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丧尸的彪悍农家穿越史

第十六章:都是些绊脚石

丧尸的彪悍农家穿越史 姑娘你好啊 2068 2020-03-14 14:02:00

  傅春昇摸着他短短的胡子哈哈大笑:“这丫头太像你了,小五,去把我桌上的花生酥拿来。”

  “哎!”一个在擦药柜的少年应到,放下抹布就走了。

  叶长德就要拦:“使不得使不得,每回来都要给。”

  傅春昇却拦住他的手:“前几回给你你不是没要吗,今天是几个小辈来了,给他们的,可不是给你的。”

  “可……”

  傅春昇摆摆手:“行了,就这样,这么点东西推推搡搡的,可是不把我当兄弟了。”

  叶长德只好接受,拉着几个孩子道:“快谢谢傅伯伯。”

  “多谢傅伯伯!”叶云又跟着做了个辑。

  “不用不用,下次再来,傅伯伯这里好东西可不少呢。”

  叶长德道:“可不敢,这次我来是找你有事的,你看这个东西能卖多少钱?”说着从怀里掏出个东西

  傅春生扒开叶子一看顿时眼前一亮,连忙又盖了回去,看着正好出来的小五说道:“好生招待几位。”捧着东西带着叶长德就去后院。

  “是,掌柜的……”

  小五带着叶云几人找个桌子坐下,又给倒了茶水:“几位客人可还有吩咐?若没了我就去柜台打扫灰尘。”

  苗氏连连称不敢,让他赶紧去忙。

  他声音里听不出什么,但叶云却能从他眼睛里看出些不以为意,她只是皱了皱眉头,毕竟她们几人的衣裳实在是破,都没眼看。

  她打量着这间铺子,不算很大,两层楼,柜台后面一排柜子,一个个小格子排着,上面都写了药名,叶云心里庆幸,还好这里用的是繁体字,不然她就要成文盲了。

  铺子里还有两个小隔间,外面摆了两张桌子,应该是平时看诊用的。

  房间里始终萦绕在一股药香,深深的吸口气,她已经很久没闻到过了。

  陆陆续续来了几个看病的,小五迎过去让排好队等会,有人打量着叶云几人叽里咕噜讨论起来。

  叶云听得真切,翻来覆去都是些穷鬼、叫花子、臭要饭的,她也不生气,有些人就是屁事多,在自己身上找不到存在感就去别人身上找。

  倒是苗氏被臊的满脸通红,她虽然听不到,但从她们指指点点中也能明白些,不安的绞着粗布帕子。

  三郎低着头也不知道想些什么,叶云看了看他沉着脸,平时在家三郎对弟妹多有维护,看不出来什么,一出家门见的人多了就显出了问题,畏畏缩缩的有点上不得台面,看来得考虑考虑把他送去学堂,读书才能使人进步。

  七郎却气呼呼的鼓着嘴,扭着身子就想站起来,叶云伸手把他拦下,她清了清嗓子大声道:“七哥可知世上有几种人吗?”

  七郎一脸迷茫的看着她

  叶云也不等他答,自顾自的说了起来,“世上有两种人,一种是非议别人的,一种是被人非议的,先来说说这被别人非议的,为何遭人非议?就是因为没能力,所以遭人非议,你不能封住别人的嘴,但你可以从别人嘴里认清自己,好好努力,争取来日站在他们摸不到的高度,让他们仰望你,他们就不敢再议论。”

  “这种非议别人的人呢分两种,一种是嘴碎的,只要看到什么都想出去说说,还有一种就是嫉妒你的,嫉妒你比她好嫉妒你各种各样,所以才唧唧歪歪,但这两种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无事生非,她们无事可做又生活不如意,所以才在人背后诋毁,我们目前没能力不代表以后没有,只要肯做肯努力就一定有机会,前面的路很宽敞,怕就怕如今你被脚下的石子给绊倒就起不来,你可知道?”

  虽然话是对七郎说的,但眼睛一直是看着三郎的。

  三郎听完抬头,看着叶云的眼神有些发痴,慢慢的落下泪,在老宅那种欺压中早已让他心如死灰,分家给了他希望,但是却还是一直在心里自暴自弃,此时听着叶云的话沉闷的心开始苏醒。

  叶云站起身指着刚刚还在窃窃私语的人道:“三哥七哥,老宅的人和他们这些背后议人长短的都是一样的,不过是你奔向成功道路上的绊脚石,你只要踢开他跨过他,那你离你想过的日子就会越来越近,我曾经听人说过,世间有人谤你、欺你、辱你、笑你、轻你、贱你、恶你、骗你,该如何处之?”

  “你只需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也许都不用你出手,他们就已经是地上的一杯黄土,你还有很多个几年,而你看看他们,还有几年可说?”

  “你个小鳖盖子狗娘养的,你说谁呢?”一个包着花头巾微胖的大婶指着叶云就开始骂。

  “有娘生没娘教的东西,你看看自己穿的那破烂货,小小年纪口出狂言,也不怕嘴里生疮流脓……”

  “一家子都不是好货,破破烂烂的也不怕脏了人家门槛……”

  “……”

  叶云只冷眼看着,重重的哼了一声掰掉一个桌角就掷了过去,直接就堵在一个骂得最凶的人嘴里,那人当场嘴角就冒了血。

  “……”

  声音噶然而止,瞬间耳朵边就清净了很多。

  “若是听到你们再比比歪歪的,我就把你们牙一颗颗掰下来让你们吞进去。”

  此时铺子里落针可闻,她声音不大穿透力却十足,眼神黑黝黝的像是能穿透人心一般。

  “嗷……”那些个嘴碎的像是见到鬼一般的跑了,只剩下几个生了大病的还站在一旁瑟瑟发抖。

  “啪啪啪啪……好一个忍他让他不理他,丫头啊,等一下给傅伯伯写下来,我让我那不成器的小子也看看学学,别动不动就气的脸红脖子粗的。”傅春昇从后院拍着手出来道。

  “我不会写字……”叶云说的理直气壮

  傅春昇哈哈大笑:“你说,伯伯写,我一会回去给它装裱起来!”

  叶云一行从妙春堂出来时小五的态度明显好了不少,主动把花生酥放在已经空了的背篓里,叶长德带着老婆孩子给他道别,傅春昇则连连叮嘱叶云有空常来,叶云也没客气,高兴的应下了。

  叶长德和妻儿们走在一起,时不时又摸着怀里傻笑,不时偷偷打量周围,就怕有人来和他抢。

  ——

  (别说我抄,我没文化(⁎⁍̴̛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