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75章:她立的是什么居心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746 2020-04-23 21:00:02

  “小斐,人找到了,你想怎么解决?”

  “哥哥说呢?”

  程朗微微一笑,“先听听凌兄的解释。再大的事还有我。”

  “好,有了娘家便有底气。”沈小斐突然不再无助,“哥,你陪我一起去找他可以吗?”

  程朗点点头。他的劳斯莱斯已开门等候,两人坐进车里,向凌霄的半山别墅驶去。

  别墅遥遥地灯火通明,隐约传出凌霄责备戴德的声音。沈小斐连忙跑进去。

  “戴德,今晚的事很抱歉。你先回去吧。”她歉意地向他点点头。

  凌霄突然见她回来,又惊又喜,走上来欲一把搂住她,身上还有浓重的维多利亚的烟酒气息。

  她冷冷推开,问,“对赌协议签完了?”

  “对。何清华刚准备开香槟庆祝。”

  “女人也搂过了?”

  “你别乱吃醋,只有何清华一个人叫了女伴。我和方正两个男人结伴喝酒而已。”凌霄拉着她的手向程朗委屈地投去询问的眼色。程朗笑着缓缓摇头,看着沈小斐眼神里都是宠爱。

  沈小斐甩开他的手,愠道,“要不是我哥劝我回来问清楚,这次我一定有多远走多远。”

  “对对对,我们小斐是有娘家的人。我可半点也不敢行差踏错。”他连忙赔笑讨好,又拉起她的手说,“亲爱的凌太太,你到底发什么脾气,好歹让我知道。”

  沈小斐瞪了他一眼,“假惺惺。既然你不是真心爱我,上演这么情深义重的情节是为了评最佳影帝?”

  凌霄哭笑不得,看着程朗干着急。

  程朗看他窘迫的样子,微笑道,“有个女人刚才约小斐见面,手里有一张你们拥抱接吻的照片。”

  凌霄自从和她相恋以来,全部心思和时间都给了她,正眼也没看其他女人一眼,自问绝对忠诚,想必是以前的事,便哄道,“原来就是张照片,我不是告诉过你以前失恋那半年酗酒放纵得厉害吗,早已经过去了。”

  沈小斐生气地扭转头不听他圆谎,“要是以前,我绝不计较。可照片是你追求我以后。”

  “绝不可能!”凌霄剑眉挑起,“自从我搬进小公寓睡沙发起,到今天也绝未与任何女人暧昧。”

  “照片里你掉了一颗卡地亚袖扣,”沈小斐气结,“你不是不知道……是你那晚在翡翠客房里抱我的时候被拽掉的。”她刚说完,突然才想起程朗在旁边,顿时羞得脸红耳热,只好锤他胸膛出气。

  “乖,绝对是陷害。”他任她打了两下,轻轻捉住她掌心,“再打下去肋骨又要断了。”

  沈小斐一时忘了他的旧伤,连忙停住,手掌被他紧紧握在胸口里抽不出来,急得眼泪打滚。

  “证据确凿,你就是欺负我。”

  凌霄扶着头想了好久,又向程朗投去求助的眼色。程朗无奈耸肩笑笑,一副怪他胡闹的神情。

  凌霄努力回忆起来,“那晚掉了的袖扣你一直收着,后来我们在公寓里同居了好一阵,你才重新帮我缝上去。”

  此人非但毫不收敛,还把事情说得越来越暧昧,好像倒是她痴心一片故意纠缠他一样。什么她收着袖扣,什么同居好久……沈小斐跺着脚,连忙转头对程朗说,“你别听他乱说,是他非要住在我厅里,赶也赶不走。”

  此时虽然是哄回妻子的关键时刻,可是凌霄最爱就是沈小斐这个又羞又急的样子,嘴角扬起宠溺的笑拉起她的手,“都嫁了那么久,还害羞什么。”说完刮刮她鼻子搂她进怀里。

  沈小斐推开他说,“人家告诉我,你争分夺秒去幽会。”

  “幽会个屁,我连在公司也满脑子想着你,到底哪个女人在胡说八道。”

  “那都是演戏,照片里都搂搂抱抱吻成那个样子了。”沈小斐又气又羞,在他怀里掩脸哭起来。

  凌霄问程朗,“程兄,你可有看到小斐说的照片?我真的没一点概念。”

  “我也没见过。”程朗似笑非笑,“待会就知道了。”

  “程兄让人去找那个女人了?”

  程朗点点头。

  凌霄松了一口气,他问心无愧,可是沈小斐说得确凿无比,便皱眉思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自从遇见沈小斐失恋痛哭开始,他怕她像当年自己被秦霜云背叛那样买醉放纵,便寸步不离地陪伴着。没多久他已知自己爱上了她,在1808她租到公寓喝香槟庆祝那晚,他抱住了她第一次表白至今,他的心可昭日月。可是那晚她拒绝了他,便破罐子破摔地重回维多利亚喝酒。

  慢……维多利亚,他想起来了。那晚何清华隆重其事为他准备好名酒美女,他的确是与那个女人放纵接吻过。

  凌霄问,“那个女人是长头发,薄嘴唇,眉眼如丝?”

  沈小斐气得发抖,“你倒是对心上人观察入微,我不想见你。你不走我走。”

  程朗拍怕她的背安慰说,“小斐别闹,要是凌兄的解释不合理,待会我带你走就是了。”

  她捂着耳,“我才不要听丈夫和另一个女人接吻上床的细节。”

  程朗哈哈一笑,“我相信凌兄对你的情意。就怕是些外面的女人设局逼走正室。”

  “你还帮他。”她话虽如此,却低头迟疑了。当凌太太已半年,她被宠得每天像在蜜糖里。她记得他每一个柔情的表白,撒娇的亲热,霸道的索要,……他无时无刻不在牵挂她,开着会还偷偷写个“想你”发过来、下班后迫不及待回家陪她吃饭赏花、腻在一起动不动就要她。种种情节都是爱情,他哪有空隙分给其他女人?

  凌霄再次感激地向程朗点头,“如果我没记错,那个女人是维多利亚的首席公关,名字我不太记得了。就再你租了公寓要离开我那晚,还拒绝了我的表白,我伤心得去了找何清华喝酒,想用其他女人代替你。“

  这些情节她记得一清二楚,那晚她喝了威士忌酒醉不清,穿着透薄的睡裙被他抱在怀里。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穿透了她心,让她安然。那夜的霓虹斑斓细碎,她的睡裙滑落了一半,在黑夜里情意迷离。

  凌霄一手搂住她的腰,腾出一只手开了免提,“我立刻把何清华叫来对质,我搂抱接吻了几下,就借故和他谈生意避开那个女人了。所有事都在他面前发生,你可直接问他。”

  她正要阻止,电话已接通。

  “凌少爷,嫂子出了什么事,走得那么急。”

  “清华,”凌霄一向叫他何少爷,这时盼他来救命便亲昵起来,“不是嫂子出事,是你凌大哥要出事了。”

  何清华一听立刻急了,二话不说就回答,“我我立刻赶来。”

  沈小斐虽然在气头上,听见他情真意切的语气,不由得想起他今晚还签了一份瓮中捉鳖的对赌协议,看了凌霄一下微微愧疚。

  “的确是大事,你要帮我向你嫂子解释清楚,我在维多利亚可并没有藏女人。”

  何清华倒是诚实得可爱,他并不知道凌霄开了免提,朗声道,“七八年前你纵横欢场的事就不提了,那时嫂子估计读高中。最近除了你第一次重出江湖我找了苏丝陪你之外,每次的确没有碰过女人。”

  这话不知道是助攻,还是澄清,气得凌霄心里暗骂蠢货。

  沈小斐听得清清楚楚“之外”两字,推开他的怀抱说,“你看,他都说你找过女人了。”气得转身跑上二楼去。

  凌霄急得直追,对着电话责备道,“清华你会不会好好说话?害死我了。”

  何清华知道闯了祸,人家夫妻的事自己说多一句也会火上浇油。他扇了自己一个嘴巴,“哥,我现在马上带苏丝一起过来,对嫂子解释清楚。”

  程朗在旁边悠悠道,“苏丝在我的人手里,我绝对不允许有人威胁我妹妹。”

  他的声音温和中雍容沉静,何清华心里暗暗一惊。苏丝得罪凌霄沈小斐还好说,原来有一个天神一样的妻舅,他连忙替苏丝求起情来,“苏丝这半年对凌少爷痴心一片,我是知道的。但是劝来劝去,只怪凌大哥太有魅力。看在我的面子,各位千万别难为她。”

  程朗冷笑说,“那要看看她立的是什么居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