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丁薇记事

丁薇记事

荆棘之歌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20-03-05上架
  • 779206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被迫相亲

丁薇记事 荆棘之歌 2078 2020-03-05 20:00:24

  “嘭”地一声。

  看着被狠狠关上的褚红色防盗门,丁薇的眼眶又红了。

  她忍了一会儿,终于不再想流眼泪,但是同时涌上心头的,还有深切的迷茫和心痛。

  …

  这是她今年第二次摔门出来。

  第一次还是在大年初五,她妈妈白秀娟催她去相亲,言语间不乏承诺和肯定,表示这真的是个不错的男孩,她亲眼见过等等等等……

  丁薇真的心力交瘁——她是做财会的,大集团上班,工资不错奖金可观,但相应的,集团不养闲人,她也累的半死。年底一直工作到大年三十封账,一路奔波赶在初二的中午回到家,又是拜年又是串门,初四才终于松口气。

  等到初五,一大早被强制起床被相亲,她心里也很难受。

  但是一年回不了几次家,明天就要收拾收拾回去上班,爸妈的唠叨忍忍也就算了——她知道,自己没对象没结婚,她爸妈在小区里一直觉得挺丢脸的。

  她也觉得很难受。

  可是怎么办,她妈现在已经急到“是个男人”就行的地步,但她不甘心啊。

  女人……一定要结婚吗?

  ……

  但是大过年的,妈妈白秀娟和爸爸丁海洋一起劝她,丁薇最后还是梳妆打扮出门相亲去了。

  理所当然的,没成。

  ——能成才奇怪了。

  她从过了二十八,家里亲戚朋友介绍来的男人就都无法言说。

  比如这位,高中毕业在酒店当厨师,月薪税前6800,家里房子两套,身高168,相貌……说句平平无奇都算夸奖。

  对方瞧着对自己应该挺满意。

  毕竟他说话的语气是这样的:

  “你就是陈阿姨说的丁薇是吧,其实你长得挺好看的,怎么到现在还没有男朋友?”

  丁薇心道:废话,要有男朋友还轮得到你?

  她长得不差,身材窈窕,在帝都上班眼光气质都很出众,说一句“女神”也不为过。

  她礼貌地笑了笑。

  毕竟颜党,对这种样貌的男人实在不感冒。

  然而对方半点没察觉她的敷衍,这会儿正在努力找话题:

  “我听阿姨说你在观山集团上班?做会计是吧?这种大集团是不是得经常做假账啊?你们福利应该很好吧。”

  饶是丁薇心理素质颇佳,这会儿也忍不住面色僵硬。

  她忍了又忍,总觉得自己的涵养都是在相亲过程中一步一步提升的。

  对方还在对“观山集团炒房价”这个话题发表看法,滔滔不绝,完了又状似无意地问道:“你们工资高不高啊?我觉得吧,女孩子,背井离乡在外头打工太累了,而且做财务的,是不是还得陪着老板去要账?那酒桌上,一不留神就容易被人家占便宜——”

  丁薇挑眉:酒桌要账?这是哪年的剧本?

  她准备结束这种除了恶心自己之外毫无意义的相亲了,于是商业微笑:

  “工资一般,年薪三四十万吧。”

  对面男人的话语卡在嘴边。

  江州是个小城市,哪怕到了2020年,这边人讨论工资,也少有用“年薪”来算的。就像这位相亲的男士,月薪六千八,家里有房,已经算是不错了。

  年薪三四十万,哪怕在帝都不算多,但对于江州当地人来说,实在有点遥远。

  他僵硬了一瞬间,然后又故作不在意地笑了笑:“唉,女孩子,工资再高有什么用啊?家庭才是重心。而且钱太多了还容易养成虚荣的毛病。再说了,帝都房价太高了,还不如在老家,有房子啥事不愁……”

  丁薇已经利落的招来服务员:“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先走一步。”

  ……

  相亲没成功,回到家白秀娟又一次大发雷霆,父亲丁海洋虽然没说话,可是他也直接不看丁薇——

  这是他的惯常反应,说实话,踏入社会,丁薇才意识到这是种冷暴力。

  白秀娟还在喋喋不休:“三十二了,你三十二了,到现在还没结婚,我出去都没脸见人……”

  “我告诉你,你成天挑剔这个挑剔那个,你就是心比天高!现在出去都是人家挑剔你——”

  正说着,隔壁陈阿姨发来一段语音:

  【秀娟啊,你跟薇薇说说,工作要不换了吧,我那侄子心眼好,人也善良,也没说什么……但是你瞧,薇薇老在外头,工资再高有什么用?女人啊,守好自己的小家,不比啥都重要。】

  【还有啊,薇薇还是做财会的,我侄子说这种工作经常要陪老板出去喝酒应酬要账,说出去不好听……我是了解薇薇的,我肯定不相信,但是别人相信了那就——】

  两段语音,说足了六十秒。

  白秀娟已经涨红了脸。

  片刻后,她直接哭倒在沙发上——

  “我好好的女儿,你说说,你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了!咱家缺你那点工资吗要你出去陪酒……你是要把我气死啊!”

  丁薇也气疯了——陈阿姨他们说这种话也就算了,就当是酸她的工资,可是自己的亲妈还说这种话——

  “妈!”

  她终于忍不住发脾气:“你说的是什么?什么应酬陪酒,根本就是瞎扯!”

  白秀娟却哭的更厉害了:“薇薇啊,咱家不缺你这点工资啊,你老老实实回来,找个正经的工作吧……”

  丁薇的脸色也难看的很。

  说来说去,当妈的都不信任自己的女儿,还有什么好说的。

  她深呼吸一下:“我初七还要上班,春运返程高峰,我现在就出发。”

  说完收拾箱子就直接甩门走了。

  ……

  这不是她们之间第一次出现矛盾了,不过区别在于,金钱使人有勇气,丁薇也难得硬气一把,开车直接就走了。

  接下来,自然是三五天一个电话,中心思想不是“辞职”就是“相亲”,直到四月份,电话突然少了,父母也不提这件事了,偶尔视频聊天,双方温情脉脉,好得让丁薇觉得不真实。

  接下来集团持续向三四线城市扩张,她每天忙的脚不沾地,也顾不得琢磨这么多。

  等到元旦节前终于从HR嘴里扒拉出来“涨薪”两个字,加上积攒的假期,她干脆回家了。

  毕竟这时候回家可以多待几天,提前帮爸妈置办年货,也省得过年来去太匆忙,光堵车了。

  回到家打开房门,她才发现这大半年的温情脉脉来源于何处——

  她有弟弟了。

荆棘之歌

这本是个奋斗的故事,可能有感情线,但总体来说,可能还是泥石流风格哈哈哈。   谢谢大家的支持。   以前一些小公司要账确实有带财务的,还要应酬,不过那都是过去了,现在很少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