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丧尸的彪悍农家穿越史

二十七:傻子?

丧尸的彪悍农家穿越史 姑娘你好啊 2095 2020-03-19 10:10:00

  没多久叶长德带着七郎回来,看着院子里苗氏时不时和叶云聊两句有些惊讶,但也没表现出什么。

  七郎欢快的跑过去拉着叶云的手:“妹妹,给你个好东西!”

  叶云一看,是个小糖人,也没客气说了声“谢谢七哥”就嗷呜一口给吃了。

  叶长德上来解释了一句:“今天赶小集,街上有卖糖人的,所以七郎给你带了,这是人参的钱,这次比上次年份少些,只卖了三十八两,还有今天早上你拿的十两给我,就花了六文钱。”

  叶云看他手里捧着几锭元宝和几串铜钱惊讶:“这糖人多少钱?”

  叶长德还以为她要兴师问罪呢,结结巴巴的说:“这,这,一个两……两文。”

  叶云看向那边和三郎分享的七郎,两人一人一个糖人,七郎吃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叶云皱眉,也就是说,他出去一趟就卖了人参买了三个糖人,连口茶都没喝就回来,还去了这么长时间,连个车都没坐?叶云上次去过镇上,赶牛车都要半个时辰,走路怕是都要走一个时辰。

  她看着叶长德问:“你们怎么回来的?”

  “走……走路……”

  “所以这么晚才到家?”

  “嗯……”叶长德不知道她什么意思,他驮着背脑袋都快垂到地上了。

  苗氏见状也没言语,虽然听着叶云说话知道她生气了,但苗氏心里就是觉得叶云不会危害他们家,所以也没言语,三郎更是觉得自己还是了解叶云的,所以也没说话,还把担忧的七郎给拉走了。

  独留叶长德一个人面对叶云,他脸上的虚汗都冒出来了。

  叶云偏头看着他:“你在怕什么?”

  叶长德抖了抖:“没……没……”

  叶云站起身就往外走,她现在想发火,特别想,不知道为什么!

  苗氏见她话也不说就走出去,慌了神,飞快的跟上她,幸好在门口拦住了叶云,将她抱起来:“别生气,别生气,你爹他就是个木愣子,好好说说就好了!”

  叶云惊讶的看着她

  苗氏顺了顺她的背说道:“既然你叫过我娘,那我就厚脸皮的应下了,你来了做的这些事我其实都看在眼里,就是心里难受,我五丫……”说着又开始流泪!

  叶云有些慌乱,这一出转变的太快,她始料不及啊……

  好一会她才笨拙的给苗氏擦泪,小声说:“五丫她,回不来了,她现在在我脑中,我身体里有个东西可以让她灵魂不灭,她只能呆在那里,上次她出来见了她爹灵魂就很虚弱一直在沉睡。”

  苗氏静静的听着,眼中的泪越来越多,好一会才说:“她为什么没办法回来?不是之前出来过吗。”

  有可能是觉得话里有些赶叶云走的样子,有慌里慌张的说:“我不是要赶你走,我就是……”

  叶云拍了拍她的肩膀:“我懂,五丫说她其实已经死了,她试过想留在这具身体中的,但她没办法,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苗氏搂着她呜呜的哭了起来,下巴抵在她头上,“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翻来覆去就些一句,叶长德也很伤心,他说道:“要不什么时候我们去白玉府国寺问问?”

  苗氏愣愣的看着他。

  叶云疑惑:“白玉府国寺是什么?”

  叶长德解释道:“国寺是国师让人建的,每个府城都有一个,听说那里的抽签特别灵,能知前尘晓未来,也能给人解惑。”

  叶云也想做个了结,不然一直两个灵魂在身体里也不是个事,于是就点头同意了,苗氏也很惊喜。

  于是三人商议了一下明天便启程,从这里过去白玉府做牛车要一天的时间呢,坐马车要快一些,但镇上没有雇马车的地方,只能明天在村里雇个牛车去县里再转。

  商量好了事,叶长德忐忑的挪到苗氏身边看着叶云道:“那,那钱,我以后还给你,你要不放心我给你写欠条!”

  叶云白了他一眼哼了一声,趴在苗氏的肩膀上不动,真舒服啊,可能身体小了,把她的智商都给带偏了,她如今都开始耍小孩子脾气,但叶云自己肯定不会这么认为。

  虽然叶云是穿越来的,但五丫的记忆让她感觉就像是亲身经历了这五年,又因为幼年失去双亲,所以对亲情很向往,如今有了这个机会她更是想好好体验一下,不管能有多少时间,但有一天算一天吧。

  苗氏轻拍她的背,国寺话题让她心情轻松了不少,便问道:“你刚刚为什么生气?”

  叶云哼了哼说:“他太傻了,我都把钱给他用了,结果还带着七郎走路回来,好心当成驴肝肺!”

  叶长德真的是傻了!这不花你钱你还不乐意了?

  苗氏:“对,他就是个傻子!”抱着叶云就往屋里走。

  叶长德傻子……这一切发生的莫名其妙,他都有些迷糊。

  晚饭时叶长德也不给她夹菜了,苗氏倒是偶尔夹,但和之前比就真的像一个母亲对女儿的态度,当然晚上的肉是叶云提供的。

  夜里苗氏对叶长德说:“你以为她今天为什么生气?就是觉得你和她太见外了,她来这几天为我们家做了多少事?虽然不是亲女儿,但却是把我们当家人的,今天从她话头里听出来了,人家本就没有要赖着五丫身体不还的意思,你之前不是听她说无父无母吗?前几天怕是真想给我们做女儿的!哎,都是命苦的人啊!”

  叶长德抱着她:“我这不是怕她吗!你没见那天她吃生肉的样子,我当时感觉自己身上的肉都有些疼!”

  苗氏拧了拧他肚子上的肉,以前她也是个泼辣的,但在叶家慢慢的就被磨去了棱角罢了,如今日子好了,慢慢的脾气也漏了头。

  叶长德嗷的一声,揉着被拧的地方嘿嘿笑。

  苗氏道:“如果五丫能回来,咱们就去买个漂亮的小丫头给她,以后也接回来当女儿养着,和五丫一样,绝对不能亏着她!为了咱五丫,这恶人我们就当了吧,以后下十八层地狱我也认!”

  叶长德抱着她说:“嗯,好!”

  然后苗氏和叶长德说了叶云给她治病的事,让叶长德心里也少了一些害怕,两夫妻相互依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