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她高举着一只茶壶

第三章 经纪人重金征集一双没听过这件蠢事的耳朵

她高举着一只茶壶 末凡无 2574 2020-03-18 21:00:00

  大帅哥沉默片刻,但很快恢复了状态。尤其是看到肖念语毫无察觉,顶着一张大花脸突然开始尬撩,忍不住抬手压着上唇轻笑出声。

  第三次!又被嘲笑了!

  小心脏碎成渣渣的肖念语强装镇静,心想我不至于把偶像剧演成喜剧哈您咋一见我就笑,但是这话要真问出口转场就直接变悲剧,于是她决定大度地不计前嫌,只想赶紧结束闹剧。

  大帅哥笑够了,饶有兴趣地:“女士,你真的好有趣,我们可以认识一下吗?”见大花脸女士眼前一亮忙不迭点头,他接道:“T,你可以叫我T。你叫什么?”

  “肖念......呃,小年,叫我小年吧。”肖念语心想他既不报本名,连英文名也不告诉,只用一个字母糊弄她,不由有些失望,胡思乱想之下差点忘了伪装,反应过来后简直想咬掉舌头。

  “小年?好听的名字,与你相配。”T愈发压低他磁性的嗓音,带着轻笑重复她的名字,听得她耳边酥酥的,智商骤降,只会傻笑。

  “住这附近吗?”T继续问。

  “不是很近,今天挺无聊的,逛街逛着逛着就到这儿了。你说你也第一次来,是不是也住得挺远的?”

  “猜对了。”T神秘地眨眨眼,“看来,我们是真的有缘。我也是闲逛到这儿的,说不定还与你住得挺近。”

  缘分啊!命运的相遇啊!

  肖念语简直要热泪盈眶,脑内疯狂洋溢粉红泡泡,想也不想地附和道:“怪不得我看你那么面熟!真的,我们一定早就见过,真是缘分啊缘分啊。”

  “嗯?好巧。”他眯眼笑笑,挑了挑眉,“我也觉得你面熟,长得像一个我喜欢的明星。”

  听到后半句,肖念语脑子里轰隆一声,粉红泡泡直接炸成一片血红。

  完了完了这T......UVW什么的帅哥别认出我吧?虽然认出来也没事......不对,现在还不能被认出来啊啊啊!冷静,我都过气那么多年了,而且粉丝年龄基本都三十多岁,而且又画着这么浓的妆......哦,对,我画了浓妆来着,好家伙六亲不认的,不可能认得出来嘛!哈哈哈......哈。

  咦。我好像忘了啥。哎我、画了浓妆、来、着。

  肖念语陷入沉思,低头,慢慢摊开右手,凝视着掌心一片白粉中夹杂着刹车般糊成一团的黑色长痕。

  “......”

  欣赏完她的默剧表演,T体贴地为她指了条明路:“那边好像有洗手间,”

  肖念语抬头,用一脸惊悚的苦相发出灵魂质问:......帅哥,你咋不早告诉我?

  T大帅哥似乎“听”懂了她的呐喊之音,体贴道:“我其实并不介意女生化什么妆的,真的。”

  “......”这难道是化什么妆的问题吗喂!

  “况且小年有趣又可爱,无论涂成什么样都好看哦。”

  “......可、可爱?”啊糟糕是心动的感觉......不对啊!帅哥你怎么心比我还大?难道是那个,是那个吗?

  难不成是传说中的......天然黑?

  呆呆地望着他勾起唇角真诚地点头,分辨不清那点真诚中是否带了恶作剧的成分。

  肖念语怀疑自己被狐狸精迷了心窍。

  不行,不能再继续丢脸下去了,赶快去洗个脸、重新化妆、重振旗鼓吧!

  于是她从座椅上起身,完全没注意到衣服下摆零碎的挂件勾住了坐凳下沿的金属片。一边转头向T打着招呼:“请稍等,我去补个妆马上回来。”一边向洗手间方向快步走去。

  然而她没走两步,从后猛然传来一股力量,仿佛有谁将她用力扯了回去。原本以座椅的重量,她至多一个踉跄把座椅弄倒。不幸的是某人的长腿正巧没处搁,从开始聊天就一直踩着她那座椅底部,起到一个完美的固定作用。

  于是她整个人被往后一扯,倒退两步,脚背完美地钩住了凳腿,后腿再那么一撞,整个人再那么往前一扑——哎!

  结局大家都知道了。嗯,BE。

  “......”目睹一切的酒保默默望天。他啥也没看到,啥也不知道。

  “......呃,小年?”罪魁祸首T大帅哥少有地感受到些许愧疚。

  他默默收回腿,决定将前因后果埋入夜色。在五体投地的女人看不到的地方,用手势和冰冷的眼神阻止了周围一些笑声或好奇的目光,他走到仍趴地装死的肖念语跟前,蹲下身将人扶起,温柔询问:“小年,没伤哪儿吧?”

  肖念语站在原地晃了晃脑袋。此时此刻大脑是空白的,心脏是荒芜的。她只想找个地缝当场埋葬,当然如果T大帅哥愿意陪她殉情,她也不介意与他化蝶飞。

  T大帅哥自然不会如她所愿,但依然无比温暖地安慰道:“放心,除了我没人看到。不丢人。”

  呜哇,被你看到才丢人啊!

  肖念语悲伤地捂着额头,干笑道:“今天状态不太好,有点晕。可能是喝多了,哈哈哈。”

  只给了肖念语一小杯果酒的酒保:“......”

  “那我就继续啦,我是说去洗手间啦,你要等我哦。”

  “嗯,我等你。”

  我等你。

  无论肖念语又被这三个字撩得如何心神荡漾,结局大家也都知道了。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从洗手间重出江湖的肖念语看着空空如也的座位,发出如上怒吼。

  前情回顾,OVER。

  小陈:“......”我听了一段什么玩意。

  小陈作为中文系优秀毕业生与肖念语专业研究员,将她七扯八扯的叙述东拼西凑,联系前因后果修辞过渡,大致了解了所有事情的真相。

  看着肖念语狰狞而悲愤的脸庞,小陈很想对她说:“姐,你是傻的吧。”

  不,应该把最后那个“吧”字去掉。

  小陈也很想跟她说:“姐,你这完全不只是摔个马趴那么低级的丢脸啊。”

  是一环套一环、别说“丢”了,分明从一开始您就没有过脸。老千层饼了,姐。

  小陈还想跟她说:“姐,这个T明显只是耍你好玩吧,正常谁会搭讪一个精神有疾还满脸掉粉的女鬼啊我去!”

  可惜,以上这些话小陈最终没有说出口。他权衡再三,尽量委婉地试探道:

  “姐,虽然你天生丽质,可毕竟画着那么......浓的妆,普通男性都不太敢上来搭讪,更别提觉得可爱了。你有没有想过,这个T会不会另有图谋?”

  肖念语紧皱的眉眼逐渐放松,若有所思道:“的确。那时我在洗手台的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脸,简直如同万圣节舞会宿醉后被丢到游泳池泡了一夜捞出来又淋了一袋面粉和墨汁般的惨绝人寰。”

  ......你有时候难以判断此女的文学素养到底卡在哪个旮旯水平。

  尽管一言难尽,小陈觉得她这回还是有救的,继续循循善诱:“你想啊,如果他真的喜欢、关心你,怎么会看到你妆花成这样还不说?明摆着看你笑话呢。还有你摔倒那会儿,他有没有立马扶你起来?问你的语气听起来焦不焦急?”

  肖念语回忆片刻,心虚道:“我不记得了。”

  “......”小陈的陈,遇到肖念语时总会变成沉默的沉。

  “不记得也罢了,姐,我跟你说实话,那人八成就是个花花公子,骗子,偷心渣男,而且是口味独特的那种。天涯何处无芳草啊,何必吊在这棵歪脖子树上。”

  肖念语沉着的目光微微抬起,落在小陈脸上,显出些复杂的意味。

  此时的肖念语未施粉黛,出水芙蓉般的美貌在阳光下愈显通透。

  哪怕是相处近三年、熟知其本性的小陈,此时耳后也不由得微微发红,轻声道:“姐?”

  “小陈。”出水芙蓉柔情似水道,“不要说他坏话,你再骂他,我就把你吊在歪脖子树上。”

  小陈拂袖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