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67章:残忍的凌迟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573 2020-04-14 18:14:45

  但凌霄回头看着文宇轩,没顾得上听沈小斐的耳语。

  他刚与文宇轩握手道别,此时两个孩子还在打闹,文宇轩独自坐在餐桌旁,心神恍惚地拿起水杯低头呷了一口,看着远山发呆。凌霄认得他放下的杯子,杯沿上有沈小斐浅浅一圈唇彩。

  他是无意里拿错了水杯,还是像自己一样抹不去沈小斐的影子?

  沈小斐见凌霄蹙着眉,不禁奇怪起来,“担心美儿?”

  “噢,没什么,你刚才说什么程朗和美儿?”

  凌霄回神看看程朗远去的方向,他早已在停车场远处坐进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绝尘而去。

  沈小斐握紧他的大手,指指那边被晚风吹起长裙的女孩。“我刚才是说,美儿爱上的不是别人,是程朗。”

  门外廖美儿怔怔地看着他驶向的沉沉夜色,轻轻咬住嘴唇。

  凌霄点点头,“你说的不错。”他被一言惊醒,过去几次她的种种反常浮现起来,的确都是程朗在场的时候。

  沈小斐微微暖笑,拉着他的手走向廖美儿,“你好好问她,她最听你话,别对她太凶了。按说程朗也不错,她好端端爱上了,为什么变得这么伤感忧郁。”

  凌霄想起半年前苦苦追求沈小斐而不得,甚至使出“先结婚后恋爱”的手段与她登记了,也并未一蹴而就,便低声嘀咕说,“女人不都是这样莫名其妙吗?”

  幸亏沈小斐已走到廖美儿身旁,没有听到她丈夫的话。

  “美儿,现在安静下来,你陪凌霄哥哥去那边散步,”她指指不远处的酒店花园,一处水塘里种满了桂花,就像别墅里的小方岛,“有什么心事和他说说。”

  廖美儿点点头,低垂着眼帘走了过去。

  凌霄正要跟去,突然想起了文宇轩喝了他妻子喝过的水杯,便停住了脚步,转身抱住沈小斐。

  “怎么?”沈小斐在他怀里仰起头。

  “你上去抱抱孩子们就赶紧下来,我……离开你一刻也不行。至于文先生……你道个别就好。”他欲言又止,只好温柔地撒娇。

  沈小斐不知他心事,戳他鼻子说,“怎么古古怪怪。”踮脚吻了他一下,看他跟上廖美儿,便转身回酒店大堂,上露天餐厅去了。

  文宇轩就算真的对他妻子动了心,一时半会也不至于会怎样。他心里盘算着,以后还是得减少和两个孩子的往来。孩子,还是自己自己赶紧生为妙。

  想到这里,凌霄宽下心来,追上廖美儿。刚才沈小斐的猜测已能解释一切,只是眼前这个小姑娘还有什么不能对旁人说的心事?

  这几天凌霄身处在众人的感情漩涡里,方正爱上了西伯利亚冰封女王冯青青,廖美儿爱上了忧郁的夏威夷大海儿子,我万锦集团的人尽是上演爱而不得的苦情戏。

  “美儿,快跟我说说,你什么时候喜欢上他了?”他指指程朗消失的方向。

  廖美儿一呆,脸上绯红一片低下了头,“哥哥看出来了?”

  他本想否认,转念思忖。要是自己说连这点小女孩心事也看不出来,岂不笨得可以,怎么能进一步和她沟通下去,便点点头,一副深不可测的样子。

  廖美儿叹了一口气,“从孔少杰把照片发给我的第一眼,我已经爱上他了。”

  “就是他在梅洛庄园里托着葡萄的那张?”

  她点点头,心事重重地低眉看着池塘边的矮灌木。凌霄这时想起她公寓的摇椅里,垫子压住了一张照片,只露出一角。

  “你每晚在露台里捧着他的照片发呆?”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廖美儿被他说中心事,本来已绯红的脸庞更红到耳根去了。

  “你也没有向他表白,他也没有拒绝,为什么你这么难过?怀春少女不都是充满遐想和希望的吗?”

  他一边说,一边怜爱地摸摸她大松鼠尾巴的发脚尖。

  没想到廖美儿心灰意冷地叹了一口气,“我不但已向他表白过了,还每天夜里跑去找他,陪他散步。”

  “什么?”凌霄惊得差点滑进水塘边的软泥里,“你们在一起了?”

  “他一直拒绝我。是我非要他陪我散步。”

  “你才认识他几天?廖家大小姐怎么说也要有点矜持。”

  “你不也是见到小斐的第一眼,就爱上她了吗?还关了云霄大厦的观光平台陪她看星星。”

  “小丫头,小斐告诉你的?”凌霄唇角一勾,搭着廖美儿的肩膀。半年前那一夜沈小斐伏在他怀里痛哭的情景浮现眼前,他不禁眸色温柔了下来。

  廖怔怔地说,“遇到一个自己认定了的人,不就该抓紧时间,奋不顾身吗?”

  “也是。我们已经等了半辈子了。”

  两人想着各自所爱的人,还有深藏心底的惊鸿一瞥,陷入了短短的沉默。

  过了一阵,一个小虫鸣起来,廖美儿幽幽地说,“程朗曾经有个妻子,但已经不在了。”

  “啊,我们只顾喝酒,从来没问过他的感情生活。怪不得他那么忧郁。”

  梅洛大厦没落荒芜,皆因他一生所爱的人已然死去,爱情从此凋零。凌霄陪妻子第一次见他,还因为他约在晚上八点心存顾虑,特意让曹盖华加强了安保,现在想来只是他一下飞机回到梅洛又喝醉了。

  他这时才明白程朗原本英俊非凡的眼里为何总是憔悴不堪,思念亡妻,借酒浇愁。天下间的男人遭遇情殇之苦,大抵也是同一个样子。

  廖美儿继续说,“孔少杰刚查到他在法国波尔多买下的葡萄园那天,已经发来照片,同时告诉我他有一个相爱多年的妻子,葡萄园里人人皆知。那张照片就是他妻子给他所拍。”

  她低下了头,“我拿着他的单人照在梅洛商场的老租户里打听,还有一两个人记得他妻子的模样。”

  “为什么没告诉小斐?”

  “我做事不会每天挤一点,通常是掌握全部详细情况再写成报告,因此想等走访完全部商户之后再告诉小斐梅洛业主的全貌,直到后来……”她声音更低了,“我才知道他更多故事。”

  “我在听。”他把廖美儿转向面前,凝视着她充满雾水的大眼睛,“还有什么故事比失去妻子更痛苦?”

  她眼眶里滚动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去怀石料理见他的那天,我在路上大着胆子问了叶飘飘。”

  “顶层那个小助理?”

  “对,叶飘飘告诉我,七年前他太太怀孕,生孩子那晚碰上了最凶险的羊水栓塞,大人小孩都没救回来。”

  凌霄听得头皮发麻。

  “听说他太太怀的,还是一对龙凤胎。全没了。”

  凌霄差点又再站不稳,胸膛好像被大铁锤重重敲了一下,透不过气来。料理店里他和程朗相谈甚欢,大家笑着聆听沈小斐描绘梅洛亲子城,每一个为孩子们做的奇思妙想,都让聆听者程朗泛起微笑。谁也没想到,他们的每一句话都像锋利的刀片割在他的往事上。

  甚至今天,沈小斐还特意带了文小珑小兄妹俩总来和他认识。要是程朗那对孩子还在,现在也应该六七岁了。

  这么残酷的凌迟,他依然一脸平静,无限喜悦。凌霄紧紧握着拳深吸一口气。他从没想过亲自拿起刀锋行刑的,会是自己。

  “为什么不一早告诉我。”

  “要是你知道了,肯定会劝小斐取消亲子城计划。我也不想她的心血就此停下。”

  “也是。这些天难为你了。”

  “哥哥,每天夜里我怕他只顾喝酒,总是硬着头皮邀他出来陪我。现在他回去了,不知道今晚又会难过成什么样子,我可以去找他吗?”

  “赶紧去吧,他的车子还没去远,我让老曹送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