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丧尸的彪悍农家穿越史

三十六:审问

丧尸的彪悍农家穿越史 姑娘你好啊 2054 2020-03-24 10:00:00

  “大人,小人和这贼原是一家兄弟,一个多月前便分了家,小人得大人指令进山找人参,本来都已经找到四株,但不小心让这贼给听到,他记恨当时家里让他白身出去,所以夜里趁我们家里人都睡着就来偷走了,请大人一定要严惩此人啊!”

  叶长祖有理有据的说着,叶云知道,这是早就串通好的,不然他的脑子,现场肯定说不出这些话来。

  叶长德看着叶长祖一句一句的往他身上泼脏水,本来不善与人争辩的他气的脸色涨红,指着叶长祖你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县令大喝:“大胆叶长德,你认罪不认!”

  叶长德面如死灰,匍匐在地上一遍又一遍的喊着冤枉。

  叶云见他头磕得砰砰响,隐隐都见了血迹,便再也忍不下去,一个翻身跳过护栏就走进去。

  “云丫……”

  “五丫……”

  叶云不理会后面人的叫喊,径直走到堂下哈哈大笑道:“既然你们都说人参是你们找到的,那不如就说说你们找到的经过,遇到了什么东西,又或者说说人参的大小?”

  叶长祖被她盯着,感觉手上又开始疼起来,哆哆嗦嗦的没开口。

  县令看着莫名其妙钻出来的小娃娃气恼的吼:“来人,这哪里来的小丫头,给本官扔出去!”

  那些个反应过来的衙役上前两人就要拖叶云,结果被叶云一脚一个直接就踹晕了去。

  县令大惊,拍着惊堂木吼道:“大胆刁民,竟敢堂前行凶,来人啊,给本官拖出去乱棍打死。”

  那些衙役一共也就才十几个,没一会功夫就全部倒下,叶云解开他们裤腰带一个个全捆起来,冲杨里正等人喊道:“里正爷爷,麻烦你把大门关一下”

  虽然她有能力,但老百姓的力量可是不小的,但叶云多虑了,如果哪天县令真出了什么事,那县城的老百姓怕是要放鞭炮了。

  杨里正哆哆嗦嗦的没反应过来,傅春昇也隐晦了看了一眼叶云,杨生义和苗氏直接被她这一番骚操作给惊呆了,叶云见没人动作就自己跑过去关好门,顺便把刚刚门口守着的两个已经偷偷溜走的衙役给抓回来和之前的扔在一起。

  看着想跑的叶长祖一个杀威棒扔过去,直接就摔在地上吐口血晕了过去。

  叶云扫了一眼还在堂前的三人,一个主簿一个师爷,还有就是县令,好端端坐着的只有一个主簿了,师爷和县令早已缩在椅子上瑟瑟发抖。

  叶云上前坐在县令的桌上和他平视着,阴森森的说:“来,说说我爹是怎么偷你人参的?”

  县令被吓出一身冷汗,僵硬的笑着说:“女侠,误会,误会,小人有眼无珠啊,我马上把你爹给放了,马上!”

  叶云挥了挥手:“那还等什么?”

  县令眼中的怨恨一闪而过,走过去借着去衙役身上拿钥匙的空档,抽出衙役的佩刀直接横在叶长德的脖子上。

  苗氏大惊失色:“他爹……”

  杨里正几人脸色苍白,一个个跪在栏杆外面不言语的磕着头,也不知是在为叶长德还是为自己。

  “哈哈哈哈,你个小丫头片子也想和我斗,你爹如今在我手上,你还不乖乖束手就擒?我考虑考虑要不要给你们一个全尸,不然……”说着就加大了手腕,叶长德脖子上瞬间出现一个刀口。

  叶长德脸色不变的喊道:“云丫,快走,带上你哥哥和你娘,不要管我!”

  苗氏和三郎七郎脸色一白,好久没哭过的三郎无声的留着泪。

  叶云看着叶长德的伤口瞳孔一缩,褐色的瞳孔此刻慢慢转红泛着血光,嗤笑一声:“县令大人以为我就这点本事?”

  还没等县令回神,一根绿色的藤蔓像一根利箭,咻的一声破空声传来,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县令就躺在了地上,胸口赫然插着一根软绵绵的藤蔓。

  藤蔓慢慢的伸出尖刺,像是人一般咕咚咕咚的喝着东西,没一会县令就变成了干尸,喝饱的藤蔓还像模像样的打了个饱嗝又飞回了叶云的手里,叶云也不收回,直接拿在手上一甩一甩的。

  衙役们闭着眼睛装死,但明显紊乱的呼吸出卖了他们,叶云也不管,走到主簿面前,主簿已经吓得冷汗直冒,他不顾危险的用一块方巾擦着额头上的汗。

  叶云笑着说:“你不错,要不要弄个县令当当?”

  主簿面色苍白,开口道:“小丫头,你这是开玩笑呢,这县令是想当就能当的?”

  叶云偏头思索了一下,给他个说说看的眼神。

  主簿感觉自己快疯了,也不知自己怎么就读懂了女魔头的眼神,闭着眼睛深吸口气才开始说:“这县令虽是个七品小官,但也是要皇上亲封的。”

  叶云切了一声:“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如果都是皇帝亲封,怎么还有那么多人有自己的党羽?”电视剧虽然夸张,可也不是全是胡说,有人的地方自然有江湖。

  主簿噎了噎,不怕死的瞪了她一眼:“你当找个靠山这么容易,我可没钱去送礼!”

  叶云打个响指,拍了拍他的肩膀,在主簿气急败坏和心惊肉跳的目光下开口道:“我给你钱,去弄个县令当当,反正现在的都死了,他家人我都给你解决了,反正他这样的官肯定贪了不少钱,你给他扣个携款潜逃的罪名就好。”

  主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仔细考虑了一下,做就是上了贼船,不做的话明年的今天就是自己的祭日,权衡利弊下他艰难地点了头。

  当然,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自己的想法,县令剥削民脂民膏,他早已看不惯,但上峰就是上峰,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叶云满意的点头,扫了一眼瑟瑟发抖的师爷道:“这个人你留不留?”

  主簿看了一眼,以前师爷仗着县令的信任,对自己多有欺压,但也未曾想过害自己,于是点了点头:“留下吧。”

  又指了指那些衙役道:“这些人对县衙熟悉,不好全杀了,有人问起也不好交代,县令一死他们也翻不出什么风浪,也留下吧。”

  叶云哼了哼:“没想到你还是个好人啊,那就暂且饶了他们吧。”

  那些人听到这句话感觉悬在头上的刀终于没了,痛哭流涕的跪在地上大喊多谢女侠不杀之恩。

  ——

  (我要狡辩几句,有人说女主写的太夸张太牛逼,连县令都敢杀,但女主的背景就是在末世生存的人,杀个坏人而已,而且后面还成了丧尸,别说杀人了,就连吃人都是常事,还有当时她爹那情况,不把县令杀了难道还委屈求全割地赔款再被抄家灭族吗,这不符合人设啊,若是和平时代过来的还能解释,可她一个丧尸,没道理有能力还委曲求全啊。)

  废话不多说,求票求收藏,求推荐O(∩_∩)O~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