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第79章:奇怪的晚宴邀约

凌太太的修炼之路 何悠游 2012 2020-04-27 17:49:40

  人生总是如此,欢乐祥和如在天堂,转眼又跌入地狱般黑暗,所以有些人每每身在幸福里,便会有隐隐的不祥预感。

  廖美儿正是如此。她看着眼前四人成双成对轻谈浅笑,眉宇间却渐渐聚拢了起来。这一切依稀好像经历过一样。当年她爸爸廖大状的律所业务蒸蒸日上,廖家声望渐盛,她的玩具越来越多,闺房越来越漂亮,公主衣裙也越来越多……一直至她长大的某天,一切便毫无征兆地坍塌了。廖大状被对手陷害,卷入了一个自己代理的诉讼里,被控告参与巨额洗钱。廖家随着他入狱宣告中落,苦扛了一段日子,幸亏凌家出手才雨过天晴。

  她深谙人生祸福相倚的道理,心里隐隐害怕起来。

  沈小斐哪有这么复杂的经历,她仍沉浸在惊喜里,牵着冯青青的手百般询问恋情。

  “青青,你答应我千万别拐了方总去北京。凌霄可要怪我的。”

  “他去北京我可养不起。”

  “要不你把公司迁来南港城?那我们可以像小时候那样每天见面。”

  冯青青瞥了方正一眼说,“和你天天见面肯定高兴,我却不愿天天见到他。烦都烦腻了。”

  方正在听女友这样说,微笑着拉她的手,也不说话也不责备。冯青青一下子软下来,“好了好了,我巴不得天天见到你。”方正哈哈一笑,把她搂进怀里。

  看来冯青青已被方正彻底俘虏,在他怀里嘴角也弯成了幸福的弧度。

  沈小斐认识冯青青20多年,从来没见她真心喜欢过哪个男人,为男人说过一句迁就的话。

  她突然想到了朱迪。原来那个让朱迪半夜在街头醉酒痛哭的女人竟是自己的挚友。心里隐隐有点内疚,可是她想到朱迪这两个月在绿野仙踪里变得脱胎换骨,温柔和煦,也不知算不算是一件好事。

  凌霄悠悠插话,“青青把我们方正的心偷到了北京,这的确是件头痛事。”

  方正连忙解释,“凌先生放心,我工作时间一切如常。”杜可为周六晚上的电话提醒了他,他这鼎峰GM拥有不菲的干股,同时以集团高管的身份持有翡翠系和绿野仙踪的一点期权,光是绿野仙踪上市也让他们身家大增,绝不可能随便辞职。

  “你去接青青大人也只是用中午时间,我怎么会不放心。”

  沈小斐向丈夫嘟唇,“私人聚餐能不能别说严肃的公事。”

  “好好好,不说公事。一切都听我太太的。”

  冯青青执着沈小斐的手说,“我就是不想在南港城鬼鬼祟祟,所以一下飞机就让他送我来见你。我坦白完就要走了,等我这段时间忙完,再和你约。”

  沈小斐叹口气说,“好吧,总算你在重色轻友的路上及时回头。”

  冯青青双手摸着她的脸说,“还记得我的话吗?小斐是我的生命至宝,男人最多第二。”

  她逐牵着方正的手走了。娥姐重新把汤热好捧上来,沈小斐怔怔地一边喝一边看着凌霄准备回公司,连忙跑去为他披上大衣,依依不舍送了出门。

  又过了一天,第二天快到做饭时间,沈小斐走上三楼客房找廖美儿,想问她午餐要吃什么,却见她在房间里换上了一身冰絮般飘逸的单肩长裙,裹着貂毛披肩对镜化妆。

  “天啊,美儿每次都让我惊艳。”沈小斐在背后搂着她。

  廖美儿一脸神采飞扬,施了胭脂眼影后又涂上水汪汪的唇彩,爱娇地抿着嘴,“我午饭有约,晚饭也估计不回来吃了。嫂子帮我保密。”说完挎着手袋施施然下楼去了。

  沈小斐不由得微微奇怪,她不是陷在与程朗的苦恋里吗?难道前晚程朗的拒绝让她彻底死了心,开始重新接受其他男人的追求吗?

  屋外响起了保时捷的引擎声,廖美儿已扬长而去。她长长地嘘了一口气。大概这样对廖美儿才是最好的结局。

  自她成为凌太太以来,生命里走进了很多命运迥异的人,像苏丝、朱迪、方正、廖美儿……他们悲欢离合,交织成一个个震撼的故事。有欢笑,但也有泪水,幸得最后个个圆满,成了她爱情里的注脚。

  她窝在沙发,怔怔地看着小方岛上的桂花。

  程朗依时又给她来了电话,说忙了几天终于结束,正式邀约凌氏夫妇共进晚宴。

  凌霄听说是程朗邀约便早早回来,和沈小斐换了较为正式的服装,坐上阿斯顿马丁出发了。

  按着他给的地址,司机开到了闹市旁的一处庭院,是处闹中取静的私厨级米其林三星西餐厅。夕阳正好,在白墙上斜斜洒落了霞色和金光,美不胜收。这次吃饭的场合充满现代文艺气息,与怀石料理又截然不同。

  依然是霍若津在门外等候。

  这次沈小斐对他笑着打招呼了,“霍先生你好。”

  “叫我若津可以了,欢迎凌先生凌太太光临小店。”霍若津却有点强颜欢笑。

  “这是你的餐厅?”沈小斐微微意外。

  “是的,不过这是最后一晚营业,已不招呼其他客人。”

  沈小斐正要详问,传来程朗的声音。

  “凌兄,小斐,好几天没见。”

  沈小斐听到好几天没见的声音,顾不上问霍若津了,跑到程朗面前甜甜地说,“哥,我很想念你。”

  程朗身上永远是散得差不多的酒气,仿似刚从上一顿酒醉里醒来似的。

  他摸摸沈小斐的头顶,眼里露出弯弯笑意,招呼一脸宠溺看着妻子的凌霄走进餐厅深处。

  霍若津说得对,除了后厨之外,整个诺大的餐厅空无一人。她甚至能听见自己高跟鞋的回音。

  “怎么了?”凌霄看她神不守舍,搂着她的腰低头问,“不舒服?”

  她摇摇头,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程朗。他新理了头发,刮干净了胡子,一身全新的白衬衣整洁清爽,看上去英俊得不似人间。只是他脸上的神色忧郁,憔悴得一如既往,眉宇间不自觉地紧锁着。

  这顿饭好像有点古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