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丧尸的彪悍农家穿越史

第四章:老实人

丧尸的彪悍农家穿越史 姑娘你好啊 2025 2020-03-11 18:04:09

  叶长德到里正家的时候里正正要出门,他赶紧上前说出自家的事。

  “里正叔,小子想请您帮个忙。”叶长德朝他做了个辑。

  他们村叫叶家村,大部分都是性叶,小部分是外来安的家,一共也就四五十户人,里正名叫杨文正,就是外来的,逃难到此有二十年左右,因他有秀才功名,所以上任里正离世后他就顺理成章的成了新的里正,全村也只有这一个秀才。

  杨里正摆摆手:“跟叔不要这么客气,说吧。”平时叶长德和里正的关系就不错,没成家前叶长德进山打猎碰到里正的大儿子杨生义采药被蛇咬了,最后猎物也不要就背着杨生义去镇上,才险之又险的捡条命回来。

  此后杨家人就把他当救命恩人,其实这个情杨家早就还清,只是杨家仁义,还一直照顾着叶长德。

  有道是清官难断家务事,对叶老头家杨里正想插手也是没办法的,只能是叶长德自己立起来才行。

  “里正叔,小子想请您去我家一下,五丫前不久在家里吃个发霉的窝窝头差点被打死,您也知道的,如今五丫醒过来还多亏杨大哥,,如今那个家里容不下我门几口人,想请您老去主持个公道,让我家五口人分出来起家另过活,也不至于以后被搓磨的家破人亡。”叶长德哽咽着说到,当时五丫身体都凉了,是杨生义给她扎了针才活过来。

  杨里正欣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长德啊,多的别说,我们两家人的交情谢来谢去太见外,也多亏你能想开,不然谁都帮不上你啊,要我说,你那家早就该分了,以你的能力何愁过不好日子。”

  “叔一家对小子的恩情没齿难忘,小子省得,我那点子救命之恩早几年就已经还干净,叔和杨大哥仁义小子知道的,您先去,我还得去族长家一趟。”叶长德拱拱手。

  “别了,我和你一起去。”杨里正也不和他客气,背着手率先就走在前头。

  叶长德只得跟在他身后:“如此,就有劳叔了。”后者对他摆摆手示意。

  两人到叶族长家的时候族长正在床上躺着休息。

  叶族长如今已六十多,在古代就已经属于是高寿,花白着头发,两人进来后他强撑着身体坐了起来。

  “大爷!”叶长德快步上前小心翼翼的扶着他坐了起来。

  叶族长是叶家最老一代的长房,传承多年来和叶老头家其实已经没有多大的关系,但族长是一个家族的领头人,所以见面都会尊敬些。

  叶长德说明自己的来意,族长的大儿媳魏氏进来给两人倒茶,乡下人家一杯茶可是非常金贵的东西。

  等叶族长知道事情的始末后面色有些复杂:“四小子可是想好了?你爹是个不成器的,你三个哥哥一个比一个自私,原我是赞成你分家,但你家就你一个可靠,你要分了家你爹怕是苦了。”叶族长边说边咳嗽。

  叶长德给他倒了杯茶润了润喉。

  “叶伯,话虽如此,但当时我可是在场的,那小五丫头上的血流一地呢,身体都凉了,我家大小子到的时候差点就咽气,叶福全家其他人和两个老人还担心费银子不给看呢。”杨里正轻叹着,外人都懂的事叶老头和叶老太太却装傻,可着叶长德一个老实人欺负,如今老实人发了狠他们以后想挽回都难了。

  叶长德此时眼眶发红,双腿一软就跪在族长床边,想到五丫当时的样子就恨不得杀人。

  “大爷,小子如今没办法,难啊!”他哽咽着握住也族长的手。

  叶族长见再无劝解的可能便摆摆手,招呼着儿媳妇去叫上那些族老,一行人不过半个时辰就到了叶老头家。

  走到门外就听见里面的哭喊,叶长德心里一慌,快步跑回去,就见苗氏被何氏吕氏拉着,叶老太太正指挥着金氏使劲扇巴掌,三郎七郎跪在旁边一直磕头求叶老太太饶恕苗氏,小五丫一脸的血晕在门口,柴房的门直接就被拆了。

  “啊……”

  见此情形,叶长德大喊一声,抄起一根棍子就跑上去,对着金氏何氏吕氏就是几下,直接打得三个踉跄在地爬不起来。

  “他娘,你咋样了?”叶长德楼着苗氏的肩膀,而苗氏此时嘴肿得话都说不出来,本来干瘪的脸微肿,要不是有紫红的印记和嘴角的血,还以为是胖的。

  “呜呜……”苗氏只哭着拍打叶长德的胸膛,又推开他跑去抱起五丫。

  叶云此时已经醒了,她伸出小手给苗氏擦眼泪,血糊的她眼前一片血红,疼的龇牙咧嘴,心里暗暗发誓,此仇不报非女子啊。

  叶老太太砸开门后看到她要死不活的样也没敢动她,拉着苗氏就出去扇耳光了,她是自己爬起来跑出去没站稳摔的,把之前好不容易止血的伤口又给摔裂了。

  叶长德此时拿着棍子就站在叶老太太面前,凶狠的看着她,两个儿子也爬起来一左一右的站在他身后。

  “咋的,你还想打老娘不成?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有本事你来啊。”叶老太太看他红彤彤的眼睛也有些害怕,但她料想到叶长德不敢对她动手,所以站他跟前一挺胸就把头伸到他下巴下。

  “来,有本事你打死老娘来!”边说还边往前顶。

  叶长德只能喘着粗气被她顶得后退。

  杨里正走进来:“我可看得一出好戏啊,福全嫂子今天可是又要打死儿媳妇和孙女?”

  叶老太太面色难看的盯着杨里正:“杨里正可别乱说,我这教训儿媳妇天经地义,再说了,我家家务事你参合个什么。”

  “就是呢,杨叔,婆婆教训儿媳妇可不就是天经地义吗,县老爷来怕是也管不着。”金氏龇牙咧嘴的揉着被打的地方,从地上爬起来就开始帮腔。

  叶长德面色阴沉的盯着金氏,直接把金氏给盯闭嘴,诺诺的跑到叶老太太背后再也不敢多说。

  ——

  两个月再回头看,不足之处太多,总是了了个没完(⁎⁍̴̛ᴗ⁍̴̛⁎)快点改,别给你们看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