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77章:苦恋总是没有善终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263 2020-04-25 19:16:43

  听到苏丝的哀求,凌霄吓了一跳,“那还了得,我妻子就在旁边。”

  “来维多利亚的男人几乎认人有妻子,谁不是随意搂抱接吻?”

  “我与他们不同。”凌霄眉一扬,指指屋内说,“她是我此生所爱,绝不辜负。”

  苏丝低下头咬咬唇,把晒出来的照片放在凌霄手心里,“照片我珍藏了半年,也该断了。”她拿出手机,删除了合照,“爱一个人这么痛苦。我还是忘掉的好。”

  凌霄点头拍拍她肩膀,目送她上了车。何清华的引擎轰天响起,很快消失在半山里。

  程朗长长吐一口气,神色瞬间又黯然疲倦。

  “小斐,哥只能保护你到这里,以后你要学会对付繁花野草。”

  凌霄看到战火转移了,如释重负。今晚在维多利亚谈了一晚正事,苏丝的事让他焦头烂额,此时累得重重坐在沙发上。娥姐赶紧端来热茶为他吹冷,可怜兮兮地伺候他喝了茶,向沈小斐投来求饶的眼光。。

  沈小斐心里还在生气,送了娥姐回她房间后走出来,不理凌霄,拉着程朗继续说话。

  “哥,今晚幸好有你。要不然我被人欺负死了。”

  程朗不说话,等凌霄自己来哄她。凌霄却搁不下面子,摊在沙发上不动。今晚苏丝的事是因为自己当时表白被拒,说来也不全是他的错。

  程朗从没经历过这些婆婆妈妈的家庭纷争,叹了一口气说,“小斐,好好厮守,别动不动乱生气。以后再遇到这些事,我不在你身边帮不了你。”

  沈小斐心里一惊,“哥要回夏威夷了吗?”

  “我回去我家。”

  “法国波尔多?”

  “别费神猜了。我去过的地方多着呢,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那美儿怎么办……”她咬咬唇,替廖美儿心疼起来,“哥,凌霄自小看着她长大,她是个很好的女孩子,也不考虑一下她?”

  程朗摇摇头打断了她的话,“就是因为廖小姐太好了,才应该选择更好的男人。今晚我换药的时候已经说清楚了,我们之间绝对没有可能。”

  凌霄一听急了,“程兄,那美儿现在一个人?”

  程朗点点头,“她总是那么乐观坚强,哭过以后大概不太要紧。我最近要处理的事务很多,你们有空多陪陪她,好让我也放心。”

  凌霄点点头说,“程兄放心,我会照顾好她。”

  程朗看他们二人仍不理睬对方,叹了一口气,走到门外对沈小斐招招手,她便跟出门外去。

  “小斐,别对凌兄使小脾气。你被他宠在蜜糖里宠坏了。”

  沈小斐低下头。

  “哥,我知现在是人生最幸福的时刻,有丈夫哥哥和闺蜜。如果你答应我不走,我就马上与他和好。”

  程朗嘴角一扬,哈哈笑了,“你这小丫头那么多小聪明,就看准我和凌兄一样宠你。好吧,我暂时不走,忙完这几天就找你们约会,可以了吗?”

  沈小斐大喜,“你要说到做到。”

  程朗抚摸着她的发顶说,“能碰上你们俩是我的幸运。我有点累了。”说完转身走向座驾,连再见也没说,钻上车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沈小斐看着他不羁的背影,突然明了廖美儿为何爱得那么炽热了。

  她神思恍惚走进厅里,正不知如何主动和好,却听得凌霄在说电话,“美儿别哭,哥哥现在和嫂子来看你?”

  是廖美儿!沈小斐连忙走过去听她说话,他听着电话那边的声音,伸臂把妻子搂进怀里。两人一夜的争执就这样消散于无形了。

  他听完电话那边的话,急得不得了,“天下男人那么多,不爱你就换一个呀,初吻有什么要紧。”

  过了一会儿,他又说,“你别拿我追你嫂子来比较,她肯定也是对我一见钟情,我才会拼命追求她的啊。”

  沈小斐听他胡说八道,气得一下打在他胸膛上。他嬉皮笑脸地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宠又抱歉地吻了她一下。

  “你要什么条件的,哥哥给你找。我们美儿条件顶级,追求的人排到月球去了。”

  “别哭别哭,我心都慌了。”

  ……

  电话那边的廖美儿大概伤心痛哭中,凌霄不会哄女孩子,越说越急,说到最后差点要骂人。

  沈小斐连忙抢过电话,“美儿,是我。”

  廖美儿正在抽噎。

  “要听听今晚我和你哥哥的事吗?”

  “好的。”

  凌霄惊得马上来夺她电话,“不许趁机在我妹面前诋毁我的形象。”

  沈小斐嘟起嘴一副“再抢电话我又要生气了”的神情,他只好委顿下来举手投降,“好吧,你对美儿慢慢说我坏话吧。我以后还有什么威严可言。”一副生无可恋的神情。

  沈小斐看着他既英俊又无赖的样子,笑着戳他额头,坐在他怀里开了免提,“美儿,今晚一个陌生女人约我见面,给我看了一张你哥逢场作兴搂住女人亲吻的照片。”

  “啊,他怎么这么不小心被人留了证据。”

  凌霄哈哈大笑,“小丫头的心向着我。”

  沈小斐又好气又好笑,“你伤心成这样子还不忘维护他,真是死忠脑残粉。”

  廖美儿破涕为笑,“虽然我的心是向着他的,可是我整个灵魂都是向着嫂子的。”

  凌霄低头吻了妻子一下,“还是凌太太哄小女孩的办法最高明。”

  沈小斐对廖美儿笑道,“以后我出去寻欢作乐一定听你意见,不被人留下证据。”

  凌霄一听,剑眉顿时挑起来,他最忌讳开这样的玩笑。沈小斐压住他的唇对廖美儿继续说,“那个女人爱你哥哥都快痴狂了,对我编故事说他们俩争分夺秒幽会谈情,叫我让位。”

  廖美儿极为生气,“绝不可能。他认识你以后全身心奉献,连我也没时间理。”

  凌霄对电话竖起了拇指,“你看,连美儿都相信我,就你疑神疑鬼。”

  “噢,嫂子,我能想象你有多伤心。但是我哥哥一定没有出轨,别为难他。”

  又是不忘维护,这廖美儿得有多爱她哥哥。

  “美儿,我想说的是,最后我们所有人都当面说清楚了。那个女人已经明白没有结果的苦恋只是痛苦一场,最后什么也得不到,便撕了照片删了文件离开了。不是所有感情都能勉强。”凌霄没想到她要说的,原来是这个道理,不由得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廖美儿这时才明白过来,沉默了好一阵才说,“嫂子,我爱程朗就像我哥哥爱你一样义无反顾。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说我傻,我也不会放弃。”

  凌霄和沈小斐无奈地对视了一眼。廖美儿向来脾气温驯,在爱情上却如她以前所说的倾尽全力去坚持。

  挂了线以后,凌霄仍搂进妻子说,“世间契合的爱情原来这么珍贵,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事,我绝不离开你。”他抱起她走上房间,一边解她纽扣,一边动情地说,“别多想其他人的苦恋。让我今晚要好好爱你一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