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76章:苏丝的衣带渐宽终不悔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346 2020-04-24 20:30:53

  不到20分钟,门外已响起何清华的法拉利刹车声。他一身酒气地跳下开篷跑车,眼睛却炯炯有神,一进来就扫视了全屋一圈。

  “苏丝呢?”

  程朗微微笑,“她很快会到。”他转身走上二楼,轻轻在门边说,“小斐,人差不多都齐了。下来听听大家解释?”

  沈小斐在门后捂着耳,“哥哥你去听就好。我不要见他们。”

  “下来吧。”他柔声坚持。

  沈小斐这才缓缓开了门,高大的宝寇蒂木沉厚温润,她弱弱小小地站在门前泪眼婆娑,程朗心里一疼,把她搂了过来叹气说,“小斐,以后再有这样的事,谁来保护你。”

  沈小斐仰起头,“你就是我的娘家。”

  程朗缓缓摇头,想说什么,却叹了一口气,“我很快要离开了。只能帮你这一次。”

  沈小斐听了他的话,正想问他打算去哪里,他已揽着她的肩走下楼去。这时,苏丝已被程朗的人客客气气地带了进来,并没有任何动过手的痕迹,依然妆容精致,只是神色略略有点惊慌。她一见了何清华,吓得哗地跑过去扑在他怀里哭起来。

  “凌太太哥哥的伙计,没对你怎么样吧?”

  “没有。只是……来得迅雷不及掩耳,把我从女厕里请了出来。”

  何清华吐了一下舌,连她躲在女厕都能搜出来,眼前这个雍容华贵的男人手段真不一般。

  “苏丝,我已多次劝你别再想他,他那么爱他太太,公告全天下不要紧,连翡翠都赠她一半,你还痴心妄想些什么。我也不差,为什么不喜欢我。”何清华低声责备。

  凌霄走上来打量着苏丝,她还是像接吻那晚一样媚眼如丝,让人心动。毕竟是维多利亚的头牌,即使是何清华这样的熟客也未必请得动出来,偶尔邀请到出席,何清华也会发朋友圈耀武扬威一通。像沈小斐夜闯维多利亚那晚,她便是难得一次陪何清华与方正谈生意。这么万人迷的女人却原来痴恋自己,尽管今晚做了些过分的事,他却生气不起来,悠悠地叹了一口气。

  苏丝抬头看着他,眼里滚满了泪水。这是她半年来苦苦思念的男人,每晚夜里看着接吻的照片不知要亲他多少遍。可是他却娶了那个素颜闯入维多利亚的寡淡女孩,还要一见面就搂她在怀里,让她妒忌得发狂。

  凌霄把纸巾递到她面前,客气地欠身问,“苏小姐,照片能再出示一次吗?”

  苏丝环看了一下凌府的大客厅,挂着一幅凌霄和沈小斐依偎在一起的甜蜜合照,心如刀割。几个男人注视着自己,门外还站着各路老板的随从保镖,她惨笑了一下摘下棒球帽,散落一肩栗子色大卷发,心灰意冷至极地说,“凌先生,是我对你太太撒了谎。我说你一有空就找我只是我一厢情愿的幻想。因为……我喜欢你。”

  痴恋了半年,她终于有机会说了出来,顿时泪如雨下。

  沈小斐远远看着听着,自己丈夫长身玉立站在她面前,真的像自己心里想过无数遍不知会惹多少女人倾慕那样,让眼前这个艳极一时的名媛也迷恋得铤而走险。她怔怔地想,还有其他女人隐藏着吗?

  苏丝又对凌霄说,“自从那晚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无时无刻不在想你。偷偷爱着一个人太痛苦了。现在这样反而更好,我终于当着你的面说了出来。”

  凌霄微微一怔,没想到这个场合里苏丝仍大胆表白,转头尴尬地看看妻子。在见到她之前,他虽对沈小斐软语求和,心里却发誓要严惩那个欺骗他妻子的女人,可是此时苏丝哭得伤心不已,他一时倒不知如何处理。

  何清华最清楚凌霄年轻时对付得罪他的人的手段,怕他伤害苏丝,夺前一步将苏丝搂在怀里,“听我话,赶快向嫂子道歉。以后别再胡思乱想了。”

  沈小斐冷冷说,“清华,我不要道歉。”

  何清华向来见她温婉文静,这时听她这么一说,顿时一惊,“嫂子,那晚是我邀她来招呼凌少爷,不知道凌少已经和你在一起……”

  凌霄连忙纠正说,“那晚还没在一起,你哥我第一次表白被拒绝了,才会这么郁闷。”

  何清华瞪大了眼,“原来是因为这样才重出江湖!”

  “这不是才出了一会儿,就马上和你转而谈正事了嘛。”

  “原来找我谈正事是假,被拒绝打击来买醉是真。”何清华顿足捶胸,“那华尔投资也是随口说说的?其实本来没打算找我一起做生意?”

  凌霄看他这么一闹,头都大了。本来应付两个女人已经够麻烦,现在连一个男人都要找他算旧账。

  他没好气地回答说,“那晚的确是我一时气闷,开投资公司纯粹是临时发挥,意在找点正事聊聊而已。”

  “啊,你就这样砸出10个亿?”

  “10亿也不算大数目。对小斐负责才是大事。”

  苏丝的脸色更加惨白。维多利亚里多少光顾的富商一砸千金预约她出现,她正眼也没看他们一眼,可是她对凌霄初见时的怦然心动、后来的执迷不悔,在他看来都是负累和不端,为了回避自己宁愿砸10亿出来与何清华谈生意。

  她低下头,心里痛得一寸寸碎了开来。

  “哥,原来华尔投资来得这么莫名其妙!”何清华嘿嘿地笑,“幸亏赚得不少,否则我要找嫂子赔偿损失。”

  沈小斐被他逗笑了,对凌霄的气一下子销了大半。那晚自己租下公寓,凌霄以为她全面搬走离开他,急得马上表白。当时自己毫无准备,便直接拒绝了他。他苦闷发泄也不出奇。

  程朗对门外的人挥挥手,带苏丝进来的保镖转身撤走。他对何清华说,“何先生,既然大家解释清楚就好。我看小斐也不再生气,我也就不计较了。”

  何清华连忙再三道歉,拉着苏丝赶紧离开。苏丝踉踉跄跄地跟着,不时回头痴痴地看着凌霄流下眼泪。

  沈小斐有点恻隐,推推凌霄说,“你去送一下何少爷吧。”

  “怎么还把我往火坑推。”凌霄知她不忍心苏丝的苦情戏,要自己安慰她几句,薄唇一扬缓缓走出门去。

  何清华识趣地钻进法拉利,响了引擎等苏丝。

  “苏小姐,”凌霄第一次身处如此尴尬的场合,“谢谢你的情意,希望你早日找到对的人。”

  苏丝惨笑,“爱而不得的滋味,你不会懂。”

  “不懂是最好的。”

  “凌先生……”

  “嗯?”

  “可以最后抱我一次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