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丧尸的彪悍农家穿越史

第十四章:牛山

丧尸的彪悍农家穿越史 姑娘你好啊 2068 2020-03-13 06:12:00

  嗜血藤绕到七郎的背后,收回藤蔓上所有尖刺挠了挠七郎的胳肢窝,顿时七郎咯咯直笑,让原本紧张的气氛都欢快起来。

  叶长德看天色不早了,便决定吃过晚饭后再议其他,等众人上桌时饭菜都已经凉了,苗氏只好又拿去热了一下。

  热滚滚的鸡汤再次被端上来时一家人都流着口水,只有叶长德和苗氏勉强能控制。

  苗氏给一人盛一碗鸡汤放在面前:“吃吧。”

  叶云吹了吹热气喝了一口,幸福的眼睛都眯了起来,鸡汤不多,一人一碗就见了底,叶云有些意犹未尽的砸吧砸吧嘴,喝完了几人吃不下的糙米粥,只感觉走起路来肚子都能听见水响。

  晚上的时候两夫妻躺在被窝感叹着女儿的机遇,居然神奇的就接受了这一切,七郎叽叽喳喳的问了好一会话,叶云都骗过去了,也不知过了多久,夜寂静下来,只有外面的虫鸣声。

  翌日

  等叶长德出门的时候就跟了小尾巴,叶云撒泼赖皮还威胁他如果不让她跟上她就自己上山,叶长德无奈只好将她放在眼皮子底下,无论她现在本事再大,她在两夫妻面前依旧是个五岁小孩。

  叶云在七郎羡慕的注视下和叶长德一起上山。

  后山这边是常走的,所以能打的猎物不多,站在后山山顶就能看到后面连绵不绝的山脉,从远处看像是一只伏地的健牛,所以也统称牛山,高高的背脊耸立在云端,一些低矮的山勾勒出肌肉的形状,头顶的长角就像是被砍了一般只留下一个小小的山包。

  看着很近,叶云却跟着叶长德走了大概一个时辰才到牛山脚下,牛山和后山底下有一个百亩地左右的平原,旁边还有一条蜿蜒的小河,河水清澈见底,还能见一些小鱼小虾游动。

  这条河村里人叫它环山河,从牛山流出,环绕半个后山流到村子里,附近的几个村落也多亏了这条河,旱年的时候也没有断过水,顶多水流细了一些。

  这百亩土地开垦出来都可以做良田了,但牛山上野猪多得很,还偶尔会下来一些喝水的野兽,狼群甚至都会光顾,只是很少见。

  之前这片地被一个地主看上,雇了几十个短工过来开荒,种下去的时候倒是很顺利,但收割的时候却出了事。

  那年天气干旱,但这片土地却始终保持肥沃,那地主还乐的很,以为捡了个大便宜,可谁知麦子成熟的时候野猪群下了山,百亩地的麦子被糟蹋了一半有余,还有一位短工被野猪顶飞,腰腹被野猪牙顶了个对穿,当场就死了,还有些人腿被踩断,那地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粮食被毁,最后他看野猪群上了山就带着家里签了死契的下人,又高价聘了些壮劳力慌里慌张的把一些好的麦子给收了,从那以后便没人敢再打这些地的主意。

  叶云看着这片土地却是起了心思,别人怕她不怕啊,沿着这片地种些嗜血藤,那些野猪下来就是加餐了。

  山上的路很难走,越往上走越能看见些不常见的药材,不过叶云是不认识,还是听叶长德说的。

  一路走来叶长德也没打到猎物,这山里的动物都像是成了精,离得老远就跑开。

  叶云拉了拉叶长德的袖子:“爹,你等一下。”也不等他回复就闭上眼。

  她感觉体内的能量有些波动,木系异能对山间高能量的东西都会有感应,此时她感觉有股能量正若有似无的散发,细细感应了好久才辨清大概方位。

  “爹,这边。”

  “可是发现了什么东西?”叶长德目前对她的异能还没有多大的认知。

  “不知道是什么,但肯定是好东西。”

  叶云顺着方向走去,路上杂草倒是不多,但荆棘到处都是,不小心就会被划伤脸,她只能用异能开一条小路出来。

  叶长德看着伸展肢体让出路的荆棘有些震惊,跟着叶云走了好一会才停下来。

  叶长德看着眼前长长细细枝干上围着花一样的一圈叶片,顶端一团红红的果实,脑中空白了一瞬。

  “天啊,这是棒槌啊……”

  棒槌是这边的老话,人参才是它的学名,那年杨生义拼着被蛇咬也要挖的药材就是这个东西,叶长德背着他去镇上治病的时候他还紧紧攥在手里,还是那老大夫狗鼻子似得闻着味儿才发现,当时他清楚的看到老大夫红着眼直嚷好东西。

  杨生义两天后醒了慌里慌张的问着这个东西,最后两人混熟以后他就仔仔细细的给叶长德讲这个东西的价值,可以说从赤贫到富户就只差一根棒槌了。

  当时杨里正还不是里正,家里只靠他给人抄抄书和写信维持生活,杨生义当时也只是药店的学徒,因为这根棒槌那老大夫就收了他做徒弟,棒槌就是拜师礼,但老大夫也没占他便宜,给了他二十两银子,杨里正家的日子才慢慢缓过来,所以这些年杨家对叶长德才这么好。

  此时叶长德哆哆嗦嗦的抚摸着人参的枝干,就像是对待如花似玉的美人儿一般,叶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在现代的时候她是见过炮制好的人参,但从没见过它还在地里的样子,她细细的感觉土里散发的能量,双眼一亮,果然是好东西!

  “爹,你过来,我来把它挖出来。”说着就拿着镰刀上去。

  叶长德直接趴在地上使劲摇头:“五丫啊,你在旁边看着就好,爹来,你杨大伯说过,这东西可得小心着,须都不能断一根。”

  说着他拿出自己腰上挂着的小铁锹,比划了好一会才找了个相对较远的地方挖了起来,叶云等了他半个时辰都还没好,边上土都一大堆,实在无聊就去周围逛起来,叶长德挖得满头大汗,连闺女走了都不知道。

  叶云随便找个方向走过去,路上感应着风吹草动,在山林间她的听觉更为灵敏,这些花草树木都可以做她的耳目,只是它们能量越弱能传达的信息就越少。

  叶云走了一会停下来趴在一个洞口听着里面的声音,里面吱吱叫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这个洞是旁边一颗大柏树传来的。

  她施展着异能,控制着一根缠绕在柏树身上的藤蔓钻进了洞里,不一会就拖出来两只肥肥胖胖的灰兔子,但……

  ——

  (只要我速度快,你们就看不到那些了了(⁎⁍̴̛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