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丧尸的彪悍农家穿越史

第十二章:野味

丧尸的彪悍农家穿越史 姑娘你好啊 2103 2020-03-12 06:22:57

  一个时辰左右苗氏背着背篓回家,漂亮的眼睛衬得干瘦的脸都明亮起来。

  七郎跑过去抱着她的腿,仰着小脸说道:“娘,你可回来了。”

  苗氏捏一下他的脸:“你个小东西,咋啦,饿了?”

  七郎摇头:“不饿,中午吃过了。”

  苗氏惊讶的说道:“吃啥了?家里没做饭啊。”

  三郎有些尴尬的抓了几下头发,有点不敢看苗氏的眼睛,粮食可是重要的东西,如今被他们三个小孩就吃这么多,苗氏肯定会生气的。

  “娘,我饿了,就做了苞米糊糊吃。”一贯疼爱弟妹的他还是艰难的开了口,把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

  苗氏看着他慌张的样子有些难受,老宅那些个小辈哪个不是饿了就会有吃的?只有自家的才一直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她红着眼眶摸着三郎的头说道:“吃了就吃了吧,以后饿了就吃,这是咱们自己家,吃多少都没关系。”好吧,她现在还不知道某人的肚皮到底有多大。

  七郎高兴的拉着苗氏的衣角:“娘,是真的吗?”

  苗氏点头,声音都带着哭腔:“真的,咱们以后好好干活,肯定能吃饱的。”

  她指了指鸡窝和后院说道:“以后鸡吃的和猪吃的可都交给你们,这些东西你们大伯娘说交给我们家,以后咱有钱了就给她钱,没钱就帮她养着,过年杀猪给我们肉吃。”

  不说七郎的欣喜,就老成的三郎脸上也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只有叶云留着口水,鸡肉啊,猪肉啊,她好久没吃过原生的了。

  苗氏看着她好笑的拍了拍她的头:“现在可不能吃,等长大才可以。”

  “嗯嗯。”叶云点头,不可以吃不代表不可以想啊。

  然后两个小孩带着一个伪小孩就去看鸡崽。

  苗氏把背篓里的野菜拿出来清洗干净,后院就有井,很方便,又把猪草清洗了多余的泥巴切成碎碎的放锅里煮了起来。

  等收拾好以后才开始做饭,炒了个野菜炒鸡蛋,鸡蛋碎数都数得清,一大盆糙米粥,这还是三郎说的,知道叶云一个人吃了两斤左右的苞米时她心情很复杂。

  饭快做好的时候叶长德才回来,走到门口大声的喊着:“他娘,快出来看看,我今天可猎到不少东西呢。”

  七郎看到叶长德拎着的两只兔子和一只山鸡,蹭蹭跳跳的跑过去:“爹,爹,让我摸摸,让我摸摸。”

  叶长德越过他,哈哈大笑:“走走走,去屋里,让你们摸个够。”

  叶云双眼冒光,有野鸡吃了。

  一进屋就是三郎也小心翼翼的摸鸡和兔子,三只都还是活的,在老宅的时候叶长德打的野物他们别说摸了,见都没见过,老宅人喝鸡汤他们就只能吃用熬鸡汤的锅煮野菜汤喝喝,就这还是几兄妹在老宅吃过最好的饭。

  叶长德看着儿女惊喜的眼神,想把猎物卖掉的心都有些颤抖,咬了咬牙说道:“他娘,你把鸡杀了吧,晚上给孩子们炖汤喝。”

  “可……”苗氏心里也难受,看着脸颊凹陷的儿女,想把野鸡换了买粮食的心都淡了,家鸡去镇上卖只有十文一只,肥一点的也才十二文,野鸡因是山货能卖20文一只。

  现在精白面20文一升约1.25斤,麦子15文一升,苞米十二文,苞米粒十文,苞米碴子和糙米更是便宜,三文就能买一升,(这里的苞米碴子是少量的苞米粒加上苞谷芯上干瘪未长成的苞米)(糙米是是臼舀谷后筛去精米,又去掉粗糠,剩下的碎米夹杂着细糠,吃起来喇嗓子,)农家的主粮就是苞米碴子和糙米。

  这一只野鸡就可以换六升到七升的粮食,够自己一家人吃五六天,当然,现在算上叶云怕是两天就要光。

  这个年代种田根本就不是出路,良田亩产一石半税收七斗半,中等亩产一石两斗田税收六斗,都是五成的税收,荒地收拾得好亩产也不过七斗,税收三成两斗,还只收麦子。

  叶云家目前只有五亩良田,光税收就有三石余两斗半,剩下的折换成银两也才四两余八百文,自家后院的土地是不交粮税,却还有人头税,成婚的男子一年一两,女子七百文,男孩五百文,女孩三百文。所以他们家不吃不喝一年光税就有三两银,一年干到头五亩地的收成只剩下一两余八百文,买最差的粮食合六石约七百五十斤左右,刚好够一家五口不饿死。

  你说还有后院的收成?别人也想到了,所以又有兵役和河役,战年出兵役,灾年挖沟渠,一家一个壮劳力,基本五年一次,光靠种地是永无出头之日的,朝廷也怕没人种粮食,所以对商铺收的税更是高,不管男女老少,只要是商户每人每年二两银,所以没能力又想开铺子的都会选择半商半农的模式,铺子只挂一个人或者两个人,其他的都在家种地。

  苗氏心里挣扎了一会也就妥协了,三个孩子长这么大一次都还没有吃过鸡肉,以往老宅过年杀猪也只能混口汤喝,连猪下水都捞不着。

  她看着地上那两只兔子说道:“给里正和族长送过去吧,这次多亏了他们。”

  叶长德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欠债好还,人情难还,他拎着兔子出门。

  苗氏拎着鸡进灶房,七郎跟在后面小心翼翼的说:“娘,咱们今天吃鸡肉吗?”

  “吃!三郎进来帮娘烧水,七郎去看着妹妹。”

  三郎还在神游中,听到苗氏喊他就去了,机械的烧火,直到一股香气传来他才回神,真的是鸡肉的味道,红着眼眶流泪,不敢让苗氏看到,低着头擦了两下,结果越擦反而越多。

  苗氏其实早就发现了,但她不敢说话,怕话一出口就会哭,在老宅的时候她只能煮不能吃,每回有肉菜的时候叶老太太都会找个人盯着她做,就怕她偷吃,要不是其他三房的人煮的不香,怕是连煮肉菜的权利都不会给她,就怕她多看一眼占了便宜。

  叶云靠在门上双手抱胸,长长的叹了口气“哎……”

  直接把苗氏给逗笑,给她招个手笑骂到:“你个小老太婆,快来尝尝娘做的香不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