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丧尸的彪悍农家穿越史

三十七:同流合污

丧尸的彪悍农家穿越史 姑娘你好啊 2048 2020-03-24 10:10:00

  叶云摆摆手,“谁那儿有钥匙,把我爹给放了。”

  一个衙役连滚带爬的跑过来,叶云松开他手上的裤腰带,衙役也没管掉下去的裤子,连忙去给叶长德父子三人解开了枷锁。

  叶云招呼那个衙役:“走,把他们都带上,去县令的院子里。”

  衙役一抖,把那十几个人解开,然后带领着叶云杀进县衙的后院,

  县令夫人见一个小丫头带着衙役冲进她的房间大声呵斥道:“放肆,这里是你们能进来的?滚出去!”

  其中一个衙役上前一巴掌就扇在县令夫人的脸上:“还在施展你县令夫人的威风呢,如今县令都死了,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感觉不解气,上前又打又踹的:“让你个老娘儿们为虎作伥,让你欺负我妹妹,让你们两个畜牲抢我妹妹,呜呜~”

  叶云看着他边打边哭也不拦着,好奇的问其他人:“这是咋啦?”

  其中一个衙役咽了咽口水,大着胆子说道:“这人名叫连武,他有个妹妹长得那是貌美如花的,最后县令看上就给抢回来,他反抗不了,一直压在心里呢,哎,也是可怜人啊,他妹妹没多久就被这些女人给搞死了,小武心里记着仇,但家里还有老人在,只能过一天算一天。”

  叶云哦了声也就没说话,不一会县令夫人就被打的不成人样。

  小武也知道分寸,没有直接打死,又拿个绳子把她拴起来如死狗一般拖着走。

  院子有三进,里里外外的连着丫鬟小厮一起也有三四十个,然后浩浩荡荡的又去了县衙正堂。

  此时叶长德和杨里正一众人都坐在堂上,苗氏抱着两兄弟哭着好不伤心,师爷正殷勤的给众人倒茶水,县令的尸体也不知被搬到哪里去了,主簿悠哉悠哉坐在桌前看着书,看到叶云进来也只是瞟了一眼就继续干自己的事。

  叶云看着他真想来一句霸道总裁的口头禅,“你成功引起了我的主意……”小样儿。

  师爷看她进来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一样,规规矩矩站在原地不敢动。

  后面衙役拖着三四十人进来,把整个院子挤的满满的,叶云看着主簿说:“你想留哪些?可别瞎好心,有的人一转眼就会卖了你。”

  主簿不理她,你个小丫头片子还想教我。

  叶云尴尬,摸了摸鼻子。

  主簿转了一圈说:“把这些下人再卖了就是的,她们也不知道什么事。”又指着那些亲眷说:“把他们舌头割了挑断手筋也卖了吧,至于小孩子,找个好人家收养吧。”

  叶云看着眼神还是很懵懂茫然的两个孩子也不多说什么,挥了挥手让他们带下去。

  等了一个时辰左右衙役才陆陆续续的回来,叶云看着他们沉声的说道:“今日之事你们最好嘴巴都给我闭紧了。”

  又从空间拿出一截藤蔓,分成十几截,每个都用空间的能量滋润了一番,在众人惊恐万分的目光下一一打进了他们的手臂中,伤口瞬间消失,只留下一截凸起的皮肉。

  叶云道:“这只是为了监视你们,如果你们不做出格的事,这个东西还会在你们遇到危险的时候救你们一命,如果你们产生什么不好的想法,那县令就是你们的下场,它只是会吸收你一点血,不多,只要你们营养充足,它不会对你们造成任何影响的。”

  衙役们苦笑的对视一眼,命都在别人手上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主簿看着叶云疑惑道:“我为什么没有?”

  叶云嗤笑一声:“你没有不好吗?”

  主簿说:“你说那个东西可以保护人的安全,我怕死的很,给我来一个。”

  叶云无语,没见谁主动把命交给别人的,她拿出长一点的藤蔓交给他道:“你找个盆把它养起来,一天给它一滴你的血,它依旧会保护你的,平时给它喂点动物的血肉就可以,当然,如果你有死对手,它也可以效劳。”说着看了一眼旁边的师爷,把师爷吓得脸色苍白,连连摇头说不敢。

  主簿开心的摸着藤蔓,藤蔓伸出顶端的小刺扎了他一下,小小的喝了一口血又软啪啪的躺在他手心里,他面含微笑的把它放袖子里向叶云鞠了一躬:“多谢姑娘今日所赐,刘和温必不负姑娘所托。”

  叶云摆摆手道:“不必谢了,后日我让我爹给你送两株百年人参过来,要是不够再说,我们后面牛山上别的不多,就这个多得很!之前那个县令那里应该也有不少好东西,你也一并收下吧。”

  两个在大庭广众下行贿受贿的人毫无所觉,聊的差不多叶云等人就打算离开,走之前有个衙役机灵的去把叶长德的牛车给架了过来。

  叶云拖着昏迷的叶长祖和刘和温告辞,在一众人痛哭流涕的欢送下离开芙蓉县,县衙的众人抱在一起欢呼,终于把女魔头给送走了。

  刘和温眼里闪着幽光,以前他怀才不遇,如今也到了该大展拳脚的时候,他立刻给府城知府身边的于通判写了封信,随他信去的还有十两黄金,这还只是快引路砖,大头还是叶云给的人参,百年人参虽不是最好,但能有这个的人家绝对不是普通人。

  事情结束他就开始整治芙蓉县,芙蓉县如今大小官员有品阶的加上他也就四个人,他的官阶还不是最大的,但有整个县衙的衙役顶着,县丞来了也奈何不了他。

  ……

  叶云不知他这边的事情,在回去的路上除了叶长德和苗氏时不时说说话,其他人均是闭口不言,都是今天给吓着了。

  傅春昇到镇上谢绝叶长德请他吃饭的想法,慌里慌张的进了妙春堂。

  里正也有气无力的表示不愿在外面吃,叶长德没办法,在叶云的要求下包圆了一个包子铺的包子,两个大大的布包塞的满满的,硬是给杨里正父子俩手上塞了十个。

  杨里正父子俩惊恐的看着叶云一口一个大包子嗷呜嗷呜的啃,咽了咽口水说:“长德,五丫这样吃能行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