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年年岁岁叹今夕

第五十四章 自渡

年年岁岁叹今夕 陆北歌 1012 2020-03-26 07:56:05

  温年清楚的记得那天陈欣问她为什么。她没有回答。

  之后她在日记本上写下了这样一段话:天上明月,地下宝珠。都不求取。我要的只是一副温涟的眉目,仅此而已。

  温年常常形容自己喜欢的男孩子用四字一词:眸海温涟。

  沈岁作东,在潇湘阁请客。主攻川菜。

  温年见施雨霏后来加点的都是味淡的菜,心下了然,想来是为了迎合他们的口味。全因音乐学院的学生不宜多食辣,伤嗓子。

  陈欣是后来姗姗来迟的,带着她的新任男朋友,也是她口中的“最后一任。”

  她见到温年先是一愣,然后讪讪的拉着男朋友坐了下来。

  温年持续走神中,沈岁笑着敲了一下她的头:“想什么呢?呐,快吃菜。”沈岁给温年夹了一块麻辣鱼。“你不是最爱吃辣的了吗?”

  温年笑了笑没说话。只是专心的埋头吃鱼。

  “嫂子!”陈欣突然开了口,温年有些呆愣,原本想抬头的,又突然想到施雨霏在,自嘲的笑了笑。

  施雨霏柔柔的笑了一下,应了陈欣。陈欣顿觉尴尬,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

  “抱歉啊,一顺嘴,秃噜了。我叫温年姐呢!”陈欣知道她喜欢沈岁以后,就一直把她叫嫂子。整整两年,嫂子一声不落,殷切又顽皮。

  施雨霏的脸顿时成为了调色盘,心情不定。沈岁表情也有些古怪。

  温年叹了一口气,心想这顿饭怕是吃不下去了。起身打算去前台结账。沈岁拦住她,“今天说好我请客的,怎么要你去付账!”

  温年低头笑了一下,然后对坐着的众人,包括沈岁,说,“大家都都忙,这也是上大学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一起吃饭。我申请了谢大,offer已经下来了,明天二月就要去学。”

  “也就是说还有三个月我就要走了,这应该是第一次人这么齐全了。就当是我请客,等我回国再请你们吃一顿。”

  梁复心情有些复杂,看了一眼沈岁。沈岁没有说话。只是,盯着温年的眼睛。

  “你知道的。”这句话是温年对沈岁说的,你知道的,我说过的,我以后要当战地记者。你知道的,我要出国留学才能更有机会拿到外派的资格。你知道的,我喜欢你。

  人们常说,喜欢一个人就像是一位香客去拜佛,你只管求,佛理都不会理。

  温年常觉得自己很幸运了,是他的朋友,去过他的家,见过他的父母。除了没有接吻,拥抱,结婚。其余都一般无二。

  沈岁闻言轻轻“恩”了一声。

  温年独自拿着手包去前台结账。回来给众人打了招呼,就先行离开了。

  陈欣高二重新联系她,叫她嫂子。她就已然拒绝了。既然骗人那就要骗到底。

  “我已经不喜欢沈岁了,以后,你也不要再叫我嫂子了。收点心,好好学习吧。”

  她喜欢沈岁这么多年,参与最多的就是苏栩栩。她知道,从不劝她。

  因为喜欢,唯有自渡。旁人皆不可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