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丧尸的彪悍农家穿越史

第十一章:收拾小屁孩

丧尸的彪悍农家穿越史 姑娘你好啊 2101 2020-03-12 06:21:00

  金氏偷偷睁眼看到叶长祖终于出来,原来她一直在装晕,捂着胸口呜呜哭了起来:“当家的,呜呜~要人命了,那兔崽子要杀人啊,呜呜~”

  叶长祖看她的样子有些嫌弃,面上却是不显,摆摆手不耐烦的说:“行了吧,多大个出息,你等着,一会儿让爹去找老四去,反了天了还。”

  何氏这会是真的晕过去,叶长功赶紧把她抱到屋子里。

  而吕氏则自己站起来,看到叶长宗那窝囊的样子有些难堪,朝他呸了一口,叶长宗讨好的笑笑,低头哈腰的跟在她身后进去。

  叶老太太被叶老头扶到床上躺好,尿湿的裤子他也没理会,只坐在床边沉思,也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

  叶云一行在村口的河边上找到叶家的几个小孩,还有村子里其他的半大小子,一共有二十来个,都是些不用干活的人。

  还有一群女孩子正在不远处挖着野菜,老宅的几个都在,本来这之前是叶云三兄妹的事,叶大郎在古代都已经算成年人了,因为老宅的纵容如今居然还像个孩子一样疯玩。

  此时叶大郎带着几个兄弟加上一群狐朋狗友站在叶云的对面,叼着根狗尾巴草吊儿郎当的说道:“哟,这不是昨天光屁股出门的穷鬼吗,这是咋啦!”

  “肯定是刚刚那顿揍没埃够,又带着个小短命的过来再紧紧皮呗。”叶二郎幸灾乐祸的在旁边附和。

  “就是啊……”

  “他们三个穿得像乞丐一样,身上不会有虱子吧……”

  不少人跟在后面起哄。

  三郎见他们人多势众有些害怕,但还是张开双手保护在七郎和叶云的前面,紧紧抿着唇有些发白。

  七郎现在被叶云给燃起了斗志,颇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跳出来指着这些人的鼻子就开始骂:“啊呸……不知道谁身上长虱子呢,你们才是乞丐,你们一家子一窝乞丐。”

  “我看你是找揍呢……”叶大郎大喝一声就冲上来,伸出个脚就想踹三郎。

  叶云赶紧把七郎拉开,借着小个子一个后仰躲开叶大郎的脚,一个撩阴腿就踢在他裆部。

  叶大郎倒在地上就开始打滚,嗷嗷直叫唤,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人:“嗷……你个小杂种,二郎,你们快上,打死他们,我要把他们吊在树上打,啊……疼死我了。”

  叶云心想,妈个巴子,打轻了。

  这时二郎几个也冲过来,叶云后退两步叮嘱三郎七郎躲远点,然后一个箭步就冲上去。

  三郎把七郎抱远一点,轻声说道:“好好站着知道吗,别过来。”

  说完他也冲上去,绝不能让妹妹被人欺负了。

  叶云是别人能欺负得了的吗?手里的柴刀舞得虎虎生风,专挑脚砸,看到三郎被围攻还有空上去帮他一把。

  时间看起来很长,但前前后后也就两分钟不到,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十几人抱着脚嗷嗷的哭着,叶云也没下重手,她还想在叶家村养老呢,这些都是村里人的宝贝蛋子,不能全得罪光了。

  那边那些女孩子也终于赶了过来,跑得最快的就是老宅的五个,叶芳为首举着把大镰刀就冲了过来:“叶五丫你个狗娘养的……嗝……”

  一把大柴刀飞过来插在她脚尖前的土里,她被吓得打了个嗝,满肚子脏话都被憋了回去。

  叶云面无表情的走过去,她们都被吓得连连后退,嗤笑一声:“这就被吓到了?”

  “下次再听你们骂一句脏话,我手上的刀可就要见血了。”叶云把柴刀抗在肩膀上就走,路过大郎几人的时候还警告了一声“要是你们再有人欺负我家哥哥就试试,这次我放过你们,下次直接把脚砍下来喂狗。还有,要是有人敢回去告状,我见一次打一次。”

  叶大郎几人寒颤若噤,声声表示再不敢了。

  叶云带着三郎七郎回家。

  现在大概是未时,下午两点左右,苗氏和叶长德依旧没在家,叶云闹了事中午吃个半饱的肚子都有些饿了,又不能直接拿东西出来吃,好一阵气闷。

  又扛起柴刀欲出门。

  三郎赶紧拉着叶云的手:“你这又要干嘛去?”

  叶云委屈的说道:“我饿了。”

  七郎拿起凳子上已经凉透的肉串递给叶云:“妹妹吃这个吧,七哥不饿的。”叶云如果没看到他流的口水,怕是就真的相信他不饿了。

  她瘪瘪嘴:“太少了……”

  “呃……”三郎二郎面面相觑。

  三郎又看了看灶房,家里的粮食不多,省着点吃也可以吃几天,想想就妹妹一个人,吃不了多少,狠了狠心道:“哥哥去给你做苞米糊糊吧!”

  叶云回味了一下苞米糊糊的美味,妥协了,拉着三郎就进了灶房。

  末世过后植物就再也长不起来了,长起来的都是变异得农作物,前两年还有剩下的吃,后里面基本都是吃变异动物的肉了,虽然美味,但一直吃总是会腻的。

  三郎看着篮子的苞米,小小的一袋子,只有两斤左右,他挖出小小的一碗,招呼着七郎生火。

  叶云纠结的看着他,这点东西吃了跟没吃似的,扯了扯他的袖子:“三哥,全做了吧。”

  三郎摸了摸她的头发:“这些东西可是我们家两天的伙食,如果都吃了我们就要饿肚子了。”

  叶云叹了口气,太穷了,又扛着柴刀想出门,想着去山上打点野味打牙祭,后山的野物有不少,就是普通人一般捉不到。

  三郎纠结了一下,看她坚定的眼神暗了暗:“好吧,我都做了,没吃的我就和爹一起出去打猎,总能找到一些东西的。”

  这顿终于让叶云混了个水饱,糊糊被三郎调太稀,三郎和七郎被强迫着喝了一碗就不喝了,而叶云直接干一盆。

  七郎紧张的摸了摸她瘪瘪的肚皮,心里好奇那么大一盆都吃到哪里去了,叶云被他摸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轻不重的一巴掌拍到他头上。

  七郎眼泪汪汪,妹妹肯定是饿了,不然不能吃这么多。

  三郎却有种吾家有女难养活的苦恼,握紧拳头,不能等以后了,明天就得去找吃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