算一气呵成早点玩完,傍晚在森林公园内的翡翠假日吃一顿丰盛的晚餐。

  程朗一路与两个小孩玩成一团,文小玲特别喜欢他,总是抱着他的脖子喊,“小斐的哥哥。”文小珑跑回来冲她大喊,“我才是你的哥哥。”文小珑嘴巴一扁,“小斐的哥哥对我好多了。从不欺负我。”文小珑闷哼了一声,指着小玲说,“叛徒!”一溜烟跑去追廖美儿。

  两人追逐了一圈,廖美儿跑到凌霄身后躲避文小珑,小男孩跑过来绕着凌霄追她,一边挥舞兵器,一边大声问,“凌霄叔叔,你上次回去以后生了孩子了没?”

  哪壶不开提哪壶。凌霄伸手保护着廖美儿,没好气地打了他一下小脑袋,“还没呢,你小斐姐姐不给我怀小宝宝。”

  沈小斐拧他耳朵,捂嘴直笑。

  终于到了下午四点,两个孩子累得沉沉睡去,凌霄这才有机会亲了亲文小玲的脸蛋,把她背起来走路。他对廖美儿说,“你小时候就是这个样子,总是要我背着睡。”

  廖美儿眼圈一红,挎着他的手臂,把头靠在他臂上。回头看了看落在后面的程朗,他正抱着文小珑,一边走一边微笑着看怀里孩子熟睡的脸。她看着程朗的神情,不知是放下心还是忐忑不安好。

  凌霄并不知道,轻声说,“美儿,以后我也要和小斐生两个小孩,这样打打闹闹多高兴。”

  一行人下了穿梭巴,走向翡翠假日大堂。这个单店的总经理曾志光已给他们准备好最佳景致的露天餐桌。

  客房部赶紧推来了两张儿童床,程朗和凌霄依依不舍地把两个孩子放下,舒了一口气。程朗第一次看到南港城远郊的群山和海岸线,顿时神清气朗,扶着栏杆欣赏起来。

  春风和煦宜人,带着山涧里清新的花香吹拂起来,轻轻拍打着他胸前的白色休闲衬衣。他闭上眼,沉醉在这春风里。

  文宇轩见他独自一人看风景,走上来和他并肩站着,说,“程先生,刚才辛苦了。”

  “我和小斐一样,也喜欢这两个孩子。”

  他递给程朗一支中华,“抽一支?”

  程朗摆摆手,笑道,“我只喝酒。”

  “那碰一杯?”

  “最好不过。”终于有人陪喝酒,程朗心情大好,走到长餐桌上拿起曾志光准备好的葡萄酒倒了两杯,“我答应小斐不再让凌兄喝酒,幸亏今晚有文先生陪我。”

  沈小斐对他赞许地点点,“这才是我的好大哥。”

  两人靠着栏杆,对饮了几杯。

  “文先生,孩子的妈妈今天不同来?”

  文宇轩微一沉吟。这个话题,他终身绕不开。

  他看着对面的群山雾霭,叹了一口气说,“这对可怜的孩子,他们生下来妈妈就没了。出血太多,没救回来。”

  程朗脸色大变,酒杯跌出栏杆外,隔了几秒才听见清脆的撞击破碎声。

  文宇轩连忙再去取了一只酒杯,“过去那么多年的事,我也淡然了。”

  程朗深邃的眸子沉了下来,眉峰聚起,本来开怀大笑了一天的脸重新暗淡。他接过文宇轩的酒杯,仰头喝光,拍拍他肩膀说,“她总算给你留下了点纪念。”

  文宇轩点点头,咬着唇说,“对,倘若当初不是有这两个孩子,我就随她去了。”

  程朗的眉皱得更紧,回头看了看凌霄那边一桌欢声笑语,长长吐了一口气,艰难地挤出一点笑容走回席里。

  沈小斐结束和廖美儿的打闹,给程朗倒了一杯清水,“哥哥漱漱口。”

  程朗“唔”地应了一声,轻轻拿过水杯。累了一天,他也渴了,呷了几口水放下杯子,拍拍沈小斐手背温柔地说,“谢谢我的妹妹。”

  “今天和他们仨玩得高兴吗?”她瞥瞥廖美儿,把她归结到孩子那一类。廖美儿坐在最边上,早已把卷发绑起,松鼠尾巴一样的马尾显得惹人喜爱。

  程朗笑着说,“我从来没和孩子们这样玩过,今天是第一次。当父亲原来这么幸福有趣,怪不得凌兄总是说想要孩子。梅洛大厦的改造看来大有可为。”

  “你也和他一样没大没小了。”沈小斐脸上一红,嘟嘴低头呷了一口清水,水杯上留下了一个淡淡的印记。她坐下时补了点浅粉色的唇彩,靠在凌霄怀里。夕阳晚霞从远山里斜斜遍洒,映衬着她绯红的脸、薄粉的唇,有着一种动人心弦的宁静之美。

  凌霄倒是遵守承诺,陪妻子喝果汁,看着文宇轩和程朗碰杯。那两个男人有伴喝酒,倒也高兴,文宇轩对谁也温和有礼,程朗也收起了单独和凌霄喝酒时的放浪形骸,正襟危坐地和他碰杯。

  廖美儿凑过头来对凌霄说,“难为我凌霄哥哥没得喝了。”

  凌霄狠狠地看了怀里的妻子一眼,说,“欠我的酒,要在床上还。”廖美儿嘻嘻一笑,羞了他一下,“我还没成年,不要听成人故事。”

  沈小斐听到他们俩的对话,又羞又气,手肘狠狠推开了凌霄。

  饭菜吃得差不多,程朗扶着头对大家说,“玩了一天,有点累。先回去了。”凌霄站起来留他,他摆摆手,大步离开了餐厅。

  廖美儿犹豫了一下,想跑过去扶程朗,刚走出两步,远处他的一名司机已赶紧跑来,扶着他大步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沈小斐和文宇轩商量了一下,对大家说,“那我们今天也就玩到这里吧,文先生今夜订了酒店不必送我们,我让凌霄去看看美儿,一会儿就回来与孩子们道别。”

  凌霄和沈小斐走出露天餐厅,她在凌霄耳边悠悠地说,“我终于明白了。”

  “明白了什么?”

  “美儿爱上的人,是程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